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这个剧本不太对·8(完结)

填平!

日常坑!日常剧情暴走!


8

是基加美修。他站在所有人的后面,一把扯掉了碍事的斗篷,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两把通体黄金、似乎有魔力流转的剑。而且颊边的耳坠是彻底变成了曜目的鲜红,一层层的魔力光辉如海浪般包裹着他。

“等等!”带路的大公主几乎是跳起来,“这剧本不对啊!跟说好的不一样!我妹都没有出场呢!”

歪头,疑惑地看着她,但是动作一点都没有落下,双手交叉拔出剑,上面流淌着炫目的魔力:“怎么不一样了?我出演两个角色啊,现在不应该是Boss出场了吗?而且不打Boss怎么可能见得到你妹啊,以前的剧本不是这样写的吗?难道你那个不是老套路剧本吗?”

不仅仅是亚瑟三人一脸懵逼,就连珀尔修斯都目瞪口呆了。

剧本?

哪里不对?

哪里都不对啊!

只有库丘林急了,他就差没有把法杖对着两个大佬了:“不行!绝不能让绫香出场!我不想头顶绿油油!基加美修你扣押我打工一百年就算了,说好的员工福利经常因为你睡过去忘记发就算了,我好不容易捞着个媳妇,不想被你们两个坑掉!”

“呃……”爱歌有点犹豫。

剑尖在空中划出漂亮的黄金圈,基加美修嘁了一声:“快点对剧本,我很忙的。”

“你忙的话根本就不会回应我的召唤了!”大公主爱歌不知道从哪摸出了本书,哗哗地翻着,“讲道理,过分的人明明是基加美修你好吗!当初说好的三个愿望,魔力的代价是我长不大就算了;给我妹介绍个对象还那么蠢就算了;这会我想编个剧本找个对象,你居然还要先挑对练沙包!”

“我不是人,谢谢。”

两个对了个来回的话,珀尔修斯只抓住了一个重点,他指着基加美修惊叫道:“原来给大公主魔力的仙女就是你啊!”

艰难地试图理顺这乱七八糟事情的亚瑟看见基加美修眯了眯眼睛,然后他叹息了一声。

诗人下一秒就起飞了,几乎是一步跨越了数米的距离,如白色疾光的基加美修用剑柄给了毫无防备的珀尔修斯结结实实的一下。光是看着,高文和兰斯洛特都感觉自己的腹部一痛,要是被打这么一下估计要喷血了,没有看见珀尔修斯被打飞后直接选择装死了吗?

“谁是仙女啊?”他有点咬牙切齿地说道,“明明就是他们沙条家把我当作阿拉丁神灯来用好吗?讲道理我好好睡觉偶尔拉一两个魔法师帮我打扫城堡卫生而已,爱歌那个小鬼突然把我召唤出来,我都忍了好久了!”

这时亚瑟突然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基加美修的耳坠眼熟了。

“你忍个球!”终于翻完了自己的剧本的爱歌把书一丢,“你自己有多浪心里没有点数吗?我才忍你好久了!为什么要在我的剧本上乱写乱画!”

“你自己要我写的台词啊。”

库丘林把书捡起来一翻,感觉自己有点两眼发晕,只得把书丢到一边,然后挪了过去,小声逼逼道:“大佬,你用的龙文啊。”

基加美修更加一头雾水了,他用看智障的眼神看库丘林:“年轻人,我一头龙不用龙文用什么?”

“大佬,你人语不是说得很好吗?在外面的时候也不是混得很好吗?”库丘林想起在酒店那段时间,争先恐后地跑过来观摩“骑士大人”的人,以及讨教美容秘方(?)的那些姑娘们,受欢迎得不得了。

“那个,打扰一下。”掉线重连完毕的亚瑟在让高文和兰斯洛特稍安勿躁后捡起了那个所谓的剧本,他彬彬有礼、温和微笑地看着爱歌,“爱歌大公主殿下,你和基加美修契约的最后一个愿望是让他帮你完成这个剧本是吧?”

