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那些坑底的冤魂们

闲来无事摸鱼之作。

完全是群里的某位太太让我开了这个脑坑

看起来略逗比?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

另外夹带的私货其实是真三国无双和荀彧X郭嘉这对cp,军事组大魏双花颍川初恋真的萌萌哒QAQ

另外打码什么的不要在意。

以及里面出现的某些情节……

纯属虚构。

纯属、虚构!

设定是大学同学同寝室。

为什么又是库丘林和珀尔修斯出镜?旧作嘛……



那些坑底的冤魂们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亚瑟·潘德拉贡放下手机,从桌面上抽出纸巾,擦拭不知不觉盈在眼眶的泪水。

手机界面上停留着没有退出的lo**er界面,某个作者的主页上的更新停留在了半年前。这是他所关注的一个太太,虽然并不是什么热门tag的太太,纯粹是因为亚瑟难得在刷某割草游戏时萌上了颍川初恋这样美好又遗憾的cp(才不是高文老在某站上发什么丧病脑洞被他看见了突然正中红心),光是短短的视频不够吃,他从阿尔托莉雅那里get到了这个吃粮app后发现的瑰宝。

一开始的生活是很美好的。初入lo**er,tag积攒下了很多好东西,图文什么的大把大把地抓,亚瑟从最开始的开始扫荡,一边看着评论底下的自行车喵喵喵一边搜集各种割草游戏的黑话,然后就看见了最得自己心的太太。就在他快要乐不思蜀时……

同寝室的库丘林:你丫明明刷了好几天从来没停下来好吗!

他的太太,挖了很多坑,曾经au糖甜甜甜,史向刀捅死人,炖肉无比香(???),除了码字文笔一流不矫情剧情跌宕起伏大气磅礴(???)外还擅长各种文体,爆发起来一天四更都不是事……

听起来简直是tag福音了是吧?

但是在半年前,太太突然只留下一句“史向剧情已经不能满足我了”,便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出现任何的动态。

没有粮可吃的亚瑟只好闲来无事重温旧粮,但是……

翻来看去无数遍,当年虐死他的各种死别啊说不出口的爱没有说出口的倾慕为了你燃尽生命夺取天下因为知道自己活不久所以拼了命想一统天下的种种虐点,现在看来……

还是特么的虐啊。

以及,太太你的那么多坑还没填呢怎么就走了(尔康手)……

把纸巾丢进纸篓,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亚瑟瞄了眼时间,看向旁边的室友。嗯,算得上是某种意义上的志同道合,因为——

这也是一个沉迷割草游戏不可自拔的人。

“基加美修,一会去吃饭吗?”他揉了揉鼻梁,退出app。

“刷完这场就去。”在桌前坐得无比端正的人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连给个眼神都吝啬。

亚瑟站起来看向室友手上在忙着的事情,果然又是在割草吗?不得不说据称基加美修小时候学过乐器这点他是信的,看这手指飞舞的速度真是惊人啊,然后他又看向了基加美修的屏幕关注一下进度,为了省力手是撑在桌子上,结果——

刚刚进门的珀尔修斯发出一声惨叫:“你们两个的姿势好辣眼睛!”

结束了割草的基加美修保存退出,和亚瑟一起侧过头,因为某人的手臂他还得歪了歪身体才看得见珀尔修斯:“什么辣眼睛?”

嘴角抽了抽,珀尔修斯想问你们俩有谁是天然呆吗?后来又想到武力对比悬殊,他选择摇头不语。

老司机的经典笑容.jpg

新素材get。

亚瑟这时也站直了身体,对基加美修说道:“收拾一下我们去吃饭吧,一会赶上饭点人太多了。”

基加美修收拾自己的桌面,亚瑟在一边帮忙,顺便提点一下出门要带的东西。而刚刚回来的珀尔修斯把东西一放,开了电脑。

出门时,亚瑟瞄见了珀尔修斯打开的界面是文档,不由好奇道:“你在准备什么文稿吗?”

珀尔修斯是他们宿舍少有的文学青年,更是班级文体输出担当,不管是什么总结什么报告什么汇报,都由他亲自操刀,称得上是大佬级了。

“嗯是最近要交的。”话说得很平淡。

“为班级做贡献真是辛苦了!”留下一句话后,两人出门。

“不,这贡献不是给班级的。”珀尔修斯神秘地一笑。

 

吃完饭后,基加美修收到了短信,要去取快递,闲来无事的亚瑟自然是陪同一下。

到了取快递处,报上编号等着小哥取件,亚瑟问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基加美修:“你最近又开始买买买了吗?”

努力回忆着的基加美修也很迷惘:“我最近没有买东西啊。”

小哥吃力地抱来了一个箱子往柜台上一放:“姓名报一下!”

完成报名字和签字后,基加美修要拿起自己的快递。

“?”不就是一个箱子吗,居然一次没拿动,这是什么鬼?他皱着眉去看货单,他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谁寄来的那么沉。

看了货单后,基加美修惊呆了。

亚瑟看他吃力搬不起来,就主动上前体现一下室友爱:“算了我帮你。”

然而……

亚瑟一眼先看见了上面贴着的货单。

“?!!”感觉自己被雷劈中的亚瑟目瞪口呆。








所以到底是谁寄的快递里面又装着什么?

让我们走进科学……

请看并没有的下一期,我将还原一个真相。

评论(5)
热度(50)

2017-03-19

50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