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Miss D线·25(终)

  

  亚瑟和基加美修在楼下转了很久,漫无目的地从这头走到那头,之前书房里的争端谁也没有再提过,倒是亚瑟努力地找轻松的话题,比如什么时候正式婚礼——哦,这个话题被一句话终结了:“我怎么没记得有求婚这件事。”

  “求婚必须是惊喜才有意义。”努力维持自己的笑容。

  很不给面子地立刻回应:“惊吓就免了。”

好吧,确实不是很浪漫,亚瑟不得不承认。毕竟是在比较尴尬的时候作出的结婚决定,当时基加美修还不省人事,这个锅自己得背。且没有好好地告白什么的确实不太行,自己好像就顾着怎么讨好对方了而忽视了这件事。

回到客厅坐下时,只有他们两个人,吃完饭的奥兹曼迪亚斯和吉尔伽美什已经不见踪影——年轻人总是有他们的乐子。这样的想的基加美修完全忽视了自己也只是二十来岁的青年,正常的该被催婚的年纪。

“最近去哪里旅游怎么样?上一次在阿拉斯加很可惜。”沉默了好一会的亚瑟建议道。

回以同情的眼神:“我感觉你太白痴了。”

“诶?”一头雾水。

抬起自己的右手让对方看:“如果你烦恼怎么求婚的话,应该先烦恼怎么戴上求婚戒指。”

仿若心脏被什么东西柔软地触碰了一下,亚瑟握住伸出来的手,嘴角忍不住地上翘得像一个白痴。之前打昏了基加美修带下楼面对媒体时戴上的对戒,一直在那里没有被摘下来过,他曾经以为是基加美修忘记了这回事,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得到了默许。果然不管怎么闹怎么吵,一切平息下来之后,会重新地……

亚瑟是突然吻上来的,被偷袭的基加美修怔了怔,下意识地张开了嘴唇,然后被摁着交换了一次深吻。

分开时气息都是不定的,亚瑟蹭了蹭基加美修的脸,在颊边和耳垂附近留下一层细密的吻。几乎是贪婪地在呼吸让他迷醉不已的味道和痴狂地在呼唤着对方的名字:“基加美修,基加美修,基加美修……”

他的声音总是在这样,明明磁性,却又能够在某些时候带着略微的沙哑,某种不愿承认的动听。基加美修有些失神地想,然而他毕竟定力还是有的,假装不耐烦地推了推压在身上的人并说道:“招魂吗?”

“对不起。还有,我爱你。”亚瑟贴在耳畔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有这样的冲动。说出这样的话。甚至于说,有些不敢面对基加美修的眼睛,那双炽红的,远比任何红宝石都要珍贵的眸子。总是能倒影出自己的样子,清晰无比。

“!”脸上一下子烫起来了。该庆幸现在亚瑟埋在肩头上看不见吗!

“所以我一直想要准备正式的告白,正式的求婚……”深情款款,声音更为性感。

“我不答应正式的婚礼!”立刻打断!太狡猾了居然用美男计!

亚瑟抬起脸来,看着涨红了脸却气得腮帮都鼓起来的基加美修,真的是一下子就把心给软化了,只能顺着对方小心翼翼地问:“怎么就不能答应婚礼呢?你不是大张旗鼓地给吉尔和拉美西斯办婚礼吗?“

就算是婚纱吉尔也会一脸愉悦地穿出去的而我不是!这样的话要怎么解释?基加美修苦恼了一下,然后扑亚瑟怀里不说话了。

说不出口的原因吗?亚瑟也不会强迫对方说出来的,毕竟因为人与人之间的差异产生的不一致,基加美修已经在努力地克服,不好要求过多了。再者,傲娇的妻子总是有些话闷着,否则也不是傲娇了。萌点不可破坏。

“好吧。这里我让步了。”亚瑟抚摸着对方拱起的后背,“作为交换,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声音闷闷地传出来:“什么事?”

“以后不管是吃醋还是真的生我的气,都要好好表现出来。生闷气对自己不好。”

“谁、谁会因为你吃醋啊!要是生你的气的话,我早就被气死七八次了!”

“是是是。”话是这样无奈地说,嘴角却是忍不住地上扬。

果然还没有达成一致吗?不过这样下去也没有什么问题,傲娇有傲娇的好处。他已经知道了基加美修的心意,即便是迟到地知道。他做过错事,他也得到了教训,曾经彼此伤害,现在已经彼此原谅。

跳过的步骤和错失的东西都没关系。

他可以看着基加美修。他可以和基加美修度过一生。他不会被基加美修所排斥。他可以得到基加美修的笑容。他可以得到像基加美修对奥兹曼迪亚斯那样的喜欢,或者说——

就如他爱着基加美修,基加美修也爱着他。

    只不过是,基本上心口不一。

 

 

 


评论(5)
热度(41)

2016-03-02

41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