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Miss C线·12

  

  所谓的宿舍好兄弟,大概就是这样的关系了吧。拿着各自的把柄,就好像是大家合拍了裸照且照片彼此都有一样,所谓同犯者才是最值得信任的——才怪。Lancer认为现在的情况就像那张照片被亚瑟一个人拿在了手上,他和珀尔修斯都处于被威胁的状态下。

  ——至于基加美修?如果真的有这个家伙的裸照的话,估计会被亚瑟不择手段地都收集在手上,他们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

  然而珀尔修斯没有这样的苦逼感。他是拿钱办事,另外新鲜出炉的前任女朋友给了他那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的一巴掌——也就是在人来人往的走廊上进行的渣男宣告,让他最近的狩猎安排完全泡汤了,只能换个方式找乐子。忘记约会不是什么大事情,问题出在他其实在那天有两个约会。

  高文和兰斯洛特是宿舍常驻的外来人员,不在考虑范围内,而且抱着“亚瑟的理想就是第一要素”的痴汉团成员的态度,他们应该很乐衷于参与到这样的行动来,并以之为荣。

  最近亚瑟的表现很正常,在得知基加美修在一周后回来之后。不是说这样就打消了这个人的念头,他每天必做的事情是开着高文加保密过的小号潜伏在社交网站上,看着吉尔伽美什的所有动态然后默默保存关于基加美修的照片和点赞。如果问他为什么不关注基加美修的,那他只能告诉你:那个人太内向了就算注册了帐号基本没有更新过!嗯,这是经过高文把该帐号黑过后给出的结论。

  这是光这样看着也不行啊,只要基加美修不回学校,亚瑟就没办法拉近关系什么了,就算要告白也要当面不是吗!之所以没有现在翘了课跟着去夏威夷,大概是因为被珀尔修斯警告了不要缠得太紧否则会适得其反。

  当然,从奥兹曼迪亚斯那里下手也是不错的选择哒。

  ——“我怎么知道前辈的工作安排,那是机密好吗凡骨!”接到电话时完全不想理。

  ——“这大概就是你永远被遗忘在度假计划中的原因了。”

  ——“嘁,激将法对我没有用。”

  ——“吉尔伽美什的最新动态表示,他要跟着他哥哥持续性地度假。不想给基加美修在本地找点事情做吗?”

  ——“……这次工作结束后前辈有一个月的空闲时间。”可恶的潘德拉贡!

  不得不说,最近在这个方面亚瑟已经点满了技能点,珀尔修斯在他挂掉电话走回作为临时作战室的宿舍,脸上的微笑真的太让人毛乎悚然了。

“让基加美修感兴趣的东西?”高文没有找到相关情报。

“我去打个电话。”亚瑟想了想又走了出去。

“委实的说我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让基加美修感兴趣。”兰斯洛特好心提醒道,“如果好感度再次被减的话,估计就……”

“不用担心。”胸有成竹,露出闪亮的微笑,“他可是一个负责任的好哥哥啊。”

 

再次回到宿舍时,已经是晚上快门禁的时候,基加美修感觉自己的牙有点痒。站在门前深呼吸一会后,感觉某种怒火已经平息了不少才开门进去——不至于在看见亚瑟时就想先揍一顿,这种时候要占据主动就不能冲动。

宿舍一片的风平浪静。Lancer在玩游戏,珀尔修斯在玩手机,至于这次行动目标万年好学生样地在看书。

在心里鄙视了一下勤奋的笨蛋后,基加美修关上了门,走近——

无意地扭头让他看清了亚瑟手中的书后,吓得他后退了一步,然后脸上表情瞬间难看了。某种可怕的想法、不,推论,出现在不由自主高速运转后的脑海里,为了消除自己吓自己的成分,他不由得走近了两步。而察觉到有人接近的亚瑟也应该大感不妙,啪地合上了书然后把桌面上所有的书都弄乱,立刻起身。没想到意外地看见了自己万分想念但是现在不应该看见的人,一下子就傻住了!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后,基加美修再次走近,一步一步,走到和亚瑟面对面的极为接近的距离,几乎到了身体要相触的距离。亚瑟感觉自己心跳得越来越快,抿着唇,有点脸红的人走过来的人真的好可爱。

但是有一种事情叫做自作多情,基加美修用手上的东西推开了亚瑟,走到书桌前,随手翻看那些有点眼熟的书本。然后,他猛然回过身,瞪着一下子石化的人,牙关咬了又咬就是说不出什么话来。

曾经他以为,他身边出了一个叛徒,不然为什么会让自己不得不放弃接下来的翘课而回到学校;现在,很好,叛徒已经不是一个人那么简单的事情了。否则他怎么会在亚瑟这里看见了他的商学资料和吉尔那些【私藏】,甚至是奥兹的手写材料?之前他以为自己根据语境想出的那种可能纯粹是自作多情,现在看来……

这完全是一个挑衅!

亚瑟没想到都那么晚了,基加美修还会回到宿舍,所以该收好的东西都没有收起来,唯一庆幸的是相册没带来而是扫描进手机了,不然一定会被当作神经病的痴汉啊!

 

  

 


评论(5)
热度(32)

2016-03-06

32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