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Miss Ending·26

    在圣杯学院展开北极行动的时候,在欧洲分部总部的情况相当轻松而愉悦,节假日是应该给所有兢兢业业的成员放假,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有人在值班的,而空降成为部长的亚瑟·潘德拉贡的主动献身更是让休假员工愧疚不已。

         但是值班办公室现在在干什么?

         除了被某个倒霉抽到签而留守的高文,再没有其他人。

         其他人——

         空荡荡的部长办公室。热闹的分部厨房。以及安静的餐厅。

         亚瑟一直都是厨房重地黑名单之一,英国人,嗯,英国男人的厨艺传统和他个人的能力水平都决定了这点。但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他坐在舒适的休息室里,享受着和煦的暖气,慢悠悠地翻着手上神话传说书,坐在旁边的人则拿着部长的终端关注北极进行中的任务。

         基加美修不经常到这里来,也不经常出门;一部分原因是亚瑟工作忙没有时间——亚瑟是不会放任他一个人出去的,另一部分原因是现在的基加美修不同于以前的活力充沛,他已经不得不变得懒洋洋的了。

         原本两个人都不会在这里,亚瑟·潘德拉贡已经早早计划好这一段假期的使用方式,只可惜学院突然发布了一个紧急S级任务,不仅仅让在校的一众精英被无情地夺走了休假,也让已经毕业的被迫加班。

         “吉尔伽美什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了。”亚瑟侧过脸看见对方皱着的眉头,不由出声道。

        眼睛从屏幕上移开了视线,基加美修说道:“我从来没有看轻过吉尔,只是因为牵涉到未能解决的事情而有所不满而已。”

         忍不住莞尔一笑,亚瑟可没有忘记几年前奥兹曼迪亚斯和吉尔伽美什那个足够乱来的海底探险,而早有心理准备的基加美修可是亲自坐镇前线,说是没有看轻吉尔伽美什,实质上还是喜欢为弟弟操劳忧虑的吧。不过,提及未能解决的事情,亚瑟不由垂下了眼睑。

         古巴比伦的隐秘并非唯一的,在他真正控制住欧洲的时候意识到了,也试图和圣杯学院沟通;但是现在却演变成了圣杯学院一方里几大魔法世家的角力,迟迟争论不下。

         “信息已经同步传给拉美西斯二世了,如果加上他,这样的组合应该是所向无敌的。”就如同你我当年一样,“所以,放下你手中的东西,我们去看看他们为节日做的准备工作吧。”

        手中的东西被不由分说地拿走,基加美修仅仅说了一声“喂”,就被拉着起身。

        低眸看着交握的手,基加美修收起了那些不耐烦。算了,他也不可能为吉尔伽美什操心一辈子,自己的路终有一天要自己走。而且也总会遇见下一个能够陪着自己走下去的人。

         

 

         黑影。在家族流传的传说里出现过。吉尔伽美什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要这样称呼了,它们有千奇百怪的外表,像蝙蝠像站立的蜥蜴像多手的昆虫等等,也可能是有着人的大概样子却被拼上了其他猛兽的一部分;但毫无例外的是它们表面都已经散发出肉眼可见的魔气。

         就好像是神话传说中的恶魔一样,狰狞可怖,狂暴嗜血。

         面对突如其来的敌人,这只临时整合起来的,由圣杯学院精英组合而成的团队表现出了应有的素质,不需要多余的提醒,灵装俱已解封,依照各自的战斗习惯摆出了防御队形。

         敌人当然不止是那些,在他们匆匆对战时,有一个身穿蓝色和服,做古老和式装扮的男人突兀分开了如潮的黑影。他单手持着近两米长的太刀,挑高了眉峰发出了不屑的嗤笑:“无论何方不敬者胆敢干扰神圣的仪式,都由在下佐佐木小次郎尽数扫清。”

         对此第一个回应的自然是吉尔伽美什,红眸眼波流转嘴角上扬:“还真敢说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杂种。”

         离远程系的队长最近的是同为远程的罗宾汉,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要糟糕,果不其然,作为后方控场的吉尔伽美什话声刚落就脱离出了阵形,不顾四处飞舞的黑影,对自称佐佐木小次郎的【人】发出了攻击。

         轻哼了一声,古老的剑士没有废话,一个闪身迎了上去,手腕翻转间剑光交织,没有任何犹豫。

         

        “就如此了吗?”仅仅是通过在小范围内的腾挪转身就让对方所有攻击落空,吉尔伽美什发出了讥笑般的声音。

         和兄长基加美修不同,吉尔伽美什虽然对近战算不上弱势,但是他本人是厌恶着近身战的。可也正因为兄长的缘故,他对于各种各样的对手都不存在紧张或者惊讶——见识过基加美修真正近身战的话,所有人都会对那刀剑上流淌而出的灼目光芒难以忘怀,那么其他人都不过如此。

        自称佐佐木小次郎的【人】满脸不敢置信,他对自己的刀术和速度极其自信,就算是对面在奋战的剑士也——

         他猛然低头看下脚下,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脚被厚厚的冰块牢牢地冻在了原地,泛着蓝色微光的冰棱好像活物一样的在迅速增长着!这种时候顾不上对金发小子进行追击,他倒转手中的太刀,用刀柄猛烈敲击了冰块。

         不需要吟唱,吉尔伽美什只是简简单单的抬起手,便有层层金色的魔法阵在他身后展开,宛如金色涟漪荡开。他愉悦地勾起了嘴角,欣赏着之前还得意洋洋的东洋剑客的【破冰】行动:“就这样结束吧。”


评论(6)
热度(21)

2016-07-29

21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