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点梗·34

不是很理解老福特的抽风点在哪里

如果完结了还是自己出个链子

第一次用防河蟹器,将就一下吧



     就算扎心,Saber也不能浪费时间在伤悲上,当然不是没有时间了,是会遭到队友更加严重的鄙视。而且面对这种尴尬jú面,更加不能哈哈一笑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直觉告诉他这个时候得做点什么——


“既然你那么确定为什么不给Berseker那边报个信?”


“你有他们的手圌机号?”Archer翻了个白眼。


“……”明显没有。


事后远坂凛忍不住扶额长叹。虽然从者充分融入现世是好事,但是你们为什么要忘记还有使魔这种东西啊,就算你们两个不会用就不会想起来找我吗!


可是两个从者常常不带你们master玩。Saber在忙完居家技能max的master的一系列委托例如采购食材、运送回家后就先去练会剑了,Archer就坐在旁边玩自己的游戏。这是时间没到该出场前他们两个最主要的消遣活动。


也是不多的交liú时间。


Saber侧敲旁击圌打探Archer的事情,如果心情好的话能得到一些模棱两可的回答,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看起来应该适用激将fǎ的Archer在自己信息上严防sǐ守,这里的信息当然不是指宝具和擅长技能之类的敏(?)感话题,而是……


“你不是利圌用空余时间把关于我的神话挖了个底朝天吗?阅读理解不行?”Archer被问烦了没好气地回答。


“我想你应该知道传说和现实的差距。”Saber回想了一下关于自己的那些惨不忍睹的八卦,认真说道,“而且主要事迹可能不是瞎编乱造夸大其词随便一写,但是只由成就和失败来定位一个人,准确度能有多少我还是知道的。”


所谓神话,不过是远古人圌民表现对自然及文化现象的理解与想象的故事。它是人类早期的不自觉的亦或是艺术创作。神话并非现实生活的科学反映,而是由于远古时代,人类开始思考与探索自然并结合自己的想象力所产生的。可是当一个存在于历圌史上的人从神话故事中走出,那个人到底是真还是假却不得而知,亚瑟都在思考自己的真圌实性。


“你的神圌经会不会太纤细敏(?)感了?还有时间悲春伤秋?”嘴角抽圌了抽,游戏机放下,开始活动手腕,“与其想这些有的没的,我还是觉得用剑来说话更准确一些。”


Saber一怔,总感觉对方好像误会了什么,思考一下存在只是偶尔的有感而发,他真正的目的其实还是问问某人的喜好和别的问题,按照神话来看,Archer不像喜欢男的也不像喜欢女的。但是Archer已经去拿训练用的竹dāo了,这可是一起待命那么多天头一次陪练……


嗯,是小小的进展呢。内心美滋滋的Saber决定不解释。


结果一打起来就玩嗨了。某种意义上来说,闲了很多天的两个从者基本没有这样活动筋骨了,Saber不想回想早上带master晨练的过往,也不是说卫宫士郎太菜,重点在于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总是不得尽兴的。


努力控圌制了力度的纯武技切磋结果是平手,Archer打完就把竹dāo丢到一边揉自己的手腕:“重量不对真是不舒服。”


“下一次可以找个地方换自己的宝具再打。”


“哼,只怕没有你想的下一次了。”


Saber笑而不语。


 


 


下课后卫宫士郎和远坂凛秘密汇合了,之所以是秘密,前者很直接地说是因为大小圌姐人气太高走到哪都有人围观;而后者表示不背锅,想想看美缀再想想看你的好基友柳洞一成,还想想看间桐樱和藤村大河老圌师……


总而言之都是各自找借口飞快走出教室,找了个学圌生不常出没的地方,才实现了碰头。


“说起来我已经尽力找理由了。”一边蹲等葛木老圌师结束工作,卫宫士郎忿忿不平,“要是往常我还得去学圌生会给一成帮忙,樱和藤姐都来我家吃饭的,现在为了作战,为了给队友腾地方,我做出了很大的牺牲诶。一成最近看我都怪怪的……”


“说起来我突然很好奇是什么样的理由?”回想了一下,远坂凛表示借住这几天都没有看见蹭饭组感觉很神奇,尤其是按照藤村老圌师的性格,很少有什么理由可以让她退却的吧,看起来完全是百dú不侵、dāoqiāng不入!至于柳洞一成那边应该是个高能,回去再深扒。


“那个……”卫宫士郎视线有点飘忽。


凛正打算进一步bī问时,发现一直关注的教员办公室有了动静,连忙zàng好身形,并示意队友噤声。透过窗子可以看见里面有人影的晃动,不一会后有人走出了办公室。


“是葛木老圌师。”凭借良好视力确认背影无误,卫宫士郎低声说道,mō出手圌机给从者发了个信号。


之前已经讨论过路线问题,从穗群原学园到柳洞寺的路线是有限的,再加上两个master一路跟着确认路程,总能找到地方和两个从者汇合。


到了汇合地点时却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太对。


在路边亭子里的金发青年双手抱胸倚着柱子,完全不惧寒风猎猎雪huā飘飞,就穿着黑白两sè的机车服,不远处还停靠着一辆黄金sè造型炫酷的机车。身段很好,高挑挺拔,凑近了一看脸长得也格外的俊美……


熟人。


十分熟的一个人。


悄悄跟着葛木宗一郎的远坂凛和卫宫士郎有点活在梦里了。


因为一直保持着不疾不徐的步伐,看起来很沉稳大气的老圌师居然在走近那里时停住了脚步,视线落在吉尔伽美什身上,全身开始进入备战状态一样的慢慢紧绷起来。



评论(2)
热度(63)

2017-10-22

63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