爱歌被看得双颊泛起了红晕,她露出了罕见的甜甜的笑:“是啊。”

“那么,基加美修能保持着人类的形态,是因为那个契约凝结成的魔法耳坠吗?”一副好学生的样子。

专业人士爱歌大公主立刻解答:“基加美修是被我用十分古老的召唤魔法召唤出来的——这样说不完全准确,我沟通了灵脉与远在北方山脉沉睡的他无意中连接上,他的意识先行回应了我的呼唤才出现的。但是作为龙族中的顶端之一,基加美修的魔力超乎寻常的强大,我与他的魔力联系是他的压倒我,所以为了能契约实现,他的大部分魔力封锁在耳坠里,以人形出现,实现我的三个愿望后契约解除,他就能回复龙形了。所以按照你的说法,基加美修的耳坠确实是契约的核心。”

“那么我没有问题了。”

已经等得很不耐烦的基加美修说道:“这下可以开打了吧?你们人类真是麻烦。”

亚瑟拿着书没有拔剑的意向,他反而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支笔,喃喃自语道:“那我自己写个结局好了。”

预感到自己要被坑的基加美修头脑转得飞快,不带犹豫地将一把剑插地上然后冲上去抢那本书。

几乎是没有任何防备的机会,亚瑟左手空了。但是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基加美修微笑起来:“得手了。”

正在毁掉那本好像被涂改的书的基加美修突然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让他全身僵住的如同电流爬遍全身的触感——亚瑟的手触摸到了他的脸。他闷哼了一声,感觉自己有点腿软,该死的他忘记了——

手摩挲着基加美修的脸颊,手指慢慢滑向基加美修的耳廓,亚瑟满意地欣赏着他堪称乖顺的样子:“我听说过,龙在化作人形的时候,因为没有鳞片的保护,皮肤被触摸到的话会敏感到浑身发软,使不出一点力气。所以在与人形的龙战斗的时候,只要能碰到他就赢了。而且,”顿了顿,他的手指捏住了耳坠,十分灵活地把它取了下来,“现在契约转移了。”

僵在原地的基加美修在被取走耳坠的瞬间,全身缭绕的魔力爆发了一瞬间连阳光都遮盖过的华光后,尽数收敛起来,再也感受不到。

 

尾声

“所以这还是没有按照我的剧本走啊!”爱歌大公主几乎抱着头蹲在地上嘤嘤哭泣了,“为什么会这样啊!”

“呃,那个,姐姐啊。”蹲下来安慰她的正是“被救出来”的绫香小公主,她刚刚一直在城堡那边吃瓜看戏来着,“你这剧本本来就写得不好啊,骑士都不深情,Boss更加不敬业,你还能指望出现勇士和恶龙的决战或者说王子娶公主的剧情吗?”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王子殿下啊。”委屈巴巴。

“但人家应该不想当恋童癖吧……”超级小声的吐槽,然后继续安慰,“姐姐你想想看,要是真打起来你的王子殿下就肯定要挂了。”

库丘林在旁边帮腔:“就是!那家伙魔武双修,魔法强得见鬼,近战还吊打诗人,到时候肯定要我帮他奶,一挑三四五都没有问题,怎么就没有人封他号呢?”

“所以你真的是个奶妈?”高文目瞪口呆。

“并没有!我可奶可输出可T可辅助。”立刻反驳。

勉强爬起来的珀尔修斯立刻在后面给了他一拳:“该被封号的是你才对!等等,基加美修哪去了,我要抱大腿啊!”

“被王子殿下拉那边去不知道说什么了。”兰斯洛特生无可恋。

高文看了那边一眼,叹了口气。

看着脸颊绯红的基加美修和微笑的亚瑟,这剧本都不用珀尔修斯来编了,逆天翻盘的王子殿下制住了代练级别的恶龙……

“从此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珀尔修斯说了句大实话,然后他又问了句更加要紧的事情,“我们过来的时候干粮都没有带,谁给解决一下晚饭?要不把大佬叫回来,我们上他那蹭顿饭?”

库丘林看了眼已经亲上了,转过来说道:“算了我带你们进去吃顿好的吧,别打扰人家谈恋爱。”

“这就完事了?”高文跟着迈步,有点活在梦里。

“要不有空你跟大佬练练?”

“不了不了,以后得喊王子妃了啊。”


评论(3)
热度(50)

2018-11-05

50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