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Bi-directional hint·VI

加入了一些设定

很多参考百科的资料

OOC慎入


VI

演技是与生俱来的本能。

 

回程的时候,同样坐在后排的两个人是两种状态,基加美修因为多喝了点红酒有些醉意,所以手撑着头在闭目养神。而回想今天事情的亚瑟有点疑惑,在准备回到庄园时,终于忍不住提出了一个问题:“你确定那个人真的是卡迈恩·布亚诺?”

基加美修转过脸看他,皱眉:“你为什么要问这个蠢问题?”

手指点着额头,这次是真的很苦恼:“你觉得我会把一个爽朗表情,聊天喜欢聊自己夫人的厨艺、各种牌子的红酒、孩子教育之类的中年人当作北美洲东海岸的狼吗?”可以说今天亚瑟把对卡迈恩的初印象彻底毁灭了,两个Mafia的家族首领坐在沙发上随意聊天,去院子里一起弄午餐,卡迈恩甚至就亚瑟进行了长达一个小时的调侃并侧敲旁击各种细节,这与老友会面没有任何区别。

当然,亚瑟没有忘记,当向卡迈恩表示二者确实在进行交往的时候,基加美修主动地握住了自己的手。手心的冰冷和手指低频率到让人差点认为是错觉的轻颤,这让他回想起来之前隔着衣服抓住自己手腕的时候,以及那次被自己抓住手腕时,基加美修的手似乎也有些异样。

即便依旧与卡迈恩谈笑风生,身体也很放松,但是基加美修那段时间里手的不自然让努力融入氛围的亚瑟完全无法忽视。甚至于从一开始到现在,基加美修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这是私人会面,自然不会谈及任何家族事务。而且,作为杀手的你难道也觉得Mafia跟电影、小说里一样吗?”基加美修嗤笑道。

“每个人的多面性吗?”亚瑟挑了挑眉,按捺住对秘密的探究,“老谋深算的卡迈恩在部下面前和在同盟家族的boss面前是两个样子,就连你也是一样。这一分角色转变自如的能力,果然是优秀的领袖必备的吗?”

略带醉意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从放松到凛冽不过是一瞬:“别忘记你的任务,亚瑟·潘德拉贡。已经被迫踏入Mafia的社交圈,如果想事成后抽身而退,就不要探知与自己根本目的无关的任何事物。”

明白警告下的更多意思,亚瑟亦收敛了面上的温和微笑,平静地与对方对视:“多谢提醒。”

 

与布亚诺家族的私人会面不过是接下来一连串会面的开端。基加美修选择的时间可以说刚刚好,11 member committee在圣诞节前夕会有一次正式的会谈,为了方便利益交换的顺畅和维持同盟,选择私下会面中进行消息透露。

而基加美修需要亚瑟在正式会谈的那一天狙击教皇。

亚瑟听不懂那些话题下掺杂的某些暗语和针锋相对,或是外出或是在庄园跟着基加美修一同接触各个家族的首领,在种种细节里寻找到了11 member committee中教皇存在的证据,可谁才是哪一位教皇,不仅仅是基加美修难以下定结论,就连亚瑟都陷入了迷宫。

可以说是并肩作战吗?

某种意义上说是以身为饵也不为过的基加美修,一边压抑着某种情绪在与吉尔伽美什进行家族内部事务的拉锯战一边游刃有余地与自己的同类勾心斗角。

明明负责杀人的亚瑟在这一场场“戏”里却担任了保护的角色。他或是站在基加美修身后或是坐在身边,与他一同面对形形色色的人。

与自己外号不甚相似的卡迈恩·布亚诺,爽朗大气得似乎与“狼”无关,却间接证明了其城府之深,在利益面前什么都可以伪装。以罗马君王为名的日耳曼尼库斯家族首领,尼禄·克劳狄乌斯·凯萨·奥古斯都·日耳曼尼库斯,明明看起来是个少女模样,性格外向,善辩,喜爱铺张奢华、自我表现;据说喜好美人,却在基加美修和亚瑟面前忽略了二者的外表一本正经地谈论时尚。地中海东岸的杰诺维塞家族,首领弗兰克·科斯特洛……

有巴比伦家族的同盟,捉摸不定的“友方”,也有竞争对手。

亚瑟在面对各种人时滴水不漏,而基加美修的表现也极佳,外交或谈判都挑不出问题。一开始亚瑟还会以为应该是年轻气盛的基加美修可能会更为咄咄逼人,毕竟以26岁之龄坐上大家族的首领在这一界依旧是个年轻人。

晚饭后的放松活动改成了和基加美修一同在花园料理花卉——其实也只是照顾基加美修偏爱的那几丛山茶花,把快衰败的花枝剪掉;亚瑟侧敲旁击:“我以为作为兄长的你应该跟吉尔伽美什相差不大。”

“吉尔是在二十岁时才当上巴比伦家族的underboss,于他来说握上权柄也不过那么的点时间,自然沉不住气。”修长的手指从茂密的叶子丛中捞出一朵近乎凋零的深红色山茶花,毫不客气地用剪刀将其咔嚓剪下丢在脚边的篮子里,“我十四岁就已经是underboss了。”

“所以年轻人总会犯点需要家长善后的小错误?”

侧过脸看见亚瑟依旧一本正经地在修剪残枝,基加美修转回视线:“你最近知道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committee可以在任何一个家族的势力范围内杀人,而不用通知其家族人员。当committee决定杀人时,它就组织一个行刑队,行刑队长有权挑选队员。他们的行动除执行者外其他人都不知道。”

基加美修伸向花丛的手一顿。

“而11 member committee,权力凌驾于所有黑手党家族之上,如果是涉及到了家族与家族摩擦、并触发戒律的事件,行刑命令下达者是那一位教皇。”这次换成亚瑟转过脸去看基加美修,一向冷静自若的人眼睛里写着震惊,“为了保住吉尔伽美什,你只能出此下策。”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基加美修转过脸调整了一下表情后转回来与亚瑟对视:“我已经警告过你不要过问不该知道的事情。”

“你也承诺过在不影响任务的情况下给以我满足无处安放的好奇心的机会。”

握着剪刀的手指收紧了,基加美修开口欲言。

“不过,看在那么有趣的情况下,我自然会为了你全力以赴。”没有给对方反驳的机会,近乎是深情款款的凝视,和堪称登上各种杂志封面也不为过的充满了温柔、包容的微笑。然后亚瑟俯下身去收拾满地的枝叶,与单膝下跪一样的虔诚,“时间也差不多了,晚上吉尔伽美什会来跟你汇报事情,该去收拾一下了,我的首领。”

埋头的亚瑟没有看见,俯视着他的基加美修微微上扬的嘴角,以及,与震惊、被感动都无关的……

近乎冷酷无情的,掌握一切的表情。

 


评论(4)
热度(26)

2018-09-17

26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