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Miss C线·19

基加美修感觉到了某种后悔,他只是私了一下对方问一下能不能帮忙扒一扒亚瑟·潘德拉贡,结果对方tabataba地给他回复了这么多内容:

【世界上最冷漠的事情应该包括你身边所有人以及你自己都知道某人在泡你,而你一副我是天然呆我什么都不懂的样子。】

【老是说不的人其实就是在傲娇。】

【明明你自己乐在其中。】

——智障。

他有问感情咨询吗?他那句话有什么让人误会到这种程度的吗?还有,为什么都匿名了还一副我知道你谁的样子啊!仿佛是读懂了他的心理活动,对方自顾自地回了一句【把IP地址看了一下就大概知道你是哪位了,苍银第一壕】。

壕你妹啊!

这样抓狂了一下后,基加美修冷静下来,他就知道找这样整天就知道胡说八道的狗仔队没有什么用,他现在已经没有队友可言了。混蛋潘德拉贡到底是怎么收买了这么多人!

“吉尔,你在门外的吧,速度进来。”关掉网页,他再也不想上论坛了。

门应声而开,一手拿着手机的吉尔伽美什踏着轻快的脚步走了进来,之前的震惊和郁闷一扫而空,眼角眉梢都透着所谓的愉悦。而且还绕着基加美修走了一圈,然后才在旁边站定,反复地看自家兄长的脸。

“不要一副在买东西时估量的样子。”基加美修被看得全身恶寒。

“我没有在买东西,以及我没有那个习惯。”吉尔伽美什收起手机,弯下腰,双手撑在办公椅的扶手上,更加凑近地和自己的兄长对视着,极为相似的脸和眼眸,距离凑近得鼻尖几乎顶上,“我只是想证实一些事情而已。”

呼吸清晰可闻。睫毛有相触的错觉,对方的发丝落到鼻尖,有点痒。

基加美修有点接受不了,他向后仰了一下头避开,以他对自己弟弟的恶趣味的了解来看一会准没有好事,但是晚了,吉尔伽美什飞快地微侧过头然后亲了一下他的嘴唇。

哐当——

没有关上的门外传来什么东西掉到木地板上的声音。

基加美修转过脸时看见目瞪口呆的奥兹曼迪亚斯,再转过脸的时候,吉尔伽美什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感觉真的不懂年轻人在想什么了好吗!

“哥你居然没脸红。”吉尔伽美什咂了咂嘴,没有掩饰自己的音量,“明明之前还瞳孔放大,呼吸加快了,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是一副状况外的样子。”

“我该先说为什么这个点奥兹会在这里,还是说多谢你以前的突然袭击。”这里也没有控制自己的音量,用的是正常的语气,“明明小时候还那么可爱,现在却越来越恶趣味了。老老实实地说你打算又胡闹什么?”

门外的人捡起了自己的手机,不急着心疼开裂的屏幕,而是捂着胸口。

——我尊敬的前辈和我未来的对象玩书房play被我当场撞破,求我的心理阴影面积。以及青梅竹马的至交和兄弟有一腿怎么破,在线等,急。

“我只是测试一下,”挑眉,笑得不怀好意,“虽然初吻不在了,还是很纯情的嘛。”

“……”我该说你不纯还是问初吻是什么鬼!

“我约了奥兹通宵玩游戏,哥你要来吗?唔,如果有工作的话就不用理我了。刚刚潘德拉贡在电话里回我,说想给你打电话,不知道你介意吗?啧,那个语气……”说到这里还故意凑在耳边,“我说啊,哥你明明知道他在追你了,为什么要装傻呢?以你的习惯不是会第一时间表态吗?还是说,仅仅是在矜持和傲娇吗?”

没给对方反驳的机会,说完后起身离开,推着僵在那里的奥兹曼迪亚斯:“对了,哥,这个世界线应该以校园剧为主,作为主角不要老不在片场唷。”

说人话可以吗?

 

不知道是没有办法和奥兹解释(奥兹喜欢吉尔这件事自己是知情的),还是对胡作非为的弟弟有了心理阴影,在家没待多久,基加美修又回到了学校。

其实是因为被某种骚扰气到了!真的很想站在某人面前,一手抓住对方的衣领摇一摇*3,质问他是不是有病没吃药。要不要连续两个晚上在十点十一点打电话过来就说下面几句:“你睡了吗?”“要注意身体。”“晚安。”

没事不要浪费你的话费和我的时间好不好。

这样想的基加美修根本没有想到,除了接电话不说话外还有一个选项叫做【叔叔我们不约】的直接拉黑名单。

小箱包搁在脚边,站在宿舍门前,找半天没找到钥匙,基加美修记得一会是没课了,但是室友们回来也没那么快,不如去问舍管借钥匙来得快。

转身时,差点撞上一堵人墙。基加美修心说WTF灵异事件?就听见了某个很熟却根本不想听见的声音:“怎么回来也不告诉我?没钥匙吗?”

金发碧眸+比自己高上那么一小截+理所应当地扶住了自己的手臂不让自己狼狈地被惊到后退=亚瑟·潘德拉贡。心里飞快得出了结论,基加美修都不想回答任何一个问题,那样会让自己显得很蠢:“你怎么在这里?”

“老师出差,课程取消了。”说着放开了对方,从口袋里拿出钥匙,绕过去开门,然后拎起了小行李,“进来吧。”

 

 

 


评论(3)
热度(36)

2016-04-10

36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