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点梗·17

夜晚,宁静的郊外,路灯拉长了两边树木的影子。天气寒冷,夜色也深,自然路上见不到第二个行人,Archer只是侧头打量了四周一番,没有算静到极致,让他更为好奇柳洞寺了。本着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的态度,他本来是想着穿过树林直上柳洞寺的。

可是,抬头看见了前方树木上的诡异红光,他在路边向柳洞寺方向伸手,魔力组成牢不可破的屏障弹回了他的手指。

“啧。”充分利用了Caster这一职介【可以建构出强大的魔术工房,甚至可能使据点变成连Servant也难以入侵的超级要塞】的能力吗?建立将英灵这一概念本身所斥退的结界,看来Caster想到的可不少。

这样才有趣不是吗?Archer弯了弯嘴角。Lancer是从来不出全力的圆滑,Berseker则是无法沟通、除了力量一无是处的莽夫,Rider确实很有作战能力却不知道为什么束手束脚,而Saber那家伙是凛拉来的好用的剑,这次圣杯战争看似竞争激烈无比,却和玩闹没有什么差距。希望Caster不要太令他失望啊。

不管由远而近的引擎声,Archer向着柳洞寺的大门方向走去——Caster只余这一通道进入柳洞寺,不闯一闯怎么知道还有什么在等着呢?

拾阶而上,郁郁苍苍的树木立在石阶两旁,算不上高耸的寺门隐约可见。鞋底碾过落叶,Archer呼出一口气,寒冷使得气体如同一股白烟,晕晕袅袅消散于昏暗中。前面站着身姿挺拔的日本武士,不偏不倚地堵住了前进的路。

那个人梳着长长的深蓝色马尾辫,两鬓垂至锁骨,相貌俊美,身穿淡紫色的和服,背着1.5m长的武士刀,还是相衬的紫色刀鞘,双手抱肩而立。看起来很是怪异,明明是追求风雅的外表,眼神却冷冽漠然。

“从者?”Archer一边等着停下的车后响起的脚步声接近,一边打量着对方。

“职介Assassin,是为佐佐木小次郎。”对方很是直白的回答。

Archer挑了挑眉。这还真的是一点Assassin的自觉都没有啊,更何况这样直白地告诉敌人自己的身份,和把自己的弱点暴露有什么区别?

“在交战前报上姓名,这是理所当然的吧?”Assassin如是说道,“刚刚明目张胆的打斗传到寺门处,若非有要事在身,还真想亲眼一观为快。可惜的是今晚要闯柳洞寺的人太多了,也不知是谁可讨教吾之剑道了。”

匆匆忙忙的脚步声止于身后,Saber越过Archer直面对方,表情十分严肃:“既然阁下主动报上姓名,以骑士之礼节我也当还之以名。那么,就请你让开去路。”

以魔力凝出武装覆盖全身,手握上不可见的武器,Saber正要报出身份,佐佐木小次郎却低下头轻笑了起来:“无妨——”

复而抬起头平视的Assassin迈步向前,步下寺门。右手抬起拔出身后的长刀,剑光冷冽一如他的眼神,语气不急不缓中充斥着自信:“若要知敌,此刀足矣。要想通过这里,就先赢过在下吧。即便你二人联手,也可。”

“凛。”Saber皱眉,却没有回头,只是叫了一声年轻的女魔术师的名字。

“我知道了。”远坂凛看向从头到尾没有动手意向的自家从者,只希望这位大爷不要只是来看看戏的就好。她自己是不怎么喜欢和卫宫士郎联手,这次也可以是除去卫宫士郎的好机会,但是看在Saber的份上,得尽力了。

“不用忧心。”留下一句指向不明的话,Saber主动挥剑迎上Assassin。

同时,面色稍舒的Archer终于有所动作,他一把拉过想自己冲的master,轻盈而迅捷地踏着石阶隆起的边沿,从路边掠过直射柳洞寺。

Assassin冷哼一声,刀锋在弹开Saber的剑后向Archer挥去,不成想Archer身后凭空出现了金色刀剑的虚影,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向他射来,宛如流星般声势赫赫。不得以收势,挥剑格挡了那覆盖他全身的攻击,Assassin脸色从自若变得难看,这样被缓了一下——

身后有破空声!

不得不后退了几步躲开一剑,他只能看着那个从者带着一个master没入柳洞寺寺门。

“你们——”佐佐木小次郎也知道哪里不对了,“他不是Saber……Rider那家伙说的话真是误人不浅,你才是真的是Saber!”

双手握剑,再度作出进攻的状态,却不回答。

“还想说为什么那个Saber不在意自己被抓的master,想不到被他耍了一把。”话是这样说却不见半分恼意,“既然已经被摆了一道,那么就更不能被第三个人突破上去了。Saber和Archer的联盟吗?真是有趣。”

 

奔入柳洞寺内,可以看得见更多的以魔力构成的丝线,Archer放开远坂凛,正好和控制住了卫宫士郎不知道在说什么的Caster打了个照面。想也不想的展开Bab-ili,瞄准Caster如机关枪般射出刀剑,逼得她在仓促间得不放开本来摁在卫宫士郎手背上的手,向旁退开。

Caster穿着靛紫相间的连帽斗篷和紫色长袍。真面目被兜帽遮了起来,看起来像传说中神秘的巫师。一眼看去是艳丽的美女,拥有蓝色的长发,左耳边梳有一条辫子,涂着紫色的口红。特征不如其他从者那样明显,但是绝对并非近现代魔法倒退时期的魔术师。

“啊啦,不请自到的客人呢。”Caster语调戏谑,刚刚进行了并不顺利的交流,让她火气上冒,更何况现在还被搅局,更是有些咬牙切齿了,“也不知道Assassin是怎么做的,连看门的狗都当不好。”

“与其回想着自己怎么把好狗养废的,不如关注一下自己的处境吧。”

 


评论(5)
热度(65)

2017-02-26

65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