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Miss Ending·24

回去之后,基加美修拉着亚瑟进了书房,找出了几本书递给他,在他看的时候慢慢诉说着。

 苏美尔语中的KÁ.DINGIR.RAK和希腊语中的Βαβυλών,都是一个意思,巴比伦。或者说其根源意思,应为混乱。

巴比伦贯穿整部《希伯来圣经》,包括巴比伦之囚。它也在几部预言书里占有突出位置。在巴比伦失去政治中心地位许多个世纪后,《新约启示录》提到了它。一些学者认为天启文献用它来指代罗马帝国。

         同时,它也是基加美修和吉尔伽美什的姓氏,某个隐藏在人类历史之下的,在魔法师中依旧光耀的符号。

        “他大声喊着说: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处和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并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的巢穴。”基加美修低声念出圣经启示录第十八章第二节的内容,他的声线一直都磁性动听,因为现在的清冷越发显得性感,“这不是神话那么简单。”

         亚瑟看着他红色的眼眸,里面似乎是深不见底的深渊,暗沉沉地吞没了一切。

         “有传说,我们一族有着神圣而高贵的血统;有传说,我们似乎天生拥有强大的魔力和对魔力;有传说,我们一族守护着恶灵之门,因为神秘的族地就建立在曾经的巴比伦古城之上。”基加美修猛然阖上了眼睛,作为长子,理所应当地被当作继承人培养,最后他亦当任了几年的家主,所以那些黑暗而隐秘的事情,他自然会知晓不少。

        基加美修继续说道:“在几千年前,我们一族统治着美索不达米亚,建立过辉煌的王朝,而也在那个时候,随着人类的崛起,魔物灾难亦现。”

        亚瑟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所有的魔法师都知道的基本常识,魔物起源和人类起源时间点相似。通用的解释是神话时代结束,人类膨胀的欲望助长了邪恶,魔法师想方设法延续了神的力量,以对抗魔物。

         “而曾经有人进行过魔化的实验。”基加美修靠在书架上,努力去平静诉说,“魔物的生命力,比人强大。我们一族是神话时代的孓遗,见证过所谓的永生,故此——”

         有存在起了贪欲。

        亚瑟联想起那个金棺,后面发掘而出的完整墓葬表明了其奢华,那是国王应有的待遇,但被铁锁束缚住形成牢不可破的枷锁。所以……那个被葬下的人,和巴比伦有所关联?

        “我族在那个时期分化为了两派。另一派是否残存不可知晓,但是铁锁金棺的传说不止一例,魔气的诅咒,亦不止一种。”基加美修握紧了右手,就算现在的医疗可以让他的右手恢复了正常生活的水平,但是断开的魔力回路无法修复,“有言,背叛的魔法师窃取了长生潜入黑暗中;有言,背叛的魔法师将使死去的每一位国王得到复活;有言,其以元素乱流构成祭坛封锁猎杀得知隐秘者。”

        基加美修的脸色并不好看,亚瑟握住了他的右手,努力将其五指掰开,安抚似的摩挲着掌心。

        “也就是说,我和你以及那些队员都可能是那些暗影的目标吗?”亚瑟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温柔可靠,“我们亲眼目睹了铁索锁住的金棺和没有被破坏前的碑文。”

        基加美修睁开了眼睛,点了点头。

        “那么亨利的死?”亚瑟知道这位某种意义上的合伙人在试图破解千年前的诅咒构成,同时在寻找修复让基加美修恢复实力的方法。

        “我死之后,吉尔会成为家主。”基加美修给不出答案,那段时间里他过于消沉,亨利尽忠职守地辅佐和保护着他,故此很多事情基加美修并不经手,只在最后做出决策,也无从得知私下里自己的管家在做什么。

         问吉尔伽美什吗?亚瑟想了一下,把这个问题搁置不论,他更关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那么,之后的事情,你还想要一个人解决吗?”

         “反正死不了不是吗?”基加美修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又看向站在一边的人。

          “有很多事情比死还要难受。”亚瑟眼神灼灼地直视对方,“而你现在的生命是属于我的,基加美修。”

         这是基加美修醒来后亚瑟第一次那么严肃地叫着他的名字,让基加美修稍微吃惊了一下。继而他皱起了好看的眉,不满地说:“那么你又能怎么解决?把这件事放到明面上的话,只会引起混乱。”

        “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我有的是共犯。”把几本书收了起来,亚瑟拉着他离开书房,“跟我去见一个人。”

 

 


评论(4)
热度(21)

2016-07-15

21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