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点梗·19

“呃?!”Caster抬起的手将要使出追击时,身体一震。

衣服被撕裂的声音和肉体被切割的声音同时响起,在爆炸声未绝的现在应该算是微小的,但是在她耳边却是如此刺耳。

瞬间失去力气从空中坠下,狼狈地以膝触地,就连自己的武器都无法握紧,温热黏腻的液体在整条手臂上迸流。Caster几乎是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右手,上臂被对方之前握在手上的剑贯穿,那黄金铸就般的剑身流淌着光辉,刺痛了她的眼睛。

踏步的声音,Archer如箭一般掠了过来,左手持剑直指她的咽喉。

“Archer,你这家伙——”剧烈地喘息着,稍稍动一下就拉扯到伤口引发疼痛,让她脸上布满了冷汗,声音都没有之前的轻松了,“居然来这一手——呃!”

抬手拔出自己的剑,一转手腕震落上面的血迹,Archer冷冷一笑:“我可没有说过我不打女人,而且一旦开始交手就必须拿出实力来,明明将这里作为了阵地却还那么轻敌,Caster你也不过如此嘛。”

“不速战速决却多说了废话,明明更加轻敌的人是你吧。”Caster用魔法治愈了自己的伤口,发动空间转移远离对方。

“现在没有杀你的必要。将Assassin当作看门狗的Caster意味着联合,杀掉从者却放任master潜伏在暗中,怎么想都是下策。更何况能将Saber拖延那么久,Assassin那家伙怎么说也有剑豪的水准吧。

“哼,真是会开玩笑。”勉强站直身体,发出低笑声,“连你们都挡不住,还算什么合格的看门狗?那个男人,实力还远远不足以称之为剑豪。至于联合更是可笑,那种充其量不过是棋子的Assassin?说到底那只看门狗根本没有master呢。”

远处的卫宫士郎问号脸:???

倒是凛马上变了色:“Caster那家伙居然破坏了规则!”

卫宫士郎看向队友,凛却依旧紧盯着Caster。

“看来Archer你相当明白啊,不过作为魔法师的我召唤出从者有为什么疑问呢?”

Archer耸了耸肩:“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该了解的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没有必要和你在这里浪费时间。”

“哦呀?要撤退吗?明明已经取得优势却要走吗?”

“ 你的演技太差了。诚然我对你造成了伤害,但是在你的阵地里怎么想都不会能真的消灭你。”向自家master扬了扬下巴,“凛,我们走。”

Caster站在原地不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看着三者离开。

 

在寺门交战的两人在几次无果的消耗后拉开距离,便听见了脚步声。握着剑的Saber抬起脸看见了先走出来的凛和卫宫士郎,卫宫士郎看起来有点狼狈,却没有特别大的伤口;而稍后走出来的Archer解除了武装,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十分悠闲。

“啊,真是不把我看在眼里啊。”持剑的佐佐木小次郎转身,刀尖斜指向地,去感应里面的声响,啧了一声将刀归于鞘,“那只母狐狸,停手了啊……”

Saber顿了一下,几步上前去接应master们同时防备着Assassin。

“今宵已经尽兴,不由就此退去吧。”佐佐木小次郎倒是大大方方的转身抬手,作出了送客的姿态,“虽然我很想领教一下能让Caster罢手的Archer是何等的威风,但今晚时机不对。劲敌难遇,若非全力以赴,斩之可惜。”

Archer挑了挑眉。

佐佐木小次郎平静地直视着他,仿佛要在他脸上看出什么来。

Saber护着两人走下去,却听见Assassin再度开口道:“你确实是个不错的对手,各方面都相当出色,但是不能尽情交战,真是遗憾啊。”

“今夜的重心并不在此,而且我到此的主要目的不是请战而是为了救出master,自然无心对战,真是抱歉了,Assassin。”

低下头轻笑。佐佐木小次郎看着他们走过,和押后的Archer对视了一眼,眼神相错后Archer目不斜视,仿佛当握剑的他不存在,步履不变地拾阶而下。

说是联盟,这架势看起来还真是奇怪啊。

 

路上是Saber带着卫宫士郎,Archer带着远坂凛。卫宫士郎很想问问自己家从者为什么绷着张脸,脸色还那么难看,但是从始至终Saber只是问了一下他的伤后就专心开车。

“凛,你带士郎去处理一下伤口。”Saber进门前转手将卫宫士郎交给远坂凛,看向刚刚将车停好走进来的Archer,表情很严肃,说话也很少有的没有略带笑意的温柔,如临大敌般,“我和Archer有些话想说。”

一副轻松状的Archer侧了侧头,站定在院子里,双手抱胸。只是微微上扬的嘴角和稍显凌厉的眼神出卖了他,看起来要发生的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Saber?”凛扶着卫宫士郎,敏锐地感觉到了气氛哪里不对。

“凛,这是大人的事情。”Archer倒一如常态。

“你顶着这张好像没有成年的脸,说这句话很有违和感你知道吗?”凛吐槽道,“看起来就是一个大学生而已,还大人的事情。嘛,反正你们作为从者有些事情我们也不知道你们的想法,但是别逼我和卫宫君用令咒解决矛盾哦。”

“知道了,你快进去吧。”

定了定神色,凛推着有话想说的卫宫士郎进门:“走吧卫宫君,我帮你看看伤。”

红眸对上绿眸,比起Saber眼底的冷冽,Archer一点都没有流露出半分怯色,仿若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中。

 


评论(2)
热度(58)

2017-03-18

58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