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点梗·22

因为种种原因,断更了很久。

不过请安心,对这对cp会一直有爱哒~

过渡一下剧情,接下来要开始某线了!



Archer成了卫宫宅起最晚的人,他打着呵欠从客房里出来去洗漱时,只看见完成了晨练的凛在做早餐,而另一对主从不在。

“说起来有个问题想问你,凛。我们老借宿在卫宫这边?我觉得在你家睡得比较舒服。”弄好自己的形象(主要是呆毛),在桌前等吃的Archer左手撑头,右手去摸遥控器,懒洋洋地说道。

“这是精心考虑过的战术。”神秘的微笑。

嘴角抽了抽,Archer有点摸到所谓战术的真相边缘,却为了维持自己组的形象选择了略过,转移话题道:“Saber呢?”

“那两个是去晨练了吧?”凛想了一下,“说起来真是稀奇,昨晚上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今早卫宫君还带着点懵懵懂懂地问过我魔术的修行,最后被Saber以身体素质方面不合格带去做一对一指导了。唔,感觉是单方面的殴打可能性更大呢。”

“魔术的修行?”Archer翻了个白眼,“这种东西想都不用想速成的,就算我不会看作为魔术师需要什么资质,但是看Saber的续航力就可以大概估计master的成色了吧。Saber与其教他剑术还不如带他补习一下怎么看情况,作为master想直面任意从者会不会太天真?”

“你说的没有错,但是一打照面还是不会知道深浅的。而且卫宫君虽然是魔术师,却是半吊子,对圣杯战争了解不足,就连向那个神父询问圣杯战争事项时,也完美地避过了所有初学者必须掌握的重点……”凛想起来有点后悔,为什么不在那个晚上好好引导一下提问,这队友是时候补习一下五年圣杯三年战(撕)争(X)了好吗?

“某种意义上来说,卫宫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达成一致的主从两人相视点头。

 

早餐开始前,是Saber和凛联手给卫宫士郎处理伤口,看戏的Archer啧啧称奇:“凛对你们的定位都很准确啊,Saber果然心黑手狠。”

“心黑手狠不是我说的谢谢。”

Saber很耿直地回答:“发生这种事情我也不想的。我看着士郎有点练过的底子,但是没有想到不是凛那个水平。”旁观了凛的晨练,即便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女生,一个看起来贵族家教的女生,一个看起来贵族家教的女性魔法师,要学八极拳这种东西看起来很凶残的体术,Saber做了一点纠正后就不用(想)多加操(关)心(注)了。

Archer他们组,果然,相当深不可测。在内心加了一条。

“远坂的水平是什么鬼啊痛痛痛……”卫宫士郎在想为什么百分百治愈宝具都不发动了,“远坂和我这样的平民又不是一个世界的!”

凛忍了又忍,真的很想下重手,讲道理明明Saber动作最粗暴了为什么要看着我?

“从性别上来看你就很失败了。”Archer此刻选择维护自己的master,“遇到危险说不定你要靠凛来保护你。”

“……”自认为比半桶水厉害的女魔法师。

“……”已知两人体术差距的业内人士。

“……”正在接受治疗的伤患。

完成包扎,最后决定昧着良心跳过话题的Saber说道:“士郎也有自己的特长不是吗?我觉得以他的性格在危急关头会挺身而出的。说起来应该安排一下今天的活动吧,之前我们都没有具体目标和合理规划呢。”

“挑一个简单入门的吧。”Archer终于可以开动了,“凛她们学校里出现了被设置结界的痕迹,这和潜伏在穗群原学园里的圣杯战争参与者有关,目前已知的master不就是间桐慎二吗?也就是说,是Rider呢。既然说了要把人家打下场,不如先从破坏对方为圣杯战争做的准备开始?”

他说完后队友们都呆呆地看着他。

凛:“Archer你什么时候转了性了居然关心这个!”

卫宫士郎:“Archer你居然在游戏外表达了这么严肃认真的东西?”

Saber:我只想转移个话题啊队友这么给力我都不想省略内容了怎么破?

Archer倒是看得很爽,找到了某种感觉叫做优越感:“补充说明一点,之所以认为结界是Rider设置的主要有两点原因,一是之前凛在进行清除时和Lancer打了照面,Lancer自己否认了;二是在和Rider进行交手时,对方似乎面临master供魔不足的问题。”

“……”

凛一脸惊恐:虽然这样担当了军师角色的Archer看起来很帅很可靠,但是这不是她的Archer啊!画风都变了好吗???喂喂,那边的Saber你别一脸惭愧又欣慰的样子啊,为什么你对Archer的话就这样信了啊你不怕他瞎编吗他对各种剧情……

“嗯,明白了。”这里是认真记对了重点的卫宫士郎同学,“寻找出在穗群原学园设下的结界并进行破坏这个任务就交给我和远坂吧。”

“看你表现了。”

“绝对不会辜负Saber的称赞的。”

歪着头死鱼眼的凛:我该怎么吐槽这两个人,感觉浓浓的中二气息笼罩了饭桌不仅仅是Archer画风不对了啊!以及卫宫君你自己接任务时别帮我做决定行吗?Saber的夸耀又是什么鬼咯,明明昨晚Saber对你也是一副“崽,阿爸对你很失望.jpg”的样子啊!我们听的是同一段台词还是我get错了点?

“如果和Rider起冲突的话,就消耗一枚令咒召唤我们两个其中的一个到身边吧。”Saber进行了事项补充,正式拍板,“令咒的使用方面,士郎,你应该认真请教一下凛,不要漏过任何东西。”

“啊,是是!了解!”

 


评论(26)
热度(78)

2017-04-23

78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