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Miss C线·11

星期三,中午,天气晴朗,无风——哦,这时从不知道哪边飘来了一朵云,让这宿舍一点点染上了黑暗的气氛。与此同时,唯一坐在椅子上的人,缓缓地把头从手中抬起,目视前方已经开始颤抖的Lancer……

“高文,这些描写是没必要的。”兰斯洛特好心提醒道。

“哦。”删掉,合上自己的小本子,现在是重要时刻,严肃认真不要掉链子。事关头的婚姻甚至是人生的大事怎么可以轻易地儿戏!

事实上亚瑟也确实抬头看着Lancer了,面无表情,眼睛里幽深无比。

“怎、怎么了?”这样的潘德拉贡看起来像涂了一层黑啊!有种一会自己要被分尸的错觉!

“那个,破罐子破摔……你有具体的方法?”亚瑟猛然抓住了Lancer的肩膀,两眼发光地无比激动地问。

以为会发生什么的几个人表示自己真的是想太多了!珀尔修斯在Lancer的床铺坐下,深感自己的报酬好像来自不易啊。

“你别这样我不习惯……”爷们音都瞬间被吓得降了八度。

恢复画风的亚瑟坐好,掩饰性地右手握拳抵在嘴唇处轻咳了一下,认真地说:“昨天他们在喝酒的时候也应该告诉了你我的情况,现在需要你的时候到了。而且导致了现在的局面,是你的锅,需要拿出解决方案来才行。”

要不要那么正式?Lancer有点黑线:“现在的局面,什么局面?”

“基加美修离校了。这意味着头可以接近他的机会下降到百分之一以下……”高文立刻翻开小本子给出自己的分析。

“他不是出差,哦不,带着吉尔伽美什去夏威夷玩了吗?”茫然,掏手机,打开社交网站,点击吉尔伽美什的最新动态,给他们看。

看完图片的几个人:“WTF?!”

“照片一会发我一张,以及高文,关注这个网站,我要关于基加美修的所有动态。”亚瑟绷着脸,十分有大将之风地没有被坐在私人飞机上等待起飞而玩自拍的吉尔伽美什闪到,他只是感觉坐在旁边看文件的人抿着嘴唇的样子实在太萌萌哒!

“是。”立刻记下。

这下亚瑟是面带微笑地看着Lancer了:“你是不是还有很多事情瞒着我们?”

珀尔修斯也围了过来,四个人形成包围之势,看着已经有点意识到不对劲的Lancer。

“等等,你们这是让我出卖基加美修吗!”

“算不上出卖吧。你是在帮着他找到真爱啊。”微笑,继续微笑。只是笑得有那么让人直觉得感觉到了害怕。

“不然就把你电脑里12G的视频文件公之于校园论坛。”技术党的威胁总是那么的简明扼要,啪地合上小本子更加增添了气势。

兰斯洛特在活动手腕,一副我真的不是开玩笑的架势。

室友珀尔修斯这种时刻显得最为可靠,他伸出条手臂勾搭着Lancer的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在我得知潘德拉贡在追求基加美修的后第一时间主动联系了他们,他们给我开了一个不错的价码……另外,据我所知,你在想着怎么带着那个叫沙条绫香的高中学妹去旅行吧?”

“我招,我招还不行吗!”

“Nice!”“Lancer,好兄弟。”“果然还是室友的吧?”瞬间转变成了笑脸。

我真的不想和这些可怕的人做朋友了,母上大人,我想回家。当晚Lancer的小日记如此写道。

Lancer和基加美修的相识时间和亚瑟差不多,也是同班同学到现在。不过善谈的Lancer跟谁都可以友好相处,和基加美修关系十分友好,故此他知道的事情还是比亚瑟多了不少。

“基加美修的情感经历。”专业的顾问知道如何帮人泡到妞,虽然没试过追男人但是这方面的情报的首要的!

一脸苦逼地坐在自己位子上接受着审问:“没有的事情。从初中到高中,多少如花般美丽动人的少女追求他,又是送便当又是递情书还有直接告白的……兰斯洛特你把台灯移一下,直照到我眼睛了……加上情人节各种方式送巧克力,你们对淹没课桌的礼盒还有印象的吧?他就是没有什么态度,亚瑟也老说他这样不绅士。唉,如同多少花瓣都砸在了石像上,全是白瞎。”

“这样看来可能不喜欢女生。”“也有可能是一直有喜欢的人。”“关注重点好吗,那就是基加美修至今没谈过恋爱,这样亚瑟的难度降低了不少啊!”三个人窃窃私语。

“我还没说完呢。他高中制服衬衫上的第二颗扣子送人了。”Lancer打断了他的讨论。

亚瑟瞬间懵逼了,这件事自己好像忘记了!

“我的天,谁!”异口同声。

“大概你们中有人认识,就是以前我们赛车时,经常坐在基加美修后座的那个嚣张的小鬼啊。”Lancer说道,“好像是叫奥兹曼迪亚斯吧。”

“对嚯,基加美修还说过他的后座只给他喜欢的人坐。”兰斯洛特对此印象深刻。

高文看了一下亚瑟的脸色:“基加美修的后座也坐过吉尔伽美什的好吗?”

想了想曾经有过的对话,以及现在的联系,亚瑟立刻排除了可能:“拉美西斯喜欢的人是吉尔伽美什,不是基加美修。而且,基加美修好像更加偏爱吉尔伽美什一点。”因为到了出去玩的时候,奥兹曼迪亚斯就是被两兄弟遗忘的那个人。

“吉尔伽美什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吗?”珀尔修斯岔开了话题。


评论(1)
热度(33)

2016-03-03

33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