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Bi-directional hint·VII

VII

意外和冲突是戏剧的最佳调味品。

 

亚瑟推开卧室通往小书房的门的时候发梢还在滴水,时间是晚上十点,先一步完成洗浴的基加美修坐在书桌前看吉尔伽美什拿过来的文件。

“怎么了?”头也没有抬,拿笔在文件上面加了几句批注后翻页,俨然已经习惯了在休息时间里某人不打招呼的出没。

“联络人刚刚发来短信。他说,齐格弗里德和穆尔西里斯一世联手登上了意大利。”亚瑟的声音很平静,反手将书房的门关上,但是表情认真而严肃,如果身上穿着的不是睡衣的话应该更有气势,“也许你得调整一下明天的行程了。”

基加美修放下了笔:“这暗语我不喜欢。”

齐格弗里德为《尼伯龙根的指环》中的主角,已经是屠龙者的代称,而某人的姓氏 Pendragon,意为“巨龙”;至于穆尔西里斯一世,历史上这位赫梯统治者灭亡了古巴比伦第一王朝。简单地解释暗语的话,冲着他们来的杀手出现了,不过用这种已经成功(做到)的人士来代指还没有露面的家伙,怎么听也不会觉得愉快的。

“暗语的选择取决于那些人的能力。作为专业人士,我差不多是第一次被人当作目标呢。虽然也称得上有趣了,不过,明天要做的事情被打搅了可不妙。”

“明天我们是被约的一方。”基加美修双手撑着下巴抬眸看一步步走近的人,“即便你希望我更改计划,但是我们依旧被动。”

“这个时候就开始强调我们了吗?”撑在书桌上向前倾,逼近对方的双眼。

“难道他们是分开来刺杀我们中的某一个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毫无疑问很好处理。”

“很遗憾,不是。”亚瑟回想了一遍完整的暗语,“他们受雇于同一个大买家,目标是巴比伦家族首领基加美修·巴比伦和其情人亚瑟·潘德拉贡。啊,难道是因为之前我们表演得太亲密了让人嫉妒吗?不过,身份走漏风声这点,我希望能得到一点点补偿。”

基加美修挑眉:“你在怀疑我?”

“我们基本二十四小时在一起,即便你想联络那么专业的人,也需要很长时间吧?”自己的委托由高文作为代理,不意味着亚瑟不明白行规,“所以,你明天预备怎么做?”

未等基加美修开口回答,小书房通向走廊的门突然打开。

听到嚣张的脚步声随着门开而涌入房间,不用回头亚瑟都知道是谁,他正想支起身,不速之客就已经先声夺人:“哦呀?我没有打扰你们两个的情趣吧,兄长?休息时间是不用顾虑太多,但下次能关好门吗?”

对亚瑟使了个眼神让他让开,基加美修把文件最后几页看完然后签字:“我以为你能养成敲门而入的好习惯,吉尔。”

“这可真不能怪我,我很难习惯你有了情人这件事,毕竟别说情人了,你连与人接触都厌恶,我已经很久没有晚安吻了。”耸肩,十分无辜的样子,“而且明明是你说的,让我差不多这个时候过来拿文件。”

“批注你自己慢慢看吧。”叹了口气,把文件推过去,“早点休息。”

“明白。”吉尔伽美什伸手拿起文件,转身离开时眼睛扫过靠在书桌侧的亚瑟,眼神一凝,不过他什么都没说,干脆利落地走人了。

而注意着他的基加美修亦看到了异样,不由皱了皱眉。

门关上后基加美修说道:“亚瑟,戒指暴露了。”

一怔,然后低头,发现被银链串着的作为巴比伦家族象征的古戒滑出了领口,亚瑟单手扶住额头,显然这种低级错误让他感觉到羞愧。

“所以明天,可能你真的要当一个保镖了——为了不让吉尔起疑心,我不能先告诉他有暗杀者的事情。”基加美修揉了揉额角,“作为boss,我能动用的只有直属于自己的Regime(军团),其余的军团均由underboss直接指挥。”

 

可是杀手转职成为保镖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早上出发的时候,亚瑟都不可避免地表情凝重了。

根据今天的行程安排,他能想象得出来主要的几个容易得手的部分。从巴比伦庄园前往巴勒莫海港附近、这次约见基加美修的是尼禄·克劳狄乌斯·凯萨·奥古斯都·日耳曼尼库斯,她名义上说是回请,但是应该是二者之间谈论的交易正式达成前的最后详谈。在去的路上动手的话可能性极低,若是有一点点消息来源的专业人士不会冒着得罪两个Mafia家族的风险动手,反而言之,回来的路上尤其是路过港口的时候是最危险的。

尤其因为是私人会面不能带太多人,另外加上不能动用吉尔伽美什所管理的军团,这个时候的基加美修周围防护力是最弱的。如果是演戏的话,要面对最高风险且难以得到好处的人是基加美修,故而亚瑟选择相信自己的委托人。

“怎么感觉都是计算好的?有叛徒吗?”在车将安全到达目的时,亚瑟确认了自己的装备,问坐在旁边的基加美修。

“目前还不知道。”整理自己的领子和袖口,眼睛透过车窗扫视外面,“在和尼禄见面的时候放松一点吧,先开始紧张的人就已经输了。难道你认为杀人,他们会比你专业吗?”

亚瑟弯了弯嘴角。

轿车缓缓在俱乐部门前停下,对视过后,坐在右侧的亚瑟率先拉开车门走下,眼睛不着痕迹地扫视过四周。

杀局已经开场,就要看谁才是猎人了。


评论
热度(23)

2018-09-18

23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