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谋杀案·8

这个坑忘了思路,只能努力填了。

北方的约克郡总是提前进入冬季,在人们还未觉察的时候,寒风已经低低卷起,然后第二天早上起来就能看见浅浅的一层白色铺满了地面,不过稍后太阳出来时便会慢慢化作一滩滩水渍。而一贯早早起床锻炼的亚瑟没有错过庄园里的风景,他还踏过了那薄得留不下脚印的新雪,身后跟着殷勤的庄园管家。

他的视线越过一方方绿色田野和一长圈矮树林,远处耸起一座灰暗苍郁的小山,山顶高低参差如狼牙,远远望去,昏暗迷茫,犹如梦中幻景。

“这里的风景和国都不一样。”他低声说道,“杰兰特真是会挑地方啊。”

管家附和道:“自然是不可能一样的,国都久经沧桑,积淀了多少年的风霜和荣耀,而这里不过是偏远的北方小城。”

那种诚惶诚恐的讨好和小心翼翼让亚瑟不由莞尔一笑,却不再说话。他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这也是他的习惯,在晨练之后去看望一直沉睡不醒的基加美修。

比庄园里主人或客人起得更早的人永远是仆人们。亚瑟推开房门时,垂下的窗帘和帷帐都已经整整齐齐地收拢好,壁炉里也点上了火,用的是燃烧得无声无息的雪松木。窗户只打开了一扇,背风的那面,让房间里空气流通又不至于带入寒冷。

管家显然很满意于这样。对于他来说杰兰特骑士侯大人自然是他唯一需要效忠的主人,而在主人不在城堡里时,让尊贵的客人受到尽善尽美的招待则是他的职责所在。

但是,当他的视线跟着亚瑟的脚步一起来到床边时,管家眼神暗了暗。躺在床上的这位存在,画像早已在全国各地散开。国王手书并戳印的——

【叛国罪】。

他的主人杰兰特骑士侯自从内乱结束后,被派遣到约克郡。这和其他在内战中取得重大功勋的其他骑士们没有什么不同,除去那几位有着国都旧派贵族家世的骑士,几乎所有的骑士都被调离了政治中心,而国王还一直在努力以各种方式收走他们的权力。

基加美修伯爵却像个例外。作为魔法师却有着封地和军队,并拥有着参与了战争的大部分魔法师的拥戴,还将曾经王国最强魔法师的头衔从梅林大魔导师那里夺来。称得上是新兴阶层中最为强势的存在。最重要的一点是,基加美修仅会对王子殿下低头。从他被卷入是非开始,让人不由得怀疑国都是否再次开始了肮脏的政治把戏。

 

最深层次的睡眠没有梦境,所以沉眠的人一动不动,如果没有呼吸存在,就像是一个死人。亚瑟的手理了理对方的鬓发,眼眸凝视着那张熟悉而难忘的脸。

从冰层里带出基加美修后一直都是这样。明明在之前受到的伤已经被妥善处理,亚瑟也能感应到基加美修的魔力并无异样,可是已经很多天都没有睁开眼睛的迹象。

那些追杀着基加美修的人被尽数从冰层里带出且控制住,经过审讯大致得到的信息是他们是被调遣来的,说是得到了现今军事领袖王子殿下的赦令,可是实质上却是由国王发布的命令。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一个神秘的同伙从冰封里逃脱了。

他们知道如何对付基加美修便是出于那位强大而从不露面的魔法师同伙的指导。熟悉基加美修的魔法师不少,但称得上强大并能参与到追杀的可不多。

此时匆匆忙忙的脚步声打断了亚瑟的思绪,有人恭敬地敲了敲敞开的房门:“有来自国都的急件,your highness。”

中午。

完成了明面上的巡视公务,庄园的主人杰兰特出现在大门督促着车队的准备,并询问在看着进度的亚瑟:“真的不需要护卫队吗,殿下?依照昨天开始的针对庄园的潜入痕迹,您此行返回国都必然不会太平。”

“那样也太过于明目张胆。前天我的王姐摩根大公主还去了我的宅邸看望我,现在我却从约克郡返回国都?”亚瑟偏着头笑了一下,“你在忧愁国都的谈资还不够多吗?”

“是在下疏忽了。”杰兰特低头。

“你本是冲锋陷阵保家卫国的骑士,自然不会考虑到这个层面。那么在我出发后麻烦你进行掩盖工作了。”

“Yes,your highness。”

 


评论
热度(22)

2016-08-13

22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