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Bi-directional · X

X

我所向往的,我所悔恨的,使我下定决心。

 

亚瑟在询问过巴比伦家族成员后,于被改装成射击场的地下室找到了基加美修。这里毕竟是巴比伦家族的重要据点之一,但亚瑟也对这个占地大得可以当做狙击枪靶场的射击场感觉瞠目咋舌。

拒绝了管理人员的安排,亚瑟寻找着自己的目标,很快在角落看见了带着黄色护目镜和消音耳罩的基加美修在调校着某个庞然大物。

Barrett M82A1狙击步枪。全长1447.8 mm,重量约14千克,但是战斗全重为14.8kg,枪管短后坐式半自动枪械,射击时枪管将后座约一英寸(25毫米),这时枪膛依然由回转式枪机安全闭锁的经过短暂的后坐,枪机开锁突笋被推入机匣上的曲线开锁槽内,枪机回转把枪管开锁。当枪机开锁的同时枪机加速臂瞬间后压,将枪管的一部分后座能量传递给枪机使其完成动作循环。之后枪管后座到位并被固定枪机继续后座,弹出弹壳。在枪机复进行程,枪机从弹匣推出一颗子弹并送进枪膛,最终回转式枪机跟枪管闭锁击针重新回到待击位置。装有双膛直角箭头形(倒V形)制动器这制动器减少了接近70%的后坐力。其缺陷是每发射一发枪弹时从制退器喷出的火药气体都会在射手附近卷起大量尘土和松散颗粒。

简单来说,根据亚瑟的目测,基加美修偏瘦的体格并不适合这把枪,因为某种原因基加美修即便成年了也没有增加肌肉量反而看起来像在发育的少年。而且作为家族首领的基加美修并不真的需要掌握这种技能。

但是基加美修出乎意料地看起来很熟练,站在不远处的亚瑟看着他完成调校到瞄准并开枪,用时仅有几分钟。

弹头击中目标后,弹头破裂,释放出白色粉末形成烟雾,相比而言,曳光弹要燃烧曳光剂,飞行过程中重量不断减轻,弹道性能不稳定,跟普通弹的弹道存在差异,增加了瞄准镜的修正难度。这种用烟雾标示弹着点的办法,精度更高。

相当出色,不,完全就是专业级别的了。

金属壳落地后重新上膛,但是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基加美修从俯趴的姿势站起来,摘了耳罩回过头来。

“你的枪法很厉害。”亚瑟发自内心的称赞,微笑着发出提议,“但是这种大玩具玩起来太过于优雅了吧,不如我们换个方式?”

三分钟后两个人站在手枪的训练台前面,亚瑟低头组装手枪时动作十分迅捷,基加美修倒没有自己组装手枪的爱好,他问道:“吉尔跟你说了什么?”

动作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亚瑟回答:“很多,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情。”

“哦?”等待下文。

“他知道我的身份了,但是他不知道我和你的关系。”试过保险栓和上膛的感觉后,亚瑟开始把其他人压好的弹夹拆开自己重新压,“他煽动我为你报仇,去杀了那个女人。我很奇怪,为什么察觉到是那个女人后,他反而没有那么冲动了。难道那个女人真的是噩梦吗?”

“那个女人是噩梦?她凶狠起来的时候,吉尔束手无策。”拿起亚瑟放在台上的CZ-75,伸手接过亚瑟递来的弹夹,装上然后锁住,“她很狡猾而且很残暴。吉尔没有告诉过你吗?她曾经情人遍布意大利,即便她现在已经不能算一个Mafia,前教皇的家族树倒猢狲散,可她依旧很有能量。”

“如果一击不中就很棘手了吗?”亚瑟重新开始自己的组装。

“他已经失败过一次了,”基加美修转向射击窗口,手臂抬起,枪口对准靶子,“付出了惨烈的代价并触犯了禁律,所以我下命巴比伦家族不得在对付那个女人时协助他。”

“代价?”

“他的挚友恩奇都死了。死在那个女人策划的事件之中。”开枪的间隙回答,冷哼了一声,“我警告过他不要把无关的人扯进来,可他还是自大得过了头。如果那个女人真的有那么容易被杀死,早在她被剥除……”

说到这里的时候基加美修闭上了嘴巴。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

“怎么了吗?如果不能告诉我的话就不要再说了,你提起那个女人的时候,情绪有点控制不住。”何止是控制不住,隐隐的愤怒和仇恨,还有亚瑟无法忽视的不容易被看见的恐惧。

回想起了什么事情呢?

是什么让你连和人接触都不能了呢?

那曾经是如何的地狱?

那个时候基加美修恰好成年,可伊士塔尔不仅仅是年纪上占优势,作为前教皇的女儿,有恶名又有艳名,必然是手眼通天吧,在很多方面都让年轻的巴比伦家族首领束手束脚。而且那段时间正好是整个Mafia十分混乱的时候,独自一人面对一切的基加美修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吧?

“她被剥除了身份,因为她触犯了禁律,她杀死了前教皇。”闭了闭眼,基加美修在深呼吸后继续说下去,“但是前教皇弥留之际下达的处分就只是剥除身份,所以我们都不能明面上动她,除非我们掌握了真实的证据——她再次搅合到Mafia中的证据。”

伊士塔尔雇佣了杀手前来刺杀基加美修,即便知道是她的风格却不能证明是她做的,曾经长袖善舞的女人很容易从中开脱。而且之前恩奇都的死亡,吉尔伽美什发了疯,基加美修至今都在做事后处理,现在不是贸然能动她的时候,否则其他家族就要以这两个借口来责难甚至攻击巴比伦家族。

“那你打算放着她不管吗?”

打空弹夹后,基加美修把手枪放回操作台上,摘下了护目镜,红色的眸子里寒光凛冽:“我没有打算让她在意大利蹦跶太久了。”

亚瑟弯了弯嘴角,看着他转身离开,丢下自己装模作样在组装的手枪跟了上去。

吉尔伽美什的话语在耳边回响。

“不管如何愤怒,兄长也会为家族的利益而暂时忍耐,但是我和他不同,既然那个女人已经站了出来,必须除去她才能中止一切。再这样拖下去的话就是她的胜利了,也许你不知道,兄长的身体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健康,一旦他突然倒下,巴比伦家族的辉煌就要结束。而那个女人必然要杀了你。”

“……那个女人对兄长是附骨之疽般的噩梦。”

看着基加美修故作挺直的脊背,亚瑟轻声笑了起来:“你永远做一个骄傲的家族首领就可以了,我会除掉那个噩梦的。”





*“我所向往的,我所悔恨的”各对应旧剑和旧闪。

评论
热度(27)

2018-11-12

27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