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Miss Ending·19

   就好像迷路的书生在深山老林里遇见了美貌的女鬼,天亮以后成为南柯一梦。亚瑟看着基加美修消失在视线里,在稍稍的迟钝后决意要追上去,结果一个又一个人围了过来,将他卡在了原点,哪里也去不了。

  和他一样看起来狼狈,和他不一样的笑容,庆祝胜利或是劫后余生?谁在说什么漂亮的报告也听不进去,亚瑟想推开一个个凑到面前的人,最终在高文一句主席说出口时止住了,怔怔地站在那里,在欢腾的人群里,在满地的残骸之上。他确实可以不顾一切地去找基加美修,但是他还有自己的责任未尽。如果说基加美修是为了吉尔伽美什,那么他是为了什么?

  那些后续的事务都不记得了。

  亚瑟只知道,自己忙完的时候已经快天亮了。就连身上的衣服,都被体温蒸得差不多干了,即便如此,也没有多少时间去等待。匆匆换了一身衣服,他再次走进了那间宅邸。

  树木幽深,石径上还残留着雨水和落叶,以及被打落的细碎粉红。这些他都没有心情去欣赏,他走过一间间和室,曲折的回廊留下他的足迹,最终找到了他所心心念念的。在拉开门的瞬间,好像进入了新的梦境。

    和室里的孤灯在微微跳动,一夜的燃烧使得它的光芒已经很是昏暗,却不足以影响到看清在里面睡觉的人。袅袅熏香于古式的小香炉里冉冉升起,将静谧渲染得更加柔和。

  亚瑟下意识放慢了自己的呼吸。

  他的眼睛里什么都没有了,抑或说,他现在只顾得上看着安睡的基加美修,什么也说不出,什么也不去想。这样的发愣几秒后,亚瑟终于动了起来,他悄无声息地走到被褥旁边,伸出了自己的手。

  消瘦的脸颊没有什么肉感,但是属于人的温度,却切切实实地传递而来。

  那一瞬间不知道为什么真的很想哭。亚瑟记得这件丢脸的事情,却有一种得到了救赎的感觉。如果说,他曾经因为沙条爱歌的死亡而憎怨过基加美修,那么因为他而使得基加美修重伤并被魔气感染,已经不足以用悔恨形容,他恨不得杀了那个时候的自己,他恨不得用自己的命去换基加美修的。可是他什么也做不到,在吉尔伽美什带走基加美修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连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每天每夜地在被自己的愧疚折磨。

  正因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亚瑟是在被利器抵上后心的时候才清醒的。

“放开主人,跟我来。”之前听到过的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这一次显得更加阴冷,嘶哑的声音仿佛在压抑着杀意。

明明已经如此之近,亚瑟却不得不放手,配合地起身。

他这一次的暂时离开,变成了以后的频繁出现,以亨利的身份。其实交涉的内容并不平和,亨利之所以放任他接近基加美修,只是想确认一件事情。

在庭院里的打斗,如果并非亨利自己减弱了攻击,那么亚瑟亦没有绝对的把握在不惊动安睡中人的情况下取得胜利。满地的狼藉和如同站在一片黑暗中的身影,有种让他感觉到不安的气息。

“你很强。”笼罩在阴影下的人再次开口,“所以,主人的伤必定是因为你。同时,你是主人的那个情人。”

如果说前一句话唤醒了亚瑟痛苦的回忆,那么后一句话一下子把他砸入万丈深渊——原来在别人眼中,他们曾经有过这样的关系吗?这样亲密又暧昧的关系?

和亲眼看见亚瑟的悔恨表情的吉尔伽美什不一样,这个人,是凭借着完全的直觉。奋战的亚瑟肯定不会知道,在异变刚起的时候基加美修的右手就在颤抖,还是亨利先一步拿回了茶杯掩饰住了。之后用左手使用手机,之后的右手都藏在宽大的袖子里,之后明明因为那些死徒而十分反胃都要看下去。亨利很清楚,如果不是有一个很在意的人存在的话,随性得为所欲为的基加美修不会如此地要强。

再联系到看见基加美修时亚瑟不对劲的表情,和所调查的这两个人的过往,所有的一切都串联起来,水落石出。

亚瑟不知道当时自己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只是感觉到了一种即将要面对第二个吉尔伽美什的无力。

只是,对方下一句话,好像穿越了一个剧场:“我希望你能够陪着他,让他好起来。”

如果不是春晚的微寒穿堂风将沾了水珠的樱花瓣吹落到脸上,这样真实的触感不可能存在于梦中,亚瑟一定会以为自己处于幻觉之中。

 

  亚瑟很感谢亨利,否则他将再度失去基加美修,只是,好像谁都没有达成自己的承诺。

  昏暗里,红色的眸色并不明显,只是深色的,深邃得仿若水流涌动的深潭漩涡,里面有万千的变故,却没有一个能见天日。

突然,怔怔地睁着眼睛的基加美修动了,试探性地蠕动了一下,然后,从被子底下伸出两条手臂,抱住了他的脖颈。熟悉的气息无比地贴近,清晰得让人鼻尖发酸。他也动了,回应一样地用更大的力量搂住对方,却意外感到了在颤抖。为了什么而在害怕呢?明明跨越了两次生死,亦经历过别人无法体会的痛苦,最终转了一个圈一样地再次相逢,到了应该开心的时候。


评论
热度(25)

2016-02-23

25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