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点梗·26

剧情飞起,开始放飞自我




卫宫士郎和远坂凛直奔一楼,拿着拖把当武器的少侠被女魔法师嫌弃了,远坂·土豪·凛摸出个宝石炸出一条通路,两个人总算畅通无阻达到化学室。但是已经迟了,他们在走廊看见的不是满地的怪或者从者而是窗外开始消散的结界和一脸崩溃的间桐慎二。

Rider死了。她的master间桐慎二一脸惶恐地对着凛大吵大闹后,没有留下什么有用的信息便仓皇而去。

这大概稍稍让卫宫士郎感觉到了一点欣慰,看来最不靠谱的master不是自己有人垫底,莫名地有点底气了呢。不怎么专业的master拿着拖把不知道下一步做啥子。

“相当粗暴又直接的手法。”远坂凛在从者消失前,认真看了一会她最后的样子,称得上是恐怖片里的标准退场姿势,“实力相差很大导致的吗?这样的手法真是恐怖啊,不管怎么说这可是Rider呢。”

作为比较专业的master,远坂家的优秀魔法师在排除对手。Saber、Archer都不可能,而据和Assassin交手过的Saber说Assassin好像是个剑客且不能离开柳洞寺寺门;如果是Berseker的话以他的破坏力场面会更为混乱,Lancer……

远坂凛自言自语:“还有Caster吗?”

“或者说,Caster的master更为准确。”门口处传来Saber的声音。

别人都要感慨一下卧槽这声音真好听而远坂凛已经免疫一半了,她回身看去,提出了自己的疑问:“Caster的master?不管怎么说master都只是一般人,作为被圣杯战争召唤而来的英灵,Rider怎么可能会被直接秒掉?”

撤去身上的武装,Saber认真说道:“按照Rider的遗容,必然是被擅长体术者击败的,正如Archer说的和我之前试的,Caster不可能具备如此等级的体术。”

卫宫士郎感觉自己听不懂,他诚心发问了:“那个,既然Rider已经死了,结界也取消了,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

“!”突然想起来还有一学校晕倒的人。

 

忙完善后工作,三人从学校里走出来感觉由衷地累。Saber和凛的累是因为要想方设法阻止耿直boy卫宫君发言,和编造可以应付急救中心之类的部门的问话;而卫宫,他是有话不能直说只能全程着急地累。

“已经那么晚了啊,好饿。”远坂凛人后丢开了伪装,感觉自己要不行了。

卫宫·耿直·不会读空气·士郎:“今天消耗是挺大的,肯定容易饿。”

“……”Saber选择走到一边摸出手机给Archer打电话,然后他回来对凛说道,“Archer说今天晚上在外面吃大餐,他请客。”

“看来他还是有点用的。”远坂凛表示很欣赏。

然后她就体会了话不能说得太满。

“???!!!”在豪华餐厅看见坐在Archer旁边的吉尔伽美什时两个master的反应是一样的。

这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兄弟?不对啊你不是从者吗你不是圣杯战争才出来的吗?怎么可能会有拖家带口这种可能???

如果可以读心的话想必他们脑内弹幕已经刷满屏幕了。

“这是?”吉尔伽美什眯了眯眼睛。

“这是我选择晚餐在家庭餐厅解决的理由。”Archer让服务员递上几份菜单,自己当先翻了起来,“当然,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哪样?见家长?你要负责了吗?”吉尔伽美什挑了挑眉。

深知这个人会不知道什么时候蹦出黄段子个性的Saber阻止了他:“吉尔伽美什君,请顾虑一下这里还有未成年人。”

“哦?你?你虽然是张嫩脸,但是已经是社会人了哦。”说着还打量了一下对方,“而且论身高的话全场最佳,不愧是白种人啊Saber!”

“我觉得Archer脸比我嫩。”

卫宫士郎拿着菜单,无心浏览一心八卦,弱弱地扭头问远坂凛:“我怎么感觉Saber和这个呃吉尔伽美什君怪怪的啊。”

“连你都看出来了。”远坂凛一副了不得的样子。

“喂,远坂我是认真——”

远坂凛截断:“在吐槽。”

“……”

Archer终于看不下去地敲敲桌面:“你们相亲相爱的时候能先把单点了吗?”我为什么会有一种带着一群小屁孩来吃东西的家长式心累?这气氛根本不对啊!且不提今天下午和吉尔伽美什没有任何进度的对话,对方还选择跟来吃晚饭才麻烦,啧,净添乱。

“我没有跟他相亲相爱。”Saber认真回复。

“相亲相爱?我和远坂?我们是同学和朋友啊!”卫宫士郎如此说道。

吉尔伽美什:“Archer,我要吃这个、这个、这个……”

远坂凛:“不求量只求贵,你决定吧。”

Archer嘴唇动了动,吐出一排省略号。绝对没有下次!带着他们跟吉尔伽美什接触简直是有辱英名的错误决定!天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明明作为不确定因素已经很危险了,要是吉尔伽美什接下来炸了他的底牌就不好玩了……

一直摆着日常表情的Saber看了眼不说话低下头专心致志浏览菜单的Archer,直觉告诉他有哪里不对。应该说名为吉尔伽美什的青年自我介绍后,Archer就不太像往常的样子,而且不是从者也并非master的人,为什么要刻意接近Archer呢?偏偏有些时候,Archer还对他让步了,仿佛有什么很忌惮的事情被掌握一般。

如果说没有什么猫腻他绝对不信的。

 

 

Ooc小剧场

服务员:您好,你们点的麻婆豆腐。

吉尔伽美什(厌恶地):这是什么邪恶的东西,端下去,我不想看见它。

远坂凛(心里阴影上涌恶气四溢):邪教退散!谁点的说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Archer:我想试试看有意见?

Saber:赞同Archer,想吃。

卫宫士郎:我中立。

吉尔伽美什:Archer你的口味不对我明明不会喜欢这种东西!

Archer:要打架?

Saber:我是盟军。

近战弱势力·吉尔伽美什:……

远坂凛:向大佬低头。


评论(9)
热度(76)

2017-05-30

76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