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这个剧本不太对·7

【也是有生之年?】

【下更完结!】



果然还是算了吧。

在小镇上最好的旅馆休息了一晚上,沐浴着晨曦出发的勇士们为了打败恶龙、拯救公主踏上了最后的也是最凶险的道路。

个鬼。

不用抬头看天上,就冲着早饭完成很久以后也许该吃午饭的感觉,都知道这是什么时候了!珀尔修斯都有点吹不下去了,拿着笔在羊皮纸上面涂鸦;而库丘林很咸鱼了,瘫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秉持着骑士气节的高文和兰斯洛特还在忍耐,而坐在椅子上的那两位大佬也是连聊天都不想聊了。

早饭后大公主说自己要准备一下,让他们等等,就像小鸟一样欢快地回了自己房间不知道在干嘛,还说了不让打扰。

然后就是现在这样了,六位男士坐在旅馆大厅的大桌子前无所事事。擦剑啊、检查装备和干粮什么的事情都做了两三遍了,用高文的话来说再磨剑都要把剑磨没有了,故而完全不想动了。

“今天还能出发吗?”亚瑟都没有话找话说了。

端正坐着的基加美修都要自暴自弃了,他伸手招了招服务员:“我们先吃午饭吧。”

大佬的选择是正确的。

刚刚吃完午饭,服务员在收拾餐桌的时候,看不出来有什么变化、还穿着那条浅蓝裙子的大公主爱歌终于出现了。

“各位勇士,已经准备万全了,我们出发吧。”她甜美地笑着,然后两手空空地率先出了门。

下意识去看基加美修的亚瑟看见了一向淡定的骑士再次露出了惨不忍睹的嫌弃表情,耳坠倒是恢复了正常,不由挑了挑眉。

由于是去深山老林,骑马是可以放弃的,而且之前坐的马车也不能用,基加美修根本不嫌麻烦地在披风外面再套了个斗篷——这次不是白色的是深色的了。几人穿过小镇时,倒是再享受了一把外乡人的待遇,一路被指指点点。

“你对北方很熟悉?”亚瑟问走在旁边的库丘林,这位穿着狂放不羁的汉子居然也是穿了个斗篷。

“也不算很熟悉,深山老林总是凉飕飕的嘛,北方这边本来就凉快得很。”把绳结系好,再确认了一下别在腰后的武器,库丘林语气相当地轻松。

亚瑟的视线默默地转向了只穿了裙子、露着截腿的爱歌:“那我们该准备点御寒手段吗?”

“别瞎忙活啊,年轻人,”同样穿起斗篷的珀尔修斯插话道,“到地了一开打你还能惦记着冷不冷?只怕衣服要碍事啊。”

“我觉得……就你们两个没有资格这样说好吗?”常年骑士装的高文吐槽道。

这时走在前面的爱歌回头盈盈笑道:“王子殿下冷吗?我会几个能抵御寒冷的魔法,需要帮助吗?”

“真是十分感谢。”

离开小镇后的路已经称不上路了,往山上再走走的时候连条比较明显的小道都看不出来,这时也不适合由爱歌在前、几个人松松散散地跟在后面了,库丘林和兰斯洛特主动上前负责开路,其他人一个个按爱歌、珀尔修斯、高文、亚瑟,基加美修押后的顺序走着。

“北方恶龙的巢穴肯定在这山脉的最高山上。”珀尔修斯在前面说道,“但是真正要找到那座山太难了,翻过这座山就会出现雾气,会影响到我们的视线。”

“我的魔法可以确定龙的所在,这个王子殿下倒不必担心,而且我们还有最清楚恶龙传说的骑士大人呀~”

亚瑟腹诽道我现在已经不担心能不能找到地了,干粮都不带你们比谁都自信,我倒担心这个队伍屠龙可不可靠。

自从进了山之后基加美修就一直一言不发地沉默走着,脸上却看不出来是什么表情,没有即将要面对龙的紧张,也没有为了公主战斗的坚毅,更没有将要达到目的的喜悦。和他对视一眼后,亚瑟在他眼里只看出来一片漠然。

和所有人的画风都不一样。

“我不会娶公主的,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试练。”鬼使神差地,亚瑟对他说道。

稍稍皱了皱眉,基加美修突然问道:“试练是为了证明实力还是为了更强?”

“都差不多吧,既是为了磨练自己,也是为了能表明自己已经足够强大。”摸不准他的用意,虽然一头雾水亚瑟认真地回答了问题。

“和龙做对手来衡量自己?”嘴角不明显地弯了弯,“听珀尔修斯说你强过他,那么跟着你的那两个人呢?以珀尔修斯为基准,你觉得他们的实力如何?”

“这个不好说,但是应该算得上不相上下才是。”

“我明白了。”

时不时转头回去看基加美修的亚瑟,没有错过那一瞬间基加美修的耳坠染上如眸色般危险的红色,心里不由咯噔一下。

但是亚瑟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为了确保救公主的胜率,所以才问这些的吗?”

“自然。”没有留意到耳坠在变回金色,基加美修眨了眨眼睛,脸色不改。

 

应该下午时分,结合爱歌和基加美修的指路,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山里走了多久,中途也只休息过几次,不管是时间还是地点都已经开始模糊了。

阴郁的天色,淡淡的雾气,树木渐渐稀疏,视线开始变得明朗。

“前面有点不对劲。”换下兰斯洛特在前面开路的高文突然出声。

事实上不用他开口所有人都注意到了。

是阳光。

前面的树木间,有十分明亮的阳光如利剑一样穿过了枝叶的缝隙,照亮了前路。而且从角度上来看,这日照应该是正午的,怎么算时间都不对……

“前面就是恶龙盘踞的地方了,做好准备就往前走吧。”库丘林也不解开会碍事的斗篷,摸出了自己的法杖,“会魔法的龙不算少见。”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再加上爱歌也只是耸了耸肩没有说什么迈步上前,就连基加美修都选择往前走,其他人自然选择跟上,几步就恢复了队形。

和冷郁的深山完全不一样的景色在众人的眼前铺展开来。

树林边缘散落着半埋土中的巨石,以此为交界线,天上只有淡淡的云,阳光明媚。前方是一片谷地,有清澈的溪流蜿蜒流淌,茵茵芳草如一块巨大的地毯将地表包裹,其中还有数种不认识的花在微风中摇曳着。

如果不去看远处不合理的过于高大、已经是堡垒级别的城堡的话,只会被这景色惊艳的吧。即便知道不对劲,亚瑟也听见了珀尔修斯、高文和兰斯洛特的赞叹声。

被阴冷和雾气包裹,走了许久的山路再走到绒绒的草地上,感受着阳光和用温柔都不为过形容的花香时,总是会大意的。

亚瑟的手握上剑柄的同时,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到这里就可以了。”


评论(4)
热度(42)

2018-10-02

42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