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Bi-directional·XIII

XIII

没有谁会在意真假。

 

距离11 member committee会议开启还有六天,现在是12月18日早上九点二十五。亚瑟看了眼手表,从基加美修身边的位置站起来。

在交谈的人停止了发言——气场相当不合的吉尔伽美什和约在十分钟前到达的日耳曼尼库斯家族boss尼禄。他们就吉尔伽美什的联姻人选一事发生了巨大的分歧,吉尔伽美什连名单都一无所知,在试图逼问什么,可是尼禄却根本不理他的愤怒。

“还有五分钟就要开始作战会议了,我们得过去了。”亚瑟脸上保持着温柔的微笑看着基加美修说道。

“我的话,由顾问代理。”尼禄没有起身的意思。

吉尔伽美什冷哼一声,从沙发起身,直接开门走了出去。亚瑟看着他难看十足的表情就知道某种意义上这位underboss又被尼禄压了一头,他可不能由顾问代理这次的行刑组织事务,他声望还不够,需要通过这样的事情积累。

耸了耸肩准备跟上的时候,基加美修站了起来。

“怎么了吗?”随着他的脚步一起往外走,亚瑟知道作为巴比伦家族的boss基加美修似乎不能对那个女人动手,所以他不会出席这次会议才是。更何况已经有一个吉尔伽美什了,如果基加美修想锻炼他的话就更不应该去坐镇。

门被轻轻带上,在走廊站定的基加美修说道:“那个女人很疯狂,即便你们收集的情报已经足够,却不能保证踏入的不是陷阱。”

“她会选择同归于尽吗?”稍稍皱眉。

“不,她的思维很好猜也很难猜,你如果露面的话,你是第一目标,她会不顾一切地想要杀死你,即便这样她依旧会做好一切准备——包括撤退。”基加美修深吸一口气,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几年前我已经试过杀死她,但是我失败了。”

“甚至落在她手上?”亚瑟仔细观察着基加美修的表情。

基加美修僵硬住了,他错开了视线,没有回答,随着回忆上涌的恐惧让他的表情出卖了他。

正中红心。用笑容掩盖了自己的一切想法,亚瑟从旁边架子上立着的花瓶里抽出了一只开得正好的红色山茶花——这是基加美修喜欢的花,在巴比伦庄园和这个据点四处可见它的妆点。他伸手隔着衣服抓住了基加美修的手腕,将艳烈的花朵放入对方手中。

“你并不是专业杀人的不是吗?帮我别上它,让它代表你去见证那个女人的死亡。”

尼禄看见基加美修走回了房间里,面对着亚瑟还想要说些什么,而亚瑟抓住了门的把手要关上,然后,相当猝不及防,他低头吻了基加美修。

她看见门关上前最后一瞬亚瑟眼底的笑意。

以及门关上后,基加美修全身上下骤然改变的气势。

 

迟到了两分钟,亚瑟走入会议室。里面已经坐满了人,长桌尽头坐着吉尔伽美什和日耳曼尼库斯家族的顾问塞涅卡,他们对面的人仅有布亚诺家族的代表——之前已经见过的那个美国小子,基加美修后面介绍过他是卡迈恩最信任的Copa,萨瓦托·马然赞诺。

而在精巧的会议室里坐着的是所有占有11 member committee席位家族的精英们,从容不迫地迎着他们的目光走到吉尔伽美什身边,亚瑟也粗略地打量了他们一圈。

这些人都是Mafia。

货真价实。身上带着挥之不去的硝烟气息,双手必然沾染过血腥,沉浸在黑暗快乐中的Mafia。从眼神到语气、动作,都流露出几分和街头看见的那几个暴走族完全不一样的锋利和桀骜不驯。

可是和基加美修比起来,他们只不过是家族的精英而已。

自从来到巴勒莫,亚瑟所见的所有Mafia中,都没有谁能超越第一次见面时基加美修给他带来的危险感,除了他看不透的卡迈恩·布亚诺。委实说,卡迈恩的伪装让亚瑟自叹不如,看不出作为狼的凶狠。而基加美修是无从捉摸的,作为男性却有艳烈和森然相糅合的美感,不可一世却有时候可爱得让亚瑟无法掩饰笑意。

即便亚瑟的直觉一直都告诉他,基加美修根本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他们一直在互相试探互相隐瞒互相欺骗,到了真话假话都能混在一起却完全不受影响的地步。却依旧互相信任着,有着无法言喻的默契。

那可是相当让人着迷,相当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家伙不是吗?他都要迷失在这层所谓的情人与Copa的身份里了。

稍稍把跑偏的思绪拉回来,亚瑟看见他们已经在争论关于那个女人的藏身点了,不由叹了口气。作为专业的人士,遇见过于聪明的对手和有点迟钝的队友时,很难会感觉到舒服吧?

吉尔伽美什一直都是带着冷漠在旁观着,但是他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危险了。如果都是巴比伦家族的人的话,亚瑟很容易就能猜出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即便吉尔伽美什一直在“叛逆”,可是他无意中跟基加美修学了很多东西。

“安静!”萨瓦托拍了一下桌子,“早些时候的失败还不够你们脑子清醒吗?”

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面面相觑,被戳中了痛脚让彼此相顾时没有了一开始的底气。接受到消息的他们早已经迫不及待地就着已知情报袭击了那个女人所在的地方,都是毫无例外他们都失败了——这才是今早他们都从家族地盘赶来这里开会的根本原因。

“你们中有经历过那个女人和阿卡德家族时代的人,所以你们不应该忽视她的能力和阿卡德家族的最后力量。”他继续说道,“而且,你们不觉得自己已经喧宾夺主了吗?此次行刑队的指挥可是巴比伦家族的underboss。”

鸦雀无声。

亚瑟微微笑了起来,给布亚诺家族的嫌疑加了一分。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了吉尔伽美什身上,这位一开始就没有说过话的年轻人,终于放下了看好戏的态度,开始发号施令。

“你们从始至终都被那个女人牵着走,蠢货们。”他嘲讽道,“要想杀她不是去找到她而是要她站出来,而且,她的目光一直落在这里,因为这里有她的目标。”

有人在看向自己。亚瑟的表情没有丝毫破绽,他垂下眸子看别在前襟的红色山茶花。

塞涅卡接话:“她和她的杀手就在这附近徘徊着,在彻底失败前她不会放弃。但是现在已经不是她的狩猎场合了。”

“封锁整个巴勒莫。”吉尔伽美什瞪了他一眼,作出决断,“每一个交通渠道都要保证足够的人手,每个家族协商一下自己的负责部分。而我们巴比伦家族会担当诱饵,接下来的事情不需要多余的人。”


评论(7)
热度(30)

2018-11-26

30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