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Miss C线·18

  如果说宿舍里进行某种见不得光的回忆的人被突然出现的货惊呆了,那么其中还有一个人的画风是不一样的。

珀尔修斯有点方。

虽然说为了竞选要有一个媒体负责炒(传)作(xiao),但是负责联系这方面的自己暗搓搓地多加了一点任务。唔,不是说潘德拉贡会反对,明明是因为潘德拉贡根本都不说明情况的好吗!在高中又不是一个班的谁管你们两个哪天打架哪天斗嘴哪天@#¥%……需要专业的狗仔队才能嗅到其中发生过的奸情,嗯。

不管是哪边的主神,保佑一下那家伙有基本的职业道德吧。珀尔修斯内心补充。

亚瑟也不认识这个新来的家伙。

苍银院是圣北比较特殊的一个院,虽然系别有点诡异地多,人数却不算多,大多是从附高直升的;至于隔壁院什么的都是瞎扯的好吗,在学校里面哪个院都算隔壁院的好吗!

“埃米亚·爱因兹贝伦?”拿着掌上电脑的高文捣鼓了一下,不敢置信地把视线从屏幕上移开和眼前这个黑皮白发的家伙做对比,“不是女生吗居然。”明明是那么常见的一个英式女名啊,不认识的那两位家长,这个孩子不是你们亲生的吧?

“Emiya,不是埃米亚,是日语里卫宫的意思。”因为皮肤黑看不出脸黑了还真的是糟糕,不能好好的装一波了。

“嘁。”

“噫。”

以上是高文和兰斯洛特的反应。

不算太友好的开端。

然而讲话时嘲讽点满,不是后天的天赋树点歪了,只是出生时就这样了。Emiya没打算和他们废话太多,掂量了一下自己手上的东西,虽然没有真正见过雇主,但是论坛上的热帖就有那个卷毛的照片——虽然被热心人附上了具体宿舍位置并且配上了“看清楚了吗,就是这个家伙,哪个兄弟去砍了他!”凶残话语,看样子还是活得好好的。

——嘁,真遗憾。

“你要的东西我送上门了,需要查收吗?”Emiya看着一脸强行淡定的珀尔修斯。

Lancer用手肘捅了捅室友:“这就是你帮亚瑟找的人吗?”

我拒绝回答所有问题。珀尔修斯内心。

这个没职业道德的家伙一定是故意的!首页就是基加美修和他在逛超市的照片,还放大!潘德拉贡脸都黑了!

 

 

此时在家的基加美修,坐在书房看报表,看似一本正经的。吉尔伽美什开门走进来的时候,他刚刚完成了一份的批阅,正要伸手去拿另一份。

“这些不是已经看过了一次吗?”吉尔伽美什站在桌前,探身看了一下,上面还有一些标记,“嘁,一副自己很忙的样子。”赶在自己兄长一拧眉要说什么前,自己说道,“我知道明天不是双休要上课,但是哥你先做的表率哦。”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反正我只是有样学样。

“你自己都没有老老实实待在学校里的习惯,所以这个锅不是我的。”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烦意乱,大概是看见和某人差不多的发型有点不爽,“把我的书房翻乱了还没说你,自己倒是得意洋洋了。”

“我脸上写了这些东西吗?”忍不住笑了一下,“而且哥你自己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发现时直接跟我说呢?这是,事后抗议吗?哦呀,莫非是潘德拉贡……”

别一副和你没关系的样子,以及我不会以为你单纯是为了和奥兹对着干才一直在帮亚瑟坑我。基加美修暼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这些的心情了。潘德拉贡那家伙到底在做什么打算,有点看不懂,影响他在学校的心情,如果要加一个副词的话,叫做严重地。

“有心事?”吉尔伽美什却凑过来,认认真真地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哥哥,脸色有点古怪,“就算是翘课也不至于是这样……难道潘德拉贡对你下手了?没有哪里尤其是腰什么的不舒服的吧?”有扒开碍事的衬衫领子的欲望,啧啧,没赶上现场,看看成果也是很愉悦的。

刚刚想说为什么我弟你突然污了一波的基加美修听明白意思后,感觉自己有种被雷劈中的懵逼!差点就伸手抓住对方的领口摇晃加质问了,但是冲动是魔鬼,他还不想面对已经有几分确认的事实:“吉、吉尔,你说的不是我所理解的那个意思吧?”

殊不知更加懵逼的是吉尔伽美什。他确认了一下自家兄长云里雾里的表情不是他看错,也不是强装出来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What the f●ck!潘德拉贡那家伙在搞什么鬼!说好的追我哥呢!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老子上上下下的忙活都喂了狗吗!那本傲娇攻略手册没看吗!

“哥,我出去静静。不要问我静静是什么鬼,这个梗老了。”捂脸的吉尔伽美什摆了摆手,退了出去。

“至少给我解释一下啊喂!”明明聊到一半开车的人是你啊!

哐叽,门摔上了。

基加美修表示我真的是越来越不懂这些年轻人了。想到这里,他觉得潘德拉贡的变化是大一刚见面开始的,和高中时期好像变了一个人。不过他不是调查这些的专业人士,更加不可能去问潘德拉贡旁边的人。

想起让珀尔修斯跳脚不已的某个热帖,他打开了学校论坛,默默地私了一下那个楼主。

 


评论
热度(28)

2016-03-27

28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