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Miss Ending·21

  

早上醒来的时候,亚瑟看见怀里蜷起来的基加美修,在没惊动对方时想要把自己被压了差不多一夜的胳膊先挪回来,结果刚刚动了一下就让基加美修不悦一样地轻轻嘟嚷了一声,只能放弃了要起床的打算。

很难得看见孩子气的一面,好像那些防备都已经移除了一样。其实本质还是长不大的人呢,亚瑟用下巴蹭了蹭柔软的发顶。有一种自己抱住了这个世界的满足感。

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羁绊不是气场多契合,说话多投机,而是相互的补足。所以从基加美修复活至今他都在庆幸或者说是骄傲着,只有他可以将这个人连带着灵魂和躯体固定于这个世界上。

 

前几天回学校办理一些手续时,遇见了吉尔伽美什,站在行政楼外等着他出来,身上的制服穿得整齐利落,低眸思考时,侧脸像极了基加美修。或者说是难得的并非为了宣战找上来,还是一脸的平静地说着有事需要好好谈谈。

所以到了那里。吉尔伽美什沉默地走在前方带路,压抑了所有的情绪波动。

学院纪念战死的学生、教职员工的英灵殿。平时都少有人来打扰此处的宁静,任由院中的草木肆意生长,几乎淹没了砌得整整齐齐的石径。亚瑟跟在吉尔伽美什身后,差点以为是和基加美修故地重游。

庭院中有雾,草叶上的水滴沾湿了衣服的下摆。他们走到古老的教堂般的建筑物前,吉尔伽美什伸手推开古铜色的大门时有细微的动作停顿。

似乎听见前方的人在低声祈祷。简直是幻觉一样。

光随着他们涌入昏暗的大厅,里面一排排的长椅却被片片水池和里面的蜡烛替代,在烛光被平静的水面透射上穹顶时,才驱散了些许凝重的肃穆,绽放出点瑰丽来。后院就是林立的墓碑了,然而更多的祷告是在这里进行。亚瑟曾经很反感这样的地方,即便作为学生会主席的他在这里带着学生会的成员们做过不少次的祷告,这里对于他而言是不陌生的地方。

也是再次提醒着死亡存在的地方。

停下的脚步,面对着古老壁画的吉尔伽美什没有回头,就算站在烛光最昏暗的地方,发丝还是那么耀眼,光源只是为了衬托他的存在——就像基加美修一样。

亚瑟等到的第一句话是,“你身上带着他的魔力”。

视线投向远处的烛光之海,亚瑟明白了为什么吉尔伽美什会如此平静。但是他不打算解释任何,既然基加美修自己已经选择丢下了作为长子最后的责任选择死亡,那么关乎【基加美修】这个人的那些,都应该结束了。

“我的兄长,看似聪明其实幼稚得像小孩子。他认定了什么就不会回头,这一点从来没有改变过。他总是自作主张……简直是不顾别人的感受地……”有很多话隐藏在了断开的语句之中,“潘德拉贡,你……”

依旧没有说话,亚瑟在等待着最后的定论。

“如果可以的话,快点离开圣杯学院吧,我不想再看见你了。”吉尔伽美什说完后转身离开。

擦肩而过的瞬间,亚瑟看见他抿得紧紧的唇,眼睛死死地注视着前方。面对着什么都能保持着愉悦的笑容的人,现在脸上有一种做了重要的决定的决绝,一如怕后悔而加快离开的脚步。亚瑟低下头,手覆上自己的胸口,为了让阿瓦隆能时刻保护着基加美修,建立了最深的感染魔法,使得两个人的生命和魔力永久地连接在一起。这也就是吉尔伽美什看穿的原因了吧。同父同母的兄弟之间,在魔力上有着共鸣。

不过,明明知道却要假装不知道,这样的选择应该很艰难。就如同,亨利的告别一样。

基加美修有时候要承担【多出】的责任,所以才会让人忍不住想要他这样保持下去吧,不改变地活下去。

 

所以不要改变吧,这样孩子气地活下去就好了。

在晨光里看见怀里的蠕动,亚瑟帮着把被子往下拉了拉,看见病态苍白的颈部肌肤泛着热度的浅血红,和上面斑斑的痕迹。原先抵在胸口的手动了起来,搭上颈后。

“早安。”他低声道,享受于被依赖的感觉。

含糊地嗯了一声,过了快两三分钟才回以下一句话:“……你倒是先放开我。”保持一个姿势睡久了全身都在抗议,虽然昨晚上没有被折腾得很过分,但是现在感觉很不舒服。

亚瑟动了起来,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连带着基加美修坐了起来,被子自然下落,在对方感觉到冷之前他已经伸手去够大衣了。在伺候基加美修穿衣的时候,他还固定着对方的腰,丝毫没有遵从的意思。

“没有必要再假装冷漠了吧。”亚瑟趁着基加美修伸手穿过袖子时亲吻了一下对方的颊边,“你明明还是那么爱我。在我面前做自己有哪里不好?”

手指颤了颤,感觉脸上瞬间烫了。最后咬牙切齿地说道:“谁给了你这样的错误的自信?”

“就好像我爱你一样。”

亚瑟改以用双手抱住了低下头的基加美修,不拆穿看不见的名为害羞的表情。

 


评论
热度(29)

2016-03-13

29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