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这个剧本不太对·3

“你们三个?”眉毛一挑,看起来是公主的骑士的青年把目光落到三人组身上打量了一圈,看这文绉绉的贵族青年样子感觉武力方面很值得怀疑。招募才开始一两天没有招到人他是有点烦躁的,具体表现是拉着珀尔修斯去练了练,才稍稍找回了一点耐心,当然也导致了吟游诗人现在看见他就一副很狗腿的样子。

“在下是隔壁国的王子亚瑟·潘德拉贡,不知道阁下?”亚瑟先来一个笑脸迎人。

骑士没搭理他,转头看向珀尔修斯。

流氓,不,诗人很认真地说:“这三个肯定不是水货,基本都能和我打。”

“那行吧。”点点头,露出欣慰的表情,“今天还有别的吗?”

珀尔修斯望了一下后面乌泱泱的人群,殷勤地把自己那张椅子擦干净请人坐下:“我这就马上选人,您请好嘞。”

骑士也不推脱什么,无比自然地整了整披风坐下来了,手肘撑在椅把上,一副大爷的样子。被无视了一回合的三个人,嗯,最有意见的是高文和兰斯洛特,差点就要开闹了,可当珀尔修斯把报名的羊皮卷拿过来时,亚瑟二话不说就往上一签名,他们想哔哔也不敢哔哔了,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端正态度的珀尔修斯其实还是有两把刷子的,面对来报名的各种人直接让人露一手看看,三下五除二就把百分之九十的人给刷下去了,都是花架子,真正能打的很容易区分出来。和之前消极怠工时的效率比起来,真不是一个人在干活。

坐在那里看着的大爷、呃公主的骑士看着无聊,打了个呵欠。

亚瑟适时地凑了上去:“还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

“基加美修。”转过脸来再度打量隔壁国王子,骑士态度稍稍好了一点,“你们三个人都是剑士?”

低头望了望确认腰间上的佩剑没有遗失,高文说道:“作为王室正统的骑士当然要有非凡的武技,既然佩戴了剑就一定会有相应的能力,你为什么一副很怀疑的样子?难道我们看起来有哪里不对吗?”

“……这两天水货太多了,连吟游诗人都看不过去的水平。”基加美修忍了忍,才开口回答,满脸都写着不爽。

兰斯洛特无言。明明是你自己挑错了衡量标准好吗!用诗人这种不一样的流氓来当标准没有哪里不对,正常来说可以找到一些武艺好的人手,可你雇佣的这个流氓可不是标准水平的流氓,而是连天马都能驯服已经有大英雄称号的人诶……

嘴角抽了抽,亚瑟不知道这位骑士是不是运气太好了。珀尔修斯能看得过去的水平?那必须是一流中的一流才行啊,这样选出来的勇士百分百是精英,去打恶龙救个公主绝对没问题。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看,也是很倒霉了,按照这个速度下去猴年马月才能拉起一个队伍来?而且,这样自己的试练也很难完成。

于是乎,亚瑟问道:“你觉得需要多少名勇士去拯救公主?”

“当然是尽可能多。”想都不用想就回答了。

再度注意到他耳朵上的坠子在晃动,衬得露出领口的那一小片皮肤格外雪白,亚瑟压下某种怪异的感觉,先为了自己的试练做一点事情:“我觉得宁缺毋滥,而且兵贵神速。你当然是心系公主是否能安然脱身才要寻找足够的力量,可是再拖延一段时间,在恶龙手下的公主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吗?”

“但是恶龙一般抓了公主就没有后续动作了啊。”歪头,有几分苦恼的神色。

旁听的高文和兰斯洛特一口老血想喷出来。但是转念一想好像没有什么不对诶。一般恶龙把公主一抓,剧情都是勇士去救,嗯,这个去救的路上千难万险用时很长,最后公主救出来的时候基本都和被抓前没有什么两样,听起来好像没有什么不对……

亚瑟则是愣愣地看着人不说话了。

如果读一下心,那么我们会发现王子殿下脑内弹幕已经超出了读取的极限,只能模糊地看见几个关键词,比如“可爱”、“反差萌”、“犯规”。

 

接下来几天,珀尔修斯这个劳工在骑士的监督下尽心尽责地招募人手,早早起来就开始工作,傍晚才收摊。

嗯,骑士。

因为招下亚瑟三人当晚,在吃晚饭时亚瑟已然和基加美修相谈甚欢,晚上两个人酒一喝第二天早上晨练了一下,就很快地好上了。基加美修对亚瑟的身手高度赞扬,对珀尔修斯明智的招人决定予以了高度肯定,并下达了搞大搞活搞好招募人手速度要加快的指示,快速地组够一个小队,尽快前往恶龙的巢穴,完成亚瑟同志的试练任务。

于是乎,接下来几天高文和兰斯洛特作为代表,参加了招募勇士的项目,并对珀尔修斯的工作进行监督。至于亚瑟和基加美修,说是在王都里寻找一些物资,实际上……

“是在约会。”高文忿忿不平。

“应该是殿下单方面想要约会吧。”兰斯洛特回想亚瑟是怎么把人从小酒馆约出去的,有点尴尬,“不过招募人手这边没有落下,美色当前还记得先整试练,我们要求不能再高了。”

珀尔修斯插嘴:“你们是不是忽略了一条定理?”

“啥?”

“如果去救公主的人有非本国王子的话,两个人必须一见钟情然后就在一起了。”又淘汰掉一个看起来很壮实际很菜鸡的人,挤眉弄眼地描述了一下标准剧情,“岂止是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是没面多久性格合不合拍连恶龙之前有没有动公主自己是不是接盘侠都能忽略掉的爱情魔咒啊,突然谈起恋爱什么都是虚的。”

“呃……”高文无力吐槽。

“然后骑士的戏份就一笔带过啦。”

“呃……”兰斯洛特沉默了。

“所以你们不用担心你们王子变弯。”直接给了结论。

听起来一点安慰的意思都没有是错觉吗?


评论(5)
热度(61)

2017-10-21

61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