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点梗·10

午饭时间快到了,Saber也刚刚好完成凛的委托,拿起手机看Archer发来的信息。

凛和士郎都是上学党,午饭的话今早凛做了便当带去学校,而不跟着去上学的两个从者,嗯,是Saber需要固定进食,而纯粹只是试试看的Archer根本不在意那丢丢饭钱。所以,可以到各种餐厅共进午餐的感觉很不错。

“嗯?这种餐厅吗?”地址是Archer发来的,Saber对冬木市的地图熟记在心,自然知道是在哪,只是总有不好的预感。

所以当去到那里看见Archer对面坐了一个金发青年时,Saber把车钥匙转了个圈装回外套口袋,收回了笑容绷起脸来。

偏偏Archer还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的在和青年交谈,手肘抵在桌面上撑着下巴,侧着脸有点傲慢的意味,但是时不时因为对方的话会心笑出来根本就是一副很信任的样子!Saber当然不会承认是因为Archer对身为盟友(目前)的他都没有这样友善,所以感觉到很不舒服了。

“唷,Saber,你这家伙很慢啊。”余光看到他,Archer坐直身体,“菜我已经先点了,你没有意见吧?”

坐在对面的金发青年则是猛然抬头锁定了走过来的Saber,鲜红的蛇瞳带着审视意味一寸寸打量着他。

“……中午虽然不至于交通繁忙,但是在市区是有限速的。”被那样怪异的目光锁定了一会,Saber无法忽略对方一闪而过的复杂神色,说失望是有的,也在一瞬间转变为饶有兴味,给了他一种似乎在谁身上看见过这种表情的相似感。

不过,听到Saber这样特殊的词汇有如此不一样的反应,这个家伙说不定和圣杯战争也有关联,看起来却没有从者的感觉,肉体确实存在这点还是感觉得到的,难道是master吗?

思绪转了几转,却一点没有表现出来,保持着彬彬有礼的微笑静静面对审视。

“哼,净找无聊的借口。”示意Saber在自己身边坐下,Archer看向金发青年,“唔,这个是Saber,虽然名字有点奇怪,但是本来就奇怪的家伙有奇怪的名字没有什么违和感。”

“Archer是在说自己吗?”Saber被这样吐槽,不得不予以回击,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

“呵呵,”青年倒是轻声笑起来,将视线转回对面,“奇怪的名字倒不至于,名字与自身可不一定相似,正如同有的人名字端正美好,为人却和名字南辕北辙毫无共通感,但这也是让人感到愉悦的地方不是吗?*不过在我看来,Saber先生却正好和自己的名字相衬呢。”

*此处可以举例言峰绮礼。

话中有话,Saber感觉得到,可是身边的Archer却噗哧笑了起来,真是不知道这种话有哪里能戳中他笑点了。

真是处处透着诡异的感觉。

而服务员恰到好处地端着菜肴来到,终止了这次谈话,不然Saber可不知道怎么继续这种话题了。

简短却不匆忙的午餐后,金发青年起身告辞,并对Archer的慷慨表示了感谢,随便提醒了所谓的“约定”。

Archer端着餐后酒,冲他颔首,他便转身径自去了。

用餐巾擦拭了嘴边并没有多少的酱汁痕迹,Saber奇道:“什么约定?”

对方真的是和圣杯战争有关吗?这么快就搭上了Archer这根线,想做什么?Saber还在认真思考时,只听见Archer说道:“嗯,说是后天晚上出去飚车,以及交流宝贵经验。”

“哈?”Saber表示我跟不上这思路。

Archer含情脉脉地看向了放在一边的纸袋子:“不管怎么样,我已经找到世界真正的至宝,这辈子值了。”

“我现在可以吐槽,不要随便立flag吗?”一眼看见了袋子上印着大大的游戏标题,Saber木着脸说道。这根本没有办法好好沟通,我在这边操心着圣杯战争,在试图风花雪夜花前月下,在一本正经地刷着好感度,而你却只关心电子游戏。讲道理我们真的是出来参加圣杯战争的,能不能一边为夺取圣杯浴血奋战一边引发共鸣惺惺相惜最后携手同心,这样才是正常走向好不好?

现在这走向,是什么鬼咯?

 

下午去接master们。Saber对他们的课程表时间表了如指掌,被Archer吐槽为很有管家的风范。

“你居然没有说我是专业司机,我很感激。”Saber回道。

背靠在舒适的座位上,Archer难得没有手持游戏机所以理直气壮:“因为没有专业司机会时不时一手拿着手机摁的。作为我的司机你还不够敬业啊,Saber。”

两者斗了一会嘴,就看见远坂凛和卫宫士郎混在稀稀落落回家的学生里走出了校门——原先卫宫士郎声明过自己虽然没有参加社团,是可以下课后便回家,但是他有答应了别人帮忙的事情,所以不一定可以和凛一起出来。Saber却以放学后单独留在学校会引发一定的危机,在此举例被Lancer追杀事件,并且要是他待在学校的话,说不定冲着他去的master会连同还在学校的学生一起下手,这样很不好等等的理由说服了他。

秉承着绅士精神,Saber正要起身帮开后车门,Archer却伸手拉住了他。

这时Saber也留意到了和master走在一块的还有一个女生,在和凛说着什么,让凛不得不摆出招牌笑容打太极,待女生先一步离开,他们两个才自己走到Saber停车的这里。

卫宫士郎在Saber解锁后车门后先拉开了门口让远坂凛进去,然后自己才坐进来。

“卫宫君真是不给力,别只会干笑啊。”凛抱怨道。

“美缀根本没有那么好糊弄,你不是也差点撑不住了吗,我是不想给你添麻烦。”


评论(5)
热度(72)

2017-01-17

72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