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玩梗3

大概是双教父?

黑手党教父亚瑟﹠天主教枢机主教基加美修

其实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天了。

    每当深夜时,那个男人总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已经关上门的教堂里,或者说,出现在自己面前。黑暗中,被昏黄的烛光晕开的身影如同鬼魅,纯黑的西装完美地融入四周的环境,一步步走过来,眼睛紧紧盯着自己。

他会无声地看着自己的祷告,也会对着自己低声祈祷——不可思议的是,这个看起来应该是不列颠人男人,会流畅的意大利语。

却不像一个忠实的信徒。

因为他只会在夜里出现,亦只在自己面前出现。

基加美修是一个神职人员,应该身穿红色的外袍,胸前挂着圣佑的银制十字架。但是他除了一身黑袍外没有别的装饰。

按理来说他不应该存在于这个看似普通的教堂里,但是他的性格不允许他从事其他枢机主教一样的生活,所以他执意远离了那些信徒广泛的教区,一个人待在这个“有着自由气息,没有麻烦的事务干扰与主的交流”的地方。

所有的神职人员都应该引人向善,应该听取信徒的祈祷和忏悔,应该代替主给与他们宽恕。

基加美修不是这样的人,就连最近每个晚上到来的这个男人,都没有得到应有的招待,而是被干脆地无视。

又是一次的听从祷告结束,基加美修想要离开大厅去休息了,站在面前的男人却做出了让人意外的举动,他拉起神父的左手,低头亲吻,如祖母绿的眼眸注视着对方,所有的感情尽数淹没在深潭中。

仿佛这不是吻手礼(委实说对于一个男性来说都很突兀),而是舞会上的邀请。只不过,身处的是庄严沉静的教堂,而并非欢声笑语的宴会大厅。

那种感觉好像触电了,被握着的地方,被亲吻过的地方都失去了控制和感知。明明处于俯视的角度,基加美修都感觉到了震撼和不知道为什么而产生的难以和他眼神直视的慌乱。所以基加美修飞快地挣开了他手,转身离去。

而后的好几天,基加美修都没有再见到他。

 

微凉的露沾湿了黑色长袍的衣摆,四周雾气未散,仿若天气都为了迎合葬礼在表示自己的哀伤。基加美修怀抱着圣经沿着石板路向前走,围绕墓地的人为他让开道路。

好像看见的都是黑色。

深青的草木在那些纯黑色的人衬托下都昏暗。

有乐队在上演哀乐。老旧的管风琴在角落一直一直地伴奏。不过是强行渲染的悲伤,感觉不到那些低着头的人的情绪,只是冰冷着脸站在那里,为了完成一个仪式一样。没有低泣,没有多少人目视着该送别的存在。

这是所见过最诡异的葬礼了。

基加美修看见了那个男人,站在人群的最前端,离未下葬的棺材最近的地方。所见过的每个晚上的笑意,被麻木的表情代替。只是看见到基加美修时,竟然对着其发呆,忘记了自己所处的场合。

又来了,无法直视对方的感觉。无法,和那双绿眸对上的感觉。

被聘请来的神职人员不再看奇怪的男人,而是看向了自己的“服务对象”。棺材里躺着一个年轻女子,有着和男人相似的面容。如花的年纪,躺在铺满的白色百合被同化为一片毫无血色的苍白。

在旁人的提醒下,基加美修翻开了圣经,为逝去的“信徒”做最后的祷告,能够感觉到有人一直在注视着自己。

“Ave Maria piena di grazia。”那种肆无忌惮的,不顾场合的直视。

“Il signore e con te。”有不好的预感。

……

    “Sia fatta la tua volonta,Cos i in cielo e cos i in terra neil nome,Del padre del figliolo e dello spirito santo amen。”终于结束了。

那天晚上他又来了,黑色的正装一直没有变过,外面套着黑色的宽大风衣。他第一次在教堂里那么张扬,空旷的大厅回荡他的脚步声。一下又一下地砸在木地板上,让耳膜与之共振。基加美修忘记了在进行的诵经,红色的眼眸看着对方。

他站在基加美修面前,微笑,然后祷告。

    这一次的祷告没有任何的掩饰,更像一次直接的问好,没有对着彩色玻璃拼出的慈悲圣母像,而是对着基加美修。用磁性的声音,原本应该使少女迷醉的动听至极的声音,说出了让神职人员变色的语句:“Ave Maria grazia ricevuta per la mia famiglia。Con risentito con un’amorevole divino a men。”*

“Mafia。”基加美修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他低声念出了那个禁忌的词汇。意大利除了古老的罗马,时尚的米兰之外,最知名的莫过于,混乱的西西里。

——黑手党之乡。

行走于黑暗的人,为什么要祷告?他们大多数人明明没有对主的信仰。

也许是基加美修的表情太明显,让不速之客忍不住轻笑出声,然后如同上一次所做的一样,拉起神父的左手,于手背上印上一吻。

“Sei La Mia Fede.Per favore, Ti Ricordi il mio nome.”左手中指上的戒指在昏暗的烛光下折射出细碎的光,“Arthur Pendragon。”**

 

 *翻译:

Ave Maria grazia ricevuta per la mia famiglia

万福玛利亚,感谢您对于我家族的恩赐

Con risentito con un’amorevole divino a men

与我的一切所遇,以及神圣的爱,阿门

**翻译

Sei La Mia Fede.Per favore, Ti Ricordi il mio nome.

你是我的信仰。请记住我的名字。



   


评论(10)
热度(58)

2016-03-27

58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