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点梗·7

可惜的是Archer没有给面子的回答这个问题,他挑着眉看着等待答案的两个master,莫名地心情愉悦:“什么都告诉你们就没有意思了。”

不管远坂凛怎么威逼利诱Archer就是嘴角噙着笑不为所动,气得年轻的女魔法师想把自己大早上的成果拍到自己从者脸上。最后还是Saber出来打圆场,好言劝说道他们该准备去上学了,才阻止了内斗。

随着低沉的引擎声渐渐远去,一直拿着psp的Archer才丢开了手中的游戏,拿起了勺子。

其实从者不需要吃东西,至少他不需要。他的那个master虽然只是个年轻气盛的小丫头但是通过契约给予的魔力一直都十分充沛。说起来,这个被称为粥的东西,在他百无聊赖地搅拌下还散发着些许的热气,更是说不上来的违和感。

就像被召唤出来参与圣杯战争一样。

Master和从者三只都离开了,偌大的远坂宅一下静悄悄的,Archer在勉强尝试着【早餐】时掏出了手机看时讯。

说起来他这样消极待机的态度不管是那个一本正经并叫嚣着要取得圣杯战争胜利的master还是那个看起来更加会看不下去的认真得不行的腐国国王盟友(嘁)都没有说什么,相反的,他们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他们都在理所当然地享受着圣杯战争除去战争二字外的轻松和愉快,完全没有真正要开战的意思。

冒冒失失地共享着自己的【基地】。毫无顾忌地向那个根本不在状态的新手兼半吊子魔法师教授着重要的内容。

以及,Saber有意无意的示好。

唔?他们很熟吗?为什么Saber一副看起来他们以前见过的样子?Archer自己是没有关于这次圣杯给以的知识和到此世后汲取的知识外的东西的,有的只是和自身传说相衬的勉强算记忆的东西。每一个被召唤出来的从者应该都一样不是吗?

“对本王表示兴趣吗?嘁,腐国的。”

 

 

送master们上学一直是Saber的义务,虽然车是Archer的。本来卫宫士郎还一副义正言辞我们要节俭我们要低调做人我们要——第三条都没说出来,就被远坂凛一句Archer刚来那天我们买了不止一辆而且不用你出油费给拍了回去。

然后卫宫士郎可耻地堕落了。

“Archer那家伙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远坂凛抱怨道,并扭头看向坐在旁边的卫宫士郎寻找着共鸣。嗯,就差没用相当“直接”的微笑告诉他该怎么接词了,“卫宫君你觉得呢?”

想了半天在对方凌厉的目光下弱弱地回答:“啊,那个,远坂同学不是说可以用令咒命令从者吗?”

远坂凛露出了关怀智障的表情。

前面开车的Saber倒是很有风度地缓解了尴尬:“士郎你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凛应该告诉过你令咒是很重要的东西吧,一共三枚,关系到master和从者之间的契约关系。比起用令咒威胁从者,令咒更具有意义的使用方式是在你遇到危机是用来召唤我。Archer他不说Lancer的身份应该有他自己的打算吧。”

“召唤?”一愣一愣的。卫宫士郎眼神死。根本没有任何前情提要好吧!以及不要科普一下都为Archer说话!

“卫宫君好歹在别人说话的时候认真记下来。”远坂凛叹了口气,“明明都已经在第一天晚上说过了,结果现在一副对力量一无所知的样子。”

“……”是不是有什么乱入了。

Saber将两人送到了校门口,并在他们下车时叮嘱了一遍带好东西,本来应该在他们关上车门时调转方向返回的他突然皱了一下眉,把车熄了火。

“Saber?”远坂凛的手都准备关车门了,却看见青年拔了车钥匙,不由问道,“怎么了?”

虽然是冬日的清晨,但是现在已经接近上学人流高峰期,一辆少见的跑车停在学校门口毫无疑问地吸引了不少路过的学生的注意力。卫宫士郎把脸往围巾里埋了埋,看见Saber拿着钥匙打开了车门下来。

长腿,颜值炸裂,手上拿着玛莎拉蒂的车钥匙,很好,这下彻底成为了路过的同学们窃窃私语的中心内容。

“我有种要发生什么的预感。既然都到这里了,就在附近看看。”Saber说道。他说这话时和在家吃饭时一样的表情,丝毫没有关注到四周情况变化。

觉得下一秒远坂·大腿·圣杯战争老司机·凛会作出纠正的卫宫·旁观·真正的Saber的master·士郎在心里默默吐槽,我擦勒Saber你这人设不对啊你以为你是雅典娜吗还老娘(划掉)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一手捂着嘴的远坂凛不由笑起来:“哦嚯,有从者的自觉了?”

啪。脸疼。

这明明是个显而易见的嘲讽,卫宫士郎却看见自己家的从者一脸严肃地进行着说明:“事实上一直都有在履行着作为从者的义务,master对这点也没有什么不满。如果有什么紧急情况就手机联络吧。”

眼神死。你们就不能按着套路来呢好吧Saber你还是离不开手机这很套路。

目送着Saber丢下豪车拿出手机开始参观、不,绕校一周,卫宫士郎想着这样的侦查能看出什么来才有鬼咯。一边提着书包和便当盒的远坂凛同学却跟没事人一样施施然转身,在卫宫士郎没有伸出挽留的手前,融入了学生大部队。

哎说好的带我飞呢为什么你们一个两个都让我看不懂啊!

懊恼地抓了抓头发,卫宫士郎亦离开了停车位这个万众瞩目的地方,哦当然不是他长得太帅而是因为身边这辆车太招摇了。

 

 


评论(11)
热度(74)

2016-10-30

74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