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Bi-directional hint·VII

VII

一经开始,便再也没有回头路。

 

基加美修似乎并不在意自己是否在被著名杀手追杀,或许应该说他确实久居高位,在绝大多数时候都能装得波澜不惊。亚瑟看着他从车上下来的姿态,突然感觉自己的紧张似乎有点表现得太过年轻。

不着痕迹地弯了下嘴角,稍稍放松,然后跟着他进入了会所。

看起来就像清了场,即便引路的侍者西装革履,满脸微笑,但是走在华丽地毯铺满的走廊里时,亚瑟的左手食指和拇指忍不住蹭了蹭。太安静了,就好像除了自己一行和这个侍者外就没有别的人了,如果是个埋伏的话……

走在旁边的基加美修轻轻撞了他一下,小声地提醒:“把你的杀气收一收。”

亚瑟愣了一下,几乎想长叹一口气或者是以手扶额。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成熟了,也能在如此刺激的发展中享受到乐趣,可是他依旧……

没有忍住。想想看也是很让人肾上腺素狂飙的局面不是吗?可这样的话,才应该更加冷静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吧。深入敌营,一切均是未知数或是不确定因素的局面亦非从未遇到,可是他偏偏就像个毛头小子一样。

在转弯时动作细微地握住了基加美修的手腕一瞬间时,亚瑟为今天状况频出的自己找到了根源——即便他还是无法忽略被握住时基加美修的僵硬。

作为杀手的自己,想保住这个人生命。不希望这个人死去,不希望这个人离开自己的身边,仅此而已。

对上基加美修带有疑惑的眼神,亚瑟原本松开的手再度隔着衬衫抓住了他的手腕。

日耳曼尼库斯家族boss尼禄·克劳狄乌斯·凯萨·奥古斯都·日耳曼尼库斯,女性,年龄大约在20至27岁之间,是亚瑟最近见过的所有11 member committee中的家族boss里和基加美修年纪最为接近的,亦是基加美修和亚瑟首先共同排除教皇可能性的。倒也不是什么对女性的偏见,或者年龄上的偏见,而是日耳曼尼库斯家族在尼禄继承之前几乎已经要丢掉11 member committee的席位。依靠她的长袖善舞才使得日薄西山的家族再度复兴,没有余力在几年前争夺教皇一位。

至于为什么说是几年前,亚瑟只隐隐知道六七年前不止是意大利,整个地中海都在发生着一场不小动荡,在杀手行业里各种委托都指向了Mafia的内斗。但是很快这一切平静了下来,Mafia变得更加铁板一块。

或许尼禄也经历了那一场争斗,她绝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不需要太担心。”蓦然,基加美修叹了口气,没有避开侍者或者其他家族成员,“尼禄是我的盟友。”

亚瑟眨了眨眼睛,原本在高速思考的脑袋突然卡壳。

“见到她的时候不要太不客气。”看侍者已经拉开某道门,目视前方的基加美修补充说道,“还有,快放开我的手。”

 

会面很顺利。想想也不可能不顺利,如果是盟友的话,对彼此的情况都心中有数,而且看样子尼禄可能更加依赖基加美修。

原因无他,日耳曼尼库斯家族依旧是在恢复昔日荣光中的情况,很多原本的渠道和地盘都被其他家族所占据;而亚瑟对巴比伦家族的实力略有所知,确实在Mafia中称得上前列了,而且基加美修人缘出乎意料的好,能帮上忙的地方太多了。

“不等晚餐后再走吗?”结束会谈,签完字交换文件后,看见基加美修站起身,尼禄侧了侧头问道。

“入夜后的巴勒莫不太平。”

“好吧,那么需要我做什么吗?”

基加美修看向亚瑟。

亚瑟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基加美修是希望自己做决定,出行前基加美修把自己的安全托付给了自己:“那么借我们两个人和两套衣服吧。”

大约半个小时后,巴比伦的车辆返回家族庄园,而基加美修十分不适应地在扯着卫衣的领口,亚瑟伸手帮他整了整帽子。

“见鬼,这打扮太丑了。”巴比伦家族的boss抱怨道。

“是你穿惯了西装根本不适应。”明明连帽卫衣和牛仔裤的打扮在冬天的地中海青年们中很流行,混在人群中也不突兀,而且基加美修看起来一直都像个大学生,即便亚瑟没有敢明说,“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估计他们在确认车上有没有我们吧。”

“那是该走了。”

再高档的会所都会有后门不假,但是逃避追杀选择走后门的话也是明目张胆到愚蠢的行为,亚瑟从业多年有敏锐的嗅觉,所以……

“在极少有人用的窗口跳出来算什么?”落地后基加美修有点追不上他的思维。

“再走几步就是人多的地方了,”在前面带路,“我们去港口。”

“你真的想好了?”基加美修再次确认,“和我一起被追杀的话,估计你很难摆脱与我有关的标签吧,说不定以后的工作都会被我连累哦?”

回身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亚瑟朗声笑起来:“那也无所谓了,挑战这种乐子人生一次就够,当我到巴勒莫时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评论
热度(30)

2018-11-05

30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