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Bi-directional·XII

XII

真与假的界限已然模糊。

 

亚瑟听取了汇报后离开作为作战会议室使用的房间,在门关上的时候那些电话、电脑提示声和人的交流声才彻底远离了他的耳边,听久了让人耳边都出现了嗡嗡的幻听。没有在意护卫投来的视线,他走向基加美修的卧室。

现在并不在巴比伦庄园。还是在那个据点,一方面是转移时反而容易成为对方的目标,另一方面是,在这里或者说这附近都是巴比伦家族的重兵囤积点,这一点是基加美修说的,却是吉尔伽美什验证的。毕竟underboss才是整个家族的军团直接指挥官,作为boss的基加美修并不会直接参与其中。

距离11 member committee正式会议开始还有六天,而亚瑟在忙着另外的事情。很有意思的事情。

与那个女人的交锋,和接触到更深的Mafia体系。

伊士塔尔很狡猾,在反侦察这一点上几乎是亚瑟见过做得最好的人之一了,她善于隐藏自己和利用别人。吉尔伽美什说她的艳名流传意大利这点得到了实证,她在很多地方的有着意料不到的人脉,留给他们一大堆真假难辨的信息。这次她雇佣的杀手亦是十分专业,已经有某些家族的行动队遭受到了打击,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

如果不是肯定的话,亚瑟会觉得她才是现任教皇吧,如此厉害的心机手腕,阿卡德家族垂垂老矣却依旧能在不间断的攻击中屹立不倒。

这样想的话,亚瑟更加难免想起来自己真正的目标,一直隐藏在黑暗中的11 member committee之首,Mafia的教皇。数年前击败了正值巅峰的阿卡德家族以及让意大利都畏惧着的那个女人,将内斗的11 member committee重新整合,如今高高在上地俯瞰着所有人,并且,在恰到好处的时间点去除最后的统治障碍。

穿过有数名护卫警戒的小厅,沉浸在思考中的他来到基加美修的卧室。

时间早上八点。生活规律的基加美修此时此刻应该起床了。他没有敲门就直接拧开门把走了进去——顶替Capo之一的比利的身份,对外还有一层作为情人的身份,他应该表现得更加亲密无间一点点。

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撞到了一出好戏。

基加美修在接一个电话。因为他在换衣服所以电话是外放的。

电话那头的人几乎是咆哮着:“为什么为吉尔选择联姻对象的事情你让尼禄挑选人选而不是我?”

“是你来做的话,给我的名单上面只有你自己吧,奥兹。我需要为吉尔和巴比伦家族考虑很多东西,所以不能有唯一的选择。”基加美修拉好衬衫扣上扣子,转脸看见了亚瑟,对他颔首示意。

“是尼禄的话,她给的名单上面根本不会有我。我和那家伙从来都不合拍,否则她不会今早上得意洋洋地来嘲讽我。”冷哼一声。

“而且,是你自己先放弃自己的坚持的。”基加美修穿上外套,“我让你看好吉尔,你却连人都留不住。”

“那么你是彻底打算放弃我了吗?”从一开始的激动变得十分沉稳,“你的选择很多,甚至于尼禄对你也是一个好的选择,她不介意嫁给吉尔而你控制着她的家族。巴比伦家族意图继续对外扩张你会有可能选择我或者是妮菲塔莉,但是现在看来你依旧不够相信吉尔,所以你需要一个平稳的联姻。但是,你永远不可能为吉尔考虑到一切。”

“这一方面我做得比你好很多。不要插手到现在的事情来,奥兹,你要学会独善其身,以及,如果你真的喜欢吉尔的话,就给我看看你的决心。”基加美修伸手挂掉了电话。

一切都看在眼里,亚瑟走到床边收拾基加美修的睡衣:“吉尔伽美什现在才20岁吧,你就开始考虑这方面的事情了吗?为什么不是你呢?明明看起来你更加应该要结婚了。”

这位在基加美修和吉尔伽美什口中都出现过的奥兹,再加上之前得到一点点北非之类的信息完全可以确定这个人是谁了。奥兹曼迪亚斯·拉美西斯二世,整个北非的黑暗面的统治者,亚瑟跟他间接打过交道,相当可怕的人物。出乎意料的是,这位赫赫有名的人物似乎陷入了苦恋和即将被大家长棒打鸳鸯的困境呀,真是有趣的料。

整理自己的衣服,基加美修回答得很平淡:“为什么是我?我的第一任情人这样问我?”

听得出来刻意咬字加重的情人一词,亚瑟坐到床上耸了耸肩:“拜托,我在和11 member committee占有席位的家族成员打交道时太没有底气的话,被影响的人还是你吧?一个晚上,不对,十个小时足够我将目标缩小到四个家族了。”

“四个家族?”

避而不答,甚至眨了眨眼睛开始了调侃:“顺便问一句,昨晚你睡得好吗?没有我在你身边的时候。”

“好得不能再……”话说到一半才意识到对方的真正意思,首次遭遇这种调侃的基加美修瞪了他一眼,当先向外走去,“也许你的早餐应该让你自己做。”

“得了吧,英国男人和厨房日常绝缘。我会炸毁厨房的。”亚瑟笑着起身,“而且跟我同一张桌子的你还能吃得下去吗?”

愉快的气氛没有持续到餐桌上面,因为吉尔伽美什怒气冲冲地在等着他们两个。

“作为首领你可能真的太闲了,我在帮你对付那个女人,而你却在帮我看对象?你是我哥哥不是我妈妈!”

“奥兹真的是多事。”基加美修拉开椅子坐下,“你到了准备结婚的年纪了。”

“我觉得你更应该结婚才是。作为哥哥应该做好表率。”

看了眼旁边的亚瑟,更加淡定了:“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预备结婚?”

“柏拉图婚姻吗?没有亚瑟,你的气色看起来更加好了今早上。不过我更加好奇你们是怎么相恋的,在此之前你们应该没有见过面。”

“一见钟情总是很容易发生的,而且那个时候你应该去见拉美西斯二世了吧?”亚瑟毫无压力地代替基加美修接话,“委实说,他算个不错的小伙子。不过你哥可能不是很喜欢他,他看起来有点太花心了。”

不动神色地看了他一眼,基加美修稍稍松了口气,伸手给自己的咖啡加糖。

“别以为你们两个作为家长就能决定我的婚姻。”

“这件事可以在完成教皇的命令后再讨论,我们半小时后还有会议。”移开了基加美修的咖啡杯,把牛奶递了过去。

吉尔伽美什冷哼一声。


评论
热度(25)

2018-11-18

25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