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miss C线·21

       基加美修其实不算想和亚瑟·潘德拉贡到这种地方来吃饭,烛光什么的太过于亲密了——他和亚瑟可不是一起来约会的关系——不过在多出了四个人以后稍稍感觉自然了一些。

         可是有人不这么认为。

         除了高文和兰斯洛特外,算是凑数的Lancer和珀尔修斯都对这种脱离了学院画风的地方有点适应不能。尤其是以豪爽派自居的Lancer,对他来说在这里要文绉绉地复习高中学过的餐桌礼仪简直太可怕了!

         在菜点好后,侍者开启了餐前酒为他们一一倒上,基加美修正要端起杯子时有突兀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

        “兄长你怎么在这里?”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线,比起人前一如既往的傲慢多了几分亲近。就算带有几分惊讶,但突出了其中的玩味,“我记得你不是很喜欢和别人外出吃饭的?尤其是在座的还有潘德拉贡。”

         亚瑟坐的位置接近过道,所以他稍稍一侧脸就看见了吉尔伽美什,纠正一下是穿着漂亮的小礼服却和旁边的奥兹曼迪亚斯桀骜不驯般敞着领口的吉尔伽美什。明明是个高中生,脸嫩却要装出一副成熟的样子。

         不对,该吐槽的不是这个吧,今天是星期一?他们这些大学生没课的时候自在,但是在以严苛著称的某私立学校就读的这两个高二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今天可不是什么节假日或者休息日吧?

         比亚瑟更早意识到的人是某个感觉到了糟心的哥哥,微微蹙眉却敛去了表情的变化,基加美修起身:“你们两个跟我来。”

         “呃?”亚瑟不明所以。

        奥兹曼迪亚斯则是很无奈地看了一眼旁边的人,不满都写在了脸上。都说了不要过来打招呼和落井下石,比起被嘲讽,基加美修明显对自家可爱的弟弟翘课这种事感觉到头疼吧?

      “?”吉尔伽美什也不太明白为什么基加美修一副严肃的样子。

        可是基加美修已经走在面前了,回头看着他们,不容拒绝。

 

       发生了什么亚瑟不知道,反正正菜都被Lancer吃了一半时基加美修才回来,就他一个人,还一副很累的样子。

       基加美修坐回自己的位子,对面前的食物无心品尝,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你脸色不是很好看的样子?怎么了?”被珀尔修斯在桌下踢了一脚,亚瑟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需要做些什么,当即按着之前珀尔修斯千叮万嘱的教程问候了一下。

       摇头不说话,揉了揉眉心示意不用管。

      “吉尔伽美什又逃学了?”Lancer咽下一块馅饼,很是直接,“他和拉美西斯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做这样的事情了好吗?反正库丘林也是一样,明明都在那么严的学校还要浪,我可真的不想知道这次那两个溜出来有没有他的从旁协助。”

       噔。

       基加美修几乎是把酒杯扣在桌面上的,面部表情无比阴森:“是啊,我还真得谢谢你那弟弟,老司机啊。”

    “呃?”Lancer看着这好像不是夸自己啊,又想了想,明白过来了,一拍大腿,“库丘林这混账,回家我要逮着他修理一顿!”

        这下围观群众都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亚瑟安抚基加美修道:“弟弟逃学是不对,可是以你们家的智商水平,学不学没有差别的。”

       基加美修叹了口气:“我这不是担心他,而是奥兹也被他带着逃学了,回头我可没办法跟别人家长解释,而且要是吉尔从第一跌到了第十,那多伤他自尊。”

     “……”亚瑟感觉自己学习动力受到了打击。

     “……”刚刚走出弟弟叛逆伤我心阴影的Lancer被会心一击,妈嗨我个学渣要抡板砖了。

    “……”学霸不懂学神的思维,高文心道。

       因为和格尼薇儿发信息而没有关注谈话逃过一劫的兰斯洛特:“你们都怎么不说话了?刚刚不是说到——”

    “我们说点别的吧。”珀尔修斯捂住胸口,“这个学期是噩梦的开端,我们吃饭不谈学习好不好?”

    “为什么是噩梦的开端?”Lancer说,“我看课表没什么难的啊。”

     “Lancer,你知道吗,大学有一棵树,上面挂了很多死人,那叫做高数。”珀尔修斯饱含血泪,用力踢了Lancer一下,“你还想知道大学有什么很恐怖的吗?”

    “我不想知道。”面部一僵,Lancer懂了。

       亚瑟还想劝基加美修放宽心来着,又觉得这话题不太好在人多时说,便转而劝他吃点东西,干喝酒伤胃。还是私下里问问吧,亚瑟这样想着,明明吉尔伽美什看起来精明得很,基加美修却老是担心这担心那的,负担太大了。

       嗯,其实是基加美修心里老装着别人,不太好。

       高文认为自己没有看漏亚瑟脸上一闪而过的阴森。这算是什么可怕意识的觉醒吗?

 

      


评论(6)
热度(37)

2016-12-26

37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