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点梗·9

远坂宅。

解决了早餐的Archer准备出门了,因为刚刚打开psp后,发现自己提不起兴趣了。“最近这个游戏玩腻了呢。”他嘀咕了一声,是时候出门淘点新东西了。至于碗筷什么的他才不会洗呢,把东西放在洗碗槽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手机响了一下,在他换鞋的时候。他不得不先停下自己的动作,从外套口袋里拿出手机看看是什么大早上的跳出来。看见是Saber发来的信息时不由嘁了一声,手指飞快地打字回复:【就一个master你还搞不定是不是太没用了?】

不过他显然没有意识到不是所有的从者都和他们一样比较独立的,像是跟在伊莉雅菲尔附近的Berseker才是正经的从者。Saber还算认真负责,而他则是彻底的渎职了。也难为远坂凛没有气急败坏地强硬要求他跟随左右。

他在开车前还等了一会,大概几分钟后新的信息传来:【Rider的master是这个家伙,名为间桐慎二。没有在白天开战。】附了一张照片,里面蓝色海藻头的男生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摆好了姿势。

Archer眼神死。

果然担心那边的情况的自己简直是太秀逗了去大发善心。但是这master是凛的同学,还是凛提到的御三家之一的间桐家的人,这是master集中化了?

抛开这些无趣的事情,先是嘲讽不,回复了Saber,他娴熟地启动车子,该出发去市中心了。

 

另一边,穗群原学园。

目送着间桐慎二欢快地离开,Saber翻看了一下手机相册,耸了耸肩,再次发了条短信汇报情况。啊啊,现在的孩子还真的是太好骗了。

时间倒退一下,在间桐慎二冒冒失失地喊出要开打的话后,无奈的Rider是想动来着,还实体化了,Saber却摆了摆手,露出被远坂凛称为经典而具有欺骗性的温和笑容,表示自己其实不是来开战的,只是偶遇罢了。

明显思想存在问题的间桐慎二不知道理解到哪里去了,得意洋洋地扬了扬眉毛:“怎么?是你的master让你来拉拢本少爷的吗?嘛,虽然Rider不是那么的好用,但是本少爷的实力可是很强的哟balabala……”

Saber保持关怀智障的微笑,向凛致敬。

“嘁,你这个样子,是远坂的从者吗?”间桐慎二才不想说昨天早上看见这个笑容的时候被远坂凛刺得大失颜面所以才那么印象深刻,“她终于想好了要向本少爷低头了吗?”

“要上课了,你不赶过去吗?”举起手机要拍照时注意到了时间,Saber“友善”地微笑。

下意识配合地摆出了姿势后,随着咔嚓一声响,间桐慎二是想起来上课这回事,哼了一声,让Rider重新灵体化,趾高气扬地走了。就好像自己真的接受了所谓的拉拢,和即将得到圣杯战争的胜利一样。

Rider蒙着眼罩但是耳朵不聋,她忍住了自己的吐槽。

——那个从者,根本没有说什么联盟好吗?

Saber目送二者远去,低头玩手机。Archer居然第一时间回复了自己?凛那边就不指望了,明明教了好久,她也只是会接听或拨打电话、看信息,超过三个指令的事情完全是一头雾水,该庆幸手机被乱摁了也不会炸吗?

回复内容看得出来是Archer的风格,Saber可以想象他挑着眉一脸轻蔑的样子说出这样嘲讽的话来。唉,凛明明是很可(好)靠(哄)的master,为什么Archer画风就不和她一致呢?

翻了一下自己的日程表,在送master上学这里打了个勾,今早在路上经商量说了晚上回卫宫家那边,凛拜托自己搞定食材和侦查卫宫家是否有魔法痕迹。看来得在中午才能去与Archer汇合了。

还有约会(划掉)共进午餐。

 

冬木市商业街。

Archer完成了日常必做的买彩票和兑奖。自家master看起来挺有钱的,但是实际上为了买宝石而生活拮据,再说了欺负女孩子也不是他该做的事情。为了解决购物所需资金,他对这个国家的彩票已经十分了解。

拿到一大笔钱,对于他来说只是财富积累上数字的变化。被召唤出来参与圣杯战争无非是每天晚上怼怼怼,要是能证明作为Archer的自己比Saber强这一真理就差不多完成任务了,但是在发现游戏这一大世间财富后,他有点动摇了。

果然圣杯战争……

就是在晚上的消遣而已!

世间真理是游戏!

Archer心情十分好的在数码店的游戏光盘售卖区挑挑选选。他对Gal game和Education Simlation没有兴趣,因为只看女人脸的游戏实在太倒胃口;Adventure Game通常夹带私货;而FPS类被凛指责没有考虑到同一屋檐下的未成年,啊美国出品果然太哲学了吗?Fighting Game对于一个从者来说太没有挑战性,从反射和手速来说能轻松碾压。

直到他遇上了同样在店里闲逛的穿着黑白机车服的金发青年,唔,也是金发红眸,莫名的有熟悉感,让他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察觉到他大大咧咧的视线,对方走了过来,态度十分傲慢:“新来的服务员?”

“看起来你才更像服务员。”Archer啧了一声,“真是不怎么样的品味。”

扫了一眼他背后的Action Game货架,金发青年不怒反笑:“喜欢这样的简单游戏的家伙,品味才不怎么样。怎么?要见识看看什么才是有品味的游戏吗?”

试玩区。

一看就是老熟客的青年坐到机子前,本来看起来懒洋洋的一个人,拿起游戏手柄的时候整个人气质一变,全神贯注起来分外的有气势。Archer双手抱胸站在一边,等着看对方的表现。本来还是不屑的表情,随着游戏的打开渐渐发生了转变。

“怎么样?”金发青年完成了一局比赛,挑眉看向在旁观的Archer,“是不是比其他太简单的游戏有意思多了?男子汉就要感受用生命飚车的快感啊!”

“噢,果然很赞的样子!”

“你这家伙果然识货,来一局!”往旁边坐了坐,递上一个手柄。


评论(8)
热度(85)

2016-12-28

85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