— 空伫碑_破军 —

点梗·30

“我觉得有一天正事会被干死。”凛摊手。

“凛,不要跟着黄暴起来。”Saber勉强露出一个还算温和的笑,随便安抚了一下一脸抽搐的master,“士郎有干劲不是很好吗?”

“说起来,凛,你真的看好和Berseker合作?”Archer戳了一下自己面前的食物。他有自己的主见,喜欢将圣杯战争的节奏把握于手中,并在筛选自己的对手。Saber是已经预留到最后的对手,至于其他……

“不然呢?明明你们两个加上Lancer是最好打Caster的好吗?明明是对魔力最高的三骑士啊。现在Archer你在划水,Saber在等你划够水……”凛十分严肃,“我们不能继续拖剧情了,好歹跟着死一个从者表示一下啊。”

“喂……远坂,别把死从者想得那么简单啊……”卫宫士郎弱弱地吐槽。

“总而言之,现在,对Caster最新作战,由我来制定!就算你们两个想打酱油,也必须在伊莉雅菲尔那家伙面前装好一点!吃饱了我们就该干活了!”

Saber:“哦。”

Archer:“你希望怎么装?”

卫宫士郎:???

 

开车到郊外,远坂凛在进入森林前没收了Archer的游戏机和Saber的手机:“伊莉雅菲尔那边可以用魔法看见,拿出你们的气势来!虽然融入现世很好,但是你们两个好歹是两个王啊,别这么堕落行吗?”

“你直接说别浪求认真不就完了吗?”没有心爱之物的Archer不爽地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表面工作。要优雅从容。”远坂凛认真地看着他。

“好好好。”相当不耐烦,但是收敛了一下,和Saber一样摆出严肃的表情,“这样就可以了吧。”

“那个,我们直接走进去?呃不是为什么偏偏是Berseker,刚刚凛不是说Lancer也是打Caster的一把好手吗?”脑回路迥异而反射漫长的卫宫士郎同学终于提出了点建设性的问题,“虽然Berseker是希腊神话里半人半神的大英雄,但是……”

Saber说:“看起来挺强的不是吗?对魔力也不低。挺适合的。”

“……Saber,你的意思是你也?”

“也?”挑眉,一脸无辜。

“不,我好像明白得有点晚。”卫宫士郎现在只想和远坂凛抱头痛哭。夭寿了从者无心打圣杯战争了,Archer的悠闲度假风格连正直严肃善良一点都不活泼的Saber都给同化了……难怪感觉哪里不太对呢?

真正走进去的时候远坂凛适当地科普道:“爱因兹贝伦家族在这里有一座城堡对于远坂家来说不是秘密,十年前的圣杯战争,这里同样是他们的阵地。当然,走进去会不会有危险这个问题……怎么都会有一点防御措施的,我们避开就——”

Saber一把扯回了她:“不管怎么说不能让女性开路,告诉我大概方向,凛。”

“哦。”刚刚想感动呢,那边Saber更加温柔地跟Archer说不要乱来,末了还理了理围巾,后者哼了一声还是任由动作。

日哦。远坂凛内心不仅不是毫无波动,还想摸出两个宝石来一个王炸。你们从者不是根本不怕冷的吗!Archer这身很贵的衣服其实就是为了好看好吗!为什么总有一种要瞎眼的感觉!还能不能好好打圣杯战争了!

事实证明还是能的。

有“工兵”开路,一路有惊无险穿过树林来到爱因兹贝伦的城堡。一直住着日式院子的卫宫士郎表现了十分的好奇,一边跟着走一边东张西望。怎么说呢,很大的一座城堡,院子里的花卉植物打理得很好,地面上光洁无尘,应该像电视里演的一样,有成群的仆从才正常啊,但是一路过来人都没有看见,这就很有鬼片开端的氛围了。

所以,这个时候突然看见两个穿着女仆装,脸色苍白双眼血红的女人出现在前面的时候他是吓了一跳的,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然后撞到了押后的Archer。

被踩了一脚的Archer一脸嫌弃地推开了他,站到前面去,和Saber一左一右形成两大护法的阵势。

“四位不请自来,有何贵干?”一位女仆抬手止住拿着大斧跃跃欲试的另一个女仆,开口道。

“就圣杯战争,有事相商。”远坂凛根本不指望两个从者,一路上Archer想要回游戏机被她挡了无数次,而没有手机的Saber现在是浑身不自在,已经深度中毒了完全没有救了!

怔了一下,塞拉谨慎地看了一眼两个金发男子,这两个毫无疑问都是从者,如果要突然开战的话相当危险,不过对方没有表示出要开打的意图,她也不好拂了大小姐想见卫宫士郎的意思,只能对一边的莉洁莉特使了个眼神,保持着女仆应有的姿态说得:“那么请吧。”

跟着两个女仆往里走,城堡的富丽堂皇让一直很小市民的卫宫士郎感觉浑身不自在,然而他的小伙伴们却很自然,一路上目不斜视。

“做好心理准备,卫宫君。”凛低声说。

“诶?我们不是来谈判协商的吗?”

“不,算了。”

当女仆打开门领着他们走进客厅的时候,卫宫士郎感觉到了一种深切的胃痛。天可怜见的,要是你猝不及防看见上次重伤你的人也得想起伤口疼吧,没得他怂够,就被自己家从者在背后轻轻糊了一掌。

嗯,不要怂,不用怂。之前是Archer vs Berserker,凛vs伊莉雅菲尔,所以他才被伊莉雅菲尔来了一下,现在多了一个Saber,对面多出的女仆再怎么战斗力爆表也不能正面刚从者啊。

一边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卫宫士郎一边磨磨蹭蹭地跟着坐下来。

“果然士郎的从者是Saber呢,有了从者跟在一边,架势都不一样了。”伊莉雅菲尔看着他们依次坐下,那些小动作逃不过她的眼睛,“那么主事的应该是凛咯,带着两个从者上门真的是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呢~”

随着她的视线转了一圈,远坂凛歪头:“所以你对卫宫君感兴趣?”

进来后就站到城堡主人身后的两侍女有一种必然要玩脱的预感。


评论(24)
热度(70)

2017-08-05

70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