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谋杀案·1

·背景虚构

·参考一部分的传说

·叫做主角没钱请所以一直在旁观角度的穷人篇

·格尼薇儿父亲的名字没找到好翻译,所以一直用英文



格尼薇儿被人发现死在自己家里的后花园。盛开的郁金香衬着少女如花的美貌,如果不是她临死前的惊愕,不会让人产生那种面对死亡的毛乎悚然,而会认为她不过是睡着了。

但死者恰恰是打破一切幻想的存在。

这件事很轰动,因为死去的这位小姐,刚刚被宣布将成为这个国家唯一王子的妻子。

这个刚刚进入初步稳定的国家,迫切地需要一个能让整个国家一起欢庆,或者说转移民众注意力的事情,那便是王子和亲王女儿的大婚。让各种各样蠢蠢欲动的势力按捺住锋利的爪牙,效命于王室。

当然会考虑这么多的人,自然是刚刚从国王书房离开的高文卿,他手上拿着新鲜出炉的任命卷,上面有国王最新的命令。

【格尼薇儿小姐之死兹事体大,现特任命骑士侯高文卿作为调查官总理此案。

                                                             尤瑟·潘德拉贡】

说实话这真的是份苦差事。高文接下命令之前还在家里喝着下午茶,和他那些同僚们讨论着国都流传的各种小道消息。

上午已经有专业人士去勘察现场了,有些许小道消息泄露出来,说格尼薇儿小姐是被人用魔法一击致命的;还有人说King Leodegrance的在国都的庄园戒备森严,不是一般人能进出的,是亲王为了政变而不惜谋杀了自己的女儿。当然更多的是还是叫人忍不住想说却又不敢说的——

新晋伯爵基加美修前几日的失踪恐怕和格尼薇儿的死亡有关联。

哦,如果贸然将他提起会引来人们的不解的话,随便去国都里打听就好了,这位伯爵是王子的情人——几乎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的。事实上基加美修伯爵并不是这个国家的人,他在几年前跟着外出历练的王子回来时还仅是一个青涩少年,但是他很快加入了那场【光辉战争】之中,和王子形影不离,并表现了其超越了众多魔法师的能力;那些累计的战功使他加官进爵,而王子的过度宠爱使得他成为上流社会的焦点。

“这可真叫人吃惊,我一直以为王子殿下钦慕着基加美修并会试图说服国王同意他们的婚事,偏就出现了王子殿下和格尼薇儿小姐的婚事宣告。现在又发生了这样不幸的事情,我都要怀疑是不是因为对这门婚事不满而使得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出手了。”高文的友人,著名的骑士兼伯爵继承人珀西法尔是最近返回国都的,他没有注意到他说完这番话时在座的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讶甚至是恐惧的表情。

加雷斯立刻阻止住了珀西法尔下一步的发言,生怕他又说出什么让人听了细思恐极的话来:“现在事情没有定论,即便失踪了的伯爵大人有一定的嫌疑,但是王子殿下也在今早失踪,指不定要乱成什么样呢。”

高文当时还没有想到,这句话真的实现了。下午茶被匆匆而来的传令官中断,被召集的人不止是他一个人。

除了要调查格尼薇儿小姐死因外,国都里要戒严了。这门婚事不成功,使得其他势力都开始活动起来。

 

    格尼薇儿小姐死亡后第三天,早会之后。

接受了被委托调查案件的高文卿的询问,这位小姐的乳母还是遏制不了自己的悲伤,她时不时用手绢擦拭着自己的眼角,肩膀忍不住耸动着。“真的是可怜的人儿,”她哽咽着说,“我太为她感到难过了,还请阁下不要介意我的语无伦次才好。”

年轻的调查官露出一样悲伤的表情,以绅士该有的气度安慰了她一会,好叫她平静下来给与自己回答。

“我是第一个发现小姐失踪的,早上的时候她应该起床梳妆,做淑女的早课,一贯都是由我监督着的。小姐从未迟到过,这么多年来我可记得清清楚楚的。所以当我看见空无一人的卧室时,才慌了神——”这位老妇人努力组织着语言,即便她不知道什么对调查有用,可是把一切都说出来才好,让自己心里的阴影消散一些。    

“所以你带着人在卧室找了一下?”高文看着卧室的凌乱,在纸上记着些有用的信息。

“老天啊!”估计乳母自己也发现了自己的失误,“呃,我是说是的。我以为小姐突然调皮起来要给大家一个玩笑,最近她开心坏了,笑容都忍不住破坏了淑女的准则。她一直仰慕着我们的王子殿下,能嫁给国内所有少女都想嫁的人,还能有比这更叫人开心的事情吗?”

一个被称为带来了灾祸的好消息。高文不由叹息。但他没有对着这位老妇人表现出来,毕竟有些事情是不能够公布于众的,就好比这个国家在发生的关于权力的争端。

然后他带着为数不多的信息去拜访了King Leodegrance of Cameliard。

这位不幸的父亲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的伤悲,这使得调查官不由想起了那位老迈的乳母的话——King Leodegrance of Cameliard对于这门婚事不是那么看中,或者说和他的女儿是截然相反的态度。当他告诉格尼薇儿不列颠王的决议时,他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忧愁;和当场就忍不住惊呼起来,不顾淑女的仪态抱着父亲大喊大叫的小姐形成了鲜明对比。

亚瑟是出众而夺目的王子,他的为人和才能为世人所称道,在过去几年的战争里也体现了其力量;这样的青年,理应是每一个父亲心目中的最好女婿才对。然而恰恰相反,对于将要举行的婚礼,King Leodegrance 不仅仅不热心地帮助着女儿,而是常常召集他所信任的谋士们,整日的议事。甚至于,在女儿死去的现在,他依旧忙于自己的事情,尤其是今早上的会议发言。

野心勃勃?不,完全的政治家的模样。优秀的,冷静的政治家。

调查官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把King Leodegrance 的异样和王子的出走联系了起来,似乎有什么沉重的如同乌云的东西,笼罩在人类王国的上空。


评论(3)
热度(35)

2016-04-02

35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