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点梗·11

“是出什么问题了么?”Saber发动汽车,温和地询问道。

远坂凛瞥了身边的卫宫士郎一眼:“还不是这个笨蛋,表现得太不自然了,所以被同学怀疑了。嘛,我说的是指他这个人看起来很可疑。”

“根本不是我的问题,”一向好糊弄的卫宫士郎罕见地精明了一把,“是因为Saber你们太明目张胆了!冬木市这种小城市怎么可能会凭空冒出来那么豪华的车啊,而且之前我和远坂同学,”他小心翼翼地看了远坂凛的脸色一眼,才斟酌用词道,“根本不可能一起上学回家,这样突然亲密起来的关系太奇怪了。”

Archer啧了一声:“这种外国车在冬木市不算惊世骇俗。”

远坂凛倒是没理会,侧头看了眼窗外,眉头皱了起来,敲了敲前面的座位,然后,特别自然地给自己扣上了安全带。

“士郎,我希望你还是能体谅一下,”Saber驶出人流密集的道路便开始加速,从来不知道自动档为何物的从者变档踩油门加速一气呵成,“圣杯战争不止是在晚上进行的,当没有外人在场时,说不定厮杀就要开始了。”

“诶?诶!!!!!!!!!!!!!!!!!!!!!!!!!!!!!!!”在突然的加速中毫无准备的卫宫士郎被惯性死死地摁回了座位靠背,感觉自己的脖子差点要被压断了。

Archer很是从容地看了眼外面,高速前进中窗外景色在常人看来是糊成一片的,在他眼里却还是清晰无比。

“真是锲而不舍啊。或者说,似乎消息相当灵通。”他看得见渐渐被Saber甩下的敌人,坐在高大魁梧得超出人类规格的黑色巨人肩上的白发女孩子似乎还在笑着,“看来Berseker的master已经知道你还活着了,卫宫士郎。”

Saber几乎是漂移一般地过了弯道,Archer才回过头来。Saber用余光看了他一下,看见他神色如常,并未燃起战意,不知为什么松了口气。

“唔——”卫宫士郎死死闭上双眼,他现在一点都不想说话,他只感觉自己胃里在翻江倒海,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玛莎拉蒂稳稳当当地在卫宫宅前停下。

已经来不及感谢Saber没有用个帅气的大甩尾,后车门几乎是光速被推开,踉踉跄跄地扑向大地的卫宫士郎再也撑不住了,哇的吐了出来,额头上还有几块青紫,现在也顾不上去敷了。

而后下来的远坂凛露出了怜悯的表情,全程不知道安全带为何物的家伙在Saber可怕的车速下东倒西歪巅来滚去,硬生生地体会了一把云霄飞车,现在还知道什么是地面还真是可喜可贺。她是系了安全带了的,至于副驾驶的Archer?笑话,哪次Archer上车不是Saber亲自动手系安全带的?

毕竟Archer自己当司机时都不知道安全带为何物,怎么能指望他积极主动呢?

“Berseker没有追上来的意思。”Saber很认真地说道。

“毕竟饭点快到了。”Archer耸肩,“人总要吃东西的。Saber,开一下后备箱。”

看着Saber真的去开后备箱拿东西了,远坂凛看着凄惨的卫宫士郎,终于流露出了同情心,一边不忍直视地转过脸一边递上了自己的手帕:“那个,卫宫君……你慢点……”

卫宫士郎摆了摆手,没有接,努力缓一缓,要撑身体起来。

Archer自然不会等Saber把东西递给他,毕竟以Saber的性格来说是会帮忙拿进去的,所以他直接向里走去。反正不是第一次来了,钥匙也知道被放在了哪里,但是刚进玄关,Archer就停了下来。

Saber拎着东西在后面,离得近了些,表情也渐渐严肃起来。

远坂凛跟着恢复了不少的卫宫士郎走了过来,奇怪道:“怎么了,Saber?你和Archer都在门口做什么呢?不换鞋进去吗?”

Saber正要开口,里面传来脚步声,一手持着锅铲,身上的穗群原学园校服外套着围裙的紫发少女走了出来,她另一只手理了一下耳边的碎发,一直微垂首:“那个,卫宫前辈……”话说到一半时她先是注意到了站在玄关处的Archer,不由吓了一跳,抬起头来才看到了其他人,动了动嘴唇不知道说什么。

直到家政界扛把子鼻头吸入了些许奇怪的味道,惊呼一声“菜糊了!”,紫发少女才如梦初醒般丢下四个人匆匆忙忙跑回厨房,Archer嘴角抽了抽,转头问道:“你相好?”

“一个关系很好的后辈。”卫宫士郎这下也回了神,顾不得其他,先跑向洗漱间收拾一下自己,打算一会就去收拾外面。

Saber倒是说:“那小姑娘看着士郎会脸红呢,只怕关系不简单。”

收起没递出去的手帕,远坂凛歪了歪头,笑道:“Archer你刚刚是没看到人家一个里面一个外面看得一愣一愣的。”

“这种不足为道的东西为什么要注意?”微抬着下巴,眼神轻蔑。

看着这对主从又要斗起来,Saber连忙中止住战局:“嘛,反正别人已经来了,至少要用了晚饭才会走,我们要小心点别漏出什么马脚。”

“嗯,也是。那么一会Saber自称是卫宫君父亲的熟人,Archer就说是Saber的表弟好了。”

“喂,我为什么是那家伙的表弟?”

远坂凛上下看了他们一眼,露出招牌微笑:“我觉得Archer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待卫宫士郎忙完,紫发少女从厨房端上所有菜品——一看人数多了许多,又补上几道菜,还好的是食材绰绰有余;丝毫没有客人的拘谨的三个已经在等开饭了。

“咳,这是我的一个后辈,叫做间桐樱,你们可以叫她樱。”卫宫士郎思考了一下措辞,“樱,这几位是——”

“我叫Saber,是从英国到此拜访士郎的父亲卫宫先生的,这是我的兄弟,Archer,他和凛是……好友。凛和士郎是同学,想必你也认识,我就不画蛇添足了。”赶在因为新游戏而产生又一轮斗嘴前,Saber摆出标准的姿态,完成了介绍。

手在膝上放着,头微低着,名为间桐樱的少女听完了话,腼腆地笑着点头:“Saber先生的日语很标准呢。”

 


评论(7)
热度(68)

2017-02-03

68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