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点梗·35

看起来根本不像互相认识的人倒像来寻仇的,不用特别说明两个年轻人都有这种感觉。
但是寻仇也是很玄幻的事情好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已经开始脑补某种可能性了,吉尔伽美什君看起来很像不良青年——就算之前一起吃饭时就餐礼仪十分到位也挽回不了无意识开黄腔带来的流里流气印象;更何况机车服和机车只能让人联想到机车党暴走族,妥妥的黑帮形象。然后另一边的葛木宗一郎,十分严谨刻板的人,能扯上关系可能是欠钱、还是……
两个自认为是吃瓜路人的人趴草丛看着,脑内高速转动。
要知道小说这种东西取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可还有一句话叫做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卫宫士郎在暗地下定决心一探究竟发扬男主嘴遁风格,然而现实没有给他机会。因为有抢戏的人把他的一头热血摁回了原处。是真·摁回原处。一只手突然摁在他后颈上把他压下去,啊命运的手扼住了我的……
“先别出声。”低低的气声喷在耳边,蕴含着警告意味。
十分熟悉的声音,结合手的长度和力度,卫宫士郎此刻只想含泪问天:Saber你还知道我是你的master吗!
“我本来是应邀来看戏的。”那边吉尔伽美什对葛木宗一郎戒备的样子视而不见,调整了一下自己依靠的姿势,脸微上扬,语气轻蔑。
时已晚上,雪扑簌簌地往下落着,掉落在黑色的地面时融化不见,他身后是废弃的路边建筑,杂草丛生;而葛木宗一郎身后只有一盏路灯投下了清冷的光芒,明明是光暗相反,却感觉前者无比的耀眼而后者身陷黑暗。
“看戏的人不会带有那么重的杀气。”撑伞的中年人平淡的声音听不出来任何情绪,就好像不知道自己说出了什么了不得的话,“而且这个时间,在这种地方出现,必然被什么所驱使着,否则毫无意义可言。”
“发现有趣的东西的时候总会不希望被抢先的。”蛇瞳微微眯起。
对话被中止了,破空而来的一记黑红色魔法弹击飞了那把伞,保持着平静的葛木宗一郎在伞脱手时被带得踉跄了一下。
黑伞飞出一段距离才落地,被击中的地方诡异地燃起了火焰,接触到雪水时才熄灭。
“我应该给过你忠告了,宗一郎,”随着声音的响起,一个身影如从天降一般凭空出现,无数紫色的蝴蝶构成了人形,随着斗篷的展开而清晰,Caster站在男人的身前,“就是因为会发生这种事情,所以你应该留在柳洞寺。”
“也不尽然,”调整了自己的姿势重新站直,葛木宗一郎伸手摘下眼镜侧了侧头,像是直觉一样锁定了魔法弹发出的方向而不是前面的金发青年,眼神依旧平静无波,却让人感觉危险了很多,“实际上,猎物上钩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吉尔伽美什爆发出一阵笑声,笑得生理性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听见了吗?Archer哟,他们这些杂种可是自信满满呢?你差不多也看够了吧。Caster和她的master已经老鼠出洞,该做什么事情还要等待吗?”
“收收你魔性的笑声,想加入鬼畜区豪华套餐吗,吉尔伽美什?”Archer从暗中走出来,厚实的呢子大衣包裹着身体,还仔细地围着围巾,好像真的怕冷一样搓着手哈气,满脸的嫌弃,“而且说好的你开怪,却非拖到要我的master发信号弹吗?”
“反正也 不会乱仇恨不是吗?”勉强收了收自己的笑声,吉尔伽美什从靠着的机车离开,双手插兜向前走了几步,回敬对方,“你现在越来越像一个人类了,实际上根本没有感觉到冷还要装出来,适可而止。”
把不知道为什么蠢蠢欲动的卫宫士郎再度镇压,为了以防万一不由下手重了点直接打趴,Saber低声跟远坂凛嘱咐了注意隐蔽和安全后走了出来说道:“你们两个能把游戏术语先戒了再吐槽对方吗?”
三个方向三个“人”,正好形成了隐隐的包围。
本来打算向感知到的潜伏着的魔法师方向走动的Caster顿住了脚步,放下了自己因为准备施法而抬起的手,她原打算向那记魔法弹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敢对她的master卖弄魔法不可饶恕,但是现在这个局面并不在预料之中。
葛木宗一郎不着痕迹地打量四周,评估着局势,更难能可贵的是,在这样明显不利的条件下他依旧冷静自持,丝毫没有波动。
也许是为了照顾Caster组看似平静实际上快崩溃的内心,Saber轻笑着说道:“我们没有打算全无风度的群殴哦。”
“你们?声称看戏的那位,莫非也是从者?”Caster冷笑一声,出于谨慎,她向Archer的方向移动了几步。
比她期待的回应更快更直接的是Archer的突然攻击,金色的刀剑浮现在他身后,以极快的速度攻击向她,迫使她展开魔法防御;而与此同时Saber全身覆盖上武装,直接攻向了葛木宗一郎,毫不留情的一剑挥出,对从者爆发时的速度来说,断断十几米的距离根本算不了什么。
一瞬间战场分隔!烟尘四起!不是没有风度的群殴,但是突袭就有风度了吗!
趴着看戏的远坂凛一掌击趴想爬起来加戏的卫宫士郎:“哇居然是配合,得手了!”
当然是她想太多。现实乐衷于打脸。忙于防御的Caster根本没有要给自己的master补个结界或者是阻止Saber的意思,只专注于Archer的再次攻击,不过这次不是Archer突然近战或者是补刀,某样金色的武器混在他的攻击里,不仅粉碎了她临时依照Archer的攻击力度而构筑的防御屏障还刺穿了她那只手!
另一边尘埃尚未落定,Saber突然后撤,避开了从不可思议的角度攻来的拳头。一道人影突破了碍眼的烟尘,迅捷而凶狠地追上了他。
勉强抬头的卫宫士郎没有错过这一幕,刚刚想吐槽Saber什么时候破坏骑士的正直画风搞什么突袭,突然看见了Caster的受伤和葛木宗一郎的反击,感觉自己的吐槽跟不上时代了。内心几乎要被我擦勒刷屏了,这世界观毁得也太快了吧!



评论(10)
热度(44)

2018-03-06

44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