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点梗·13

另一边,同样离开卫宫宅的凛和Saber却没有返程的两只那么轻松。

银灰色的玛莎拉蒂在人际稀少的山道公路边停着,而稍下方的林地有巨大的声响,在寂静的晚上树木呻吟着倒下的声音无比清晰,两个人站在围栏外,Saber尚未切换出武装。

处在观战情况也非一次两次了,虽然这次参战的并不是自己的从者,但看着Berseker和Lancer之间的战斗,远坂凛还是很惊叹于从者的战斗力,或者说破坏力更加直白点,难怪愿意现身的master只在少数。站在便于保护master位置的Saber给Archer发过短信后再也没有玩手机,屏气敛息地看着战局。

“Saber,你觉得Berseker和Lancer之间谁会赢?”远坂凛低声问道。

“这个并不好说,Lancer没有出全力,该说他是一直都没有出全力才好,且以他的速度优势是可以脱战离开的;而Berseker看似勇武难挡战得发狂,但是想必也不会死战——他的master还在旁,更何况我们也在。”微皱着眉头,Saber也知道对方不会听不见,索性没有刻意压倒声音,却略去了重点。

远坂凛点了点头,这些她也明白,Saber一说倒让她想起了别的事情。

从者不是一般的难以杀死,即便战败后也可能从容脱战逃走,这些常识她是有的。但从者的战斗力除去自身,也受master实力限制。他们对上Lancer也不是一回两回,却不知道他的master的半点信息;和伊莉雅菲尔交过手的她也不甚清楚伊莉雅菲尔的实力范围,但这次观战无疑是获取信息的绝佳机会。

因为在卫宫宅已经遇上过两次Lancer前来,这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地点,所以凛准备了侦查使魔让Saber布置了一下,还不完善,却很幸运地侦查到了Berseker。Archer的大概实力她很清楚,对上Berseker没有问题却有些无法发挥,故让Archer送走间桐樱,留下了Saber应对敌人。没想到的是尾随Berseker的Lancer也被使魔发现而暴露,便有了Berseker和Lancer的两虎相争。

同样处于观战位置,但是没有从者保护的爱因兹贝伦代表却很悠闲,她视线投过来,开了口:“说实话你真让我意外啊,凛。如果不是闲来无事布置的使魔有了意外发现,我还以为在那个人死后你真的拉拢到Saber于麾下。”

“即便可以同时签订两份签约,但是魔力量使得从者实力下降就得不偿失了。倒是你,面对Lancer也不专注,今晚是出来玩的吗?”远坂凛回避了试探,朗声回答。

在打斗中的Lancer插话道:“Saber还在这里,Archer估计在赶来,这个时候出全力的是傻子吧?喂,Berseker的master,虽然我很想和你联手,但是我的master下令不能死战,一会你可要好好加油哦。”

“哼,实力平平的跳梁小丑也口出狂言,Berseker,给他点教训。”

原本战意就很高昂的Berseker长啸一声,在Lancer转枪格挡斧剑的时候腕上再次发力,压得Lancer不得不频频后滑,压倒了两棵树才止住了势头。但是Berseker可没有那么好心给他反应的空档,后撤斧剑手臂抡圆,发起暴烈一击。

面对兜头而下的攻击,这种时候是挡无可挡的,Lancer十分沉着地用枪插住地面,在背靠断树的情况下,十分灵活地用脚在树上借力,擦过了劈下的斧剑,成功脱身。即便他的速度已经足够快了,但是斧剑的余波还是震到了他,使得本来潇洒的动作中断,他仓促落于枪旁,手抓紧了刺穿死棘之枪,于地上一瞪,后跃几米避过了下一击。

“但是战斗节奏已经不在他手里了,估计一会Lancer就要撤了。”Saber说着,用魔力织出武装覆盖全身。

 

另一边,在卫宫士郎眼里,Archer展现出了他的凶残本性,已经顾不上吐槽为什么你们从者都会开车甚至是飚车,法拉利在车辆较少的路上快如鬼魅,尾灯在转弯时一晃而过,其他司机甚至连车型都不一定看得清楚。

然而还是有辆车,而且是摩托车,用超出寻常的速度紧紧跟着他们。

间桐樱走入大门时,Archer就换挡起步,变档加速,还好心地提醒了卫宫士郎一声“有从者跟着我们”。但是不管是Saber还是Archer,在面对其他从者时就不一定能对master有过多的体贴和照顾了,毕竟安全或者说性命更加重要不是吗?对于Archer来说,凛的话还好,卫宫士郎完全是拖油瓶啊!

“Archer,你们从者都点了什么技能啊!”在享受着并不愉快的推背感,卫宫士郎都不敢看窗外。

“外面跟着的是Rider,间桐家的从者。喂,难道锅不该你背吗?”冬木市的地图他已经烂熟于心,车流量在之前几天的侦查里也大致了解,所以在和Rider“赛车”时还算游刃有余。

“这锅我不背!”本来很虚的卫宫士郎马上硬气起来。

“难道那个间桐家的小丫头不是你招惹来的吗?Saber说你们关系不俗。”Archer在后视镜瞄了眼锲而不舍的摩托车,从容地转向市外。

在高速前进时他当然没有办法动手,同样的Rider也没有办法,更何况圣杯战争不为常人所见是起码的不成文规定,现在还无需担心。Saber那家伙说Rider的master是间桐慎二,代表间桐家的御主不可能有两个,但是他们还是注意到了间桐樱的不同寻常——凛也说了她身上没有明显的魔法气息。

可是,问题来了,他怎么看都感觉Rider更为在意那个小丫头呢?

 


评论(2)
热度(68)

2017-02-11

68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