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点梗·8

卫宫士郎到教室的时侯其他同学都到得差不多了,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聊天。这和平时提早到校去学生会帮忙的节奏不一样,而和交好的同学打过招呼后,便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事故之类的话题,看到他后有好几个露出了一副或坏笑或打趣的表情。

诶?我脸上有东西吗?虽然本身挺大条的卫宫士郎也不得不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今早补了个洗漱时发现自己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在门外袖手旁观呃不,是等着他一起去上学的大小姐告诉他这是失血过多的后遗症。

“毕竟是开了不小的口子,如果不是Saber专业一点的话,坚持不到回来你就死了。”懒洋洋的语调。

这下卫宫士郎反应过来了:“那个,诶,是远坂同学救了我吗?”

“算是吧。”说话的时候稍稍侧了侧脸眼睛也往别处看,倒不是什么不好意思的表情,虽然卫宫士郎觉得远坂凛大小姐是那种帮别人才会不好意思的人,但是该怎么说呢,那种努力忍住不笑场的表情再迟钝的人也无法忽视吧?

有一种大家都知道什么,自己却不知道的感觉呢。想到这里卫宫士郎忍不住皱了一下眉毛,然后在肩头被猛然一拍后回过神。

“卫宫君刚刚在想什么,完全是一副苦恼的样子还听不见别人说话。怎么?被当作视线中心有那么值得荡漾的吗?”伸手拍他的人是站在座位旁边的少年,一副故作老成的样子,说话时还用手推了一下黑框眼镜。

“啊,一成!”卫宫士郎看见了好友脸上忍不住流露出的一两分怒意才反应过来,“抱歉,说是今早过来帮忙的。因为出了一些事情所以来的没有以往早,午休的时候再去看看可以吗?”

得到这样不在状况的回答,柳洞一成表情抽搐了一下,努力维持了自己的画风:“修理的事情你最近完成都可以。刚刚我叫了你你都没反应,是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情?”说着更凑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问道,“今早你和远坂同学一起乘坐豪车来上学是什么情况?你知不知道现在大家都在议论这件事情啊。”

“诶?我和远坂同学?”抬手挠了挠眉尾,圣杯战争的合作关系是不可以乱说的吧?“只是顺路搭便车。”

这样说没问题吧?反正车的主人是Archer。

“哈?”

 

至于拿着手机开始逛校园的Saber,很快感觉到了他一开始捕捉到的不对劲。比起Archer那样使人【比如远坂凛和卫宫士郎】震撼的近乎妖邪的智力表现,曾为国王以及一个国家军事统帅的他更为在意周遭【人】的细节。

也许人自身感觉不到,但是作为从者,他的感官能发现这些细枝末节——

在前方树林有刻意使人无意识间要回避的波动。那些来来往往赶着晨练结束回教室的学生,特别从路上绕过来。没有谁穿过树林走过来。那天他和Archer逛校园时,还有很多学生在树林里走动,然而现在他们却好像把这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的树林不当作可以穿过的地方来绕行。

凛对【半吊子魔法师】士郎总是说话带刺,但是结盟方面可以说是基本没有什么保留的地方,Archer的身份除外。因为Archer自己拒绝告诉她,所以她自己也不知道,更拿这个一副傲慢样子的从者毫无办法。

【如果不是Archer那家伙还算可靠,我都想自己参战了哼。】气鼓鼓的年轻魔法师曾向他透露了这样的话。

但是设置这样的结界魔法,凛没有理由不告诉他。

“隐藏在穗群原学园的master吗?”用手机发送短信,告知Archer和凛自己的发现,Saber决定进去探查一番。

然而没等他迈步进去,迎面遇见了蓝色卷发,不说话都带着洋洋得意的神色的男生。以及,以灵体化状态跟在他左右的女人。

Master和从者。不需要试探就能得出结论。看这衣服应该是士郎和凛的同学,圣杯战争什么时候走向低龄化了?

“嗯?”刚刚向Rider布置了放学后的【行动】,间桐慎二正为即将能看到的美妙画面而开心不已,啊,那个平时总是在弓道部压自己一头的家伙马上就要倒大霉了!谁曾想立马就撞见了一个让他看着就不舒服的青年。

啧,完全长了张对男性充满攻击性的脸。他这样认为。金发碧眼,高挑腿长,典型的外国人长相,出现在这里已经很奇怪了,还是大清早地拿个手机逛校园,更加奇怪。什么时候私立穗群原学园有名到让外国人来这里旅游了?这家伙还真是个怪人。

其实就是因为对方长得比自己帅。间桐慎二才不会说他认出来对方穿着的衣服都是刚刚上架不久的最贵的新装,而自己最近因为约会过于频繁而资金周转不足没有入手的嫉妒。啊有钱又长得比我帅什么的还想着我夸你气质好?呵呵。

间桐慎二正一脸不爽地想略过,却发现对方在看着自己,确切地说是自己身后应该跟着的常人看不见的Rider。

基本不说话的Rider这时才开口:“这个男的是从者。”

哦从者,难怪画风和自己不一样。还以为真的有谁可以超越自己的美貌,松了口气的间桐慎二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等等。

从者。

咦?!!!从者!

事情大条了。

不,真正大条的是,间桐慎二几乎是吼出来的:“你还愣着干什么保护我啊你这没有用的家伙!干掉他!”


评论(3)
热度(65)

2016-11-23

65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