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点梗·27

距离完结遥遥无期

吉尔你到底是出来做什么的




要说的话,这一餐饭吃得最轻松的就是一无所知的卫宫士郎,远坂凛似乎隐隐知道什么,却拿出了标准的优雅伪装,食不言。Saber对吉尔伽美什旁敲侧击了几次,只得到类似调戏一般的回复还惹得处于话题中心的大佬不满,只能放弃。

结账从餐厅出来后吉尔伽美什还问起了Archer要不要履行之前的约定去赛车,被Saber抢先拒绝。

“哦呀你说了算?”一脸不信的样子,“Archer哟,你该不会心生怯意了吧?”

抬手止住要开口的Saber,被质疑的人气定神闲试图拿回节奏:“今晚算了,有一些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这边却更加淡定,还似笑非笑地回话,内容还莫名地欠揍:“排除我在外?连我都不信任却要信任他们,真是变得好陌生呢,Archer。”

“帅哥你谁?我家的Archer当然会比较信任我好伐?别强行给自己加戏。”凛有种墙角被撬的危机感,不由替自己家从者说话,捍卫自己的主权。

“你家?”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吉尔伽美什打量着少女。

“吉尔伽美什,你之前说的事情我会考虑,下次见面给你回复。”Archer打断了已经脱轨的对话,当先拽住腐国国王·不服管教·已经放飞·Saber迈开大长腿,“凛,卫宫,我们走。”

“希望是个好回复。”保持低笑的吉尔伽美什不再说什么,站在原地目送四人离开。

 

到停车位时Archer解锁后把车钥匙丢给Saber,自己上了副驾驶座,闭上眼揉额头,对不明所以的卫宫士郎、不知道为什么愤愤不平的自己家master、严肃错地方的Saber进行了人工屏蔽,眼不见心不烦。

然而队友们却没有体会到他刚刚有苦难言的心情,Saber发动车时开启了盘问模式:“Archer你有什么把柄在吉尔伽美什哪里?为什么那么怂?”

跟着补刀的远坂凛:“而且看起来你们的关系很暧昧呢。”

卫宫士郎系上安全带刚刚想说话,前排靠着的Archer猛然坐直了身体,直觉让少侠闭上了嘴巴。

“这和你们没关系。”硬气十足地回应。

Saber:“其实我刚刚有个大胆的推测不知道当不当说。”

“不当说!”Archer瞪了他一眼。

“我觉得作为master我有知情权。”远坂凛跟着表决心和进行劝说,“Archer哟,我就不吐槽你连真名都不告诉我了,最起码我得知道你在现世的发展情况啊。我们要以圣杯战争的胜利为中心,击败Rider和Caster以及联盟为两个基本点,来进行长足发展。如果你真的泡汉子我们也不反对不是?”

“吉尔伽美什和……”老司机开车时准备爆料。

而这边更加快的是Archer,他伸手捂住了Saber的嘴,回身对master微笑:“其实Saber他只是吃吉尔伽美什的醋然后想找你们帮忙了。”

“哦。”秒接受的是卫宫士郎。

“哦——哦个大头鬼?!Saber为什么要吃吉尔伽美什的醋?因为你和吉尔伽美什太亲密?不对你和Saber什么关系?”头脑风暴中的远坂凛。

“呃……”随口一编就被相信的Archer不知道说什么好。

终于挥手打掉嘴上“封条”的Saber说:“Archer你这波强行抹黑我还要拉自己下水,得不偿失,今天智商不在线了?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变得怪怪的?”

脸上写满纠结的Archer扭头不说话。

凛倒是兴致勃勃问Saber:“所以你们两个到底什么关系?”

“刚刚Archer是胡说的,不要信了,凛。”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尽量把重点拉回来,“可能他有些事情还不想告诉你们吧,一会私下我和他聊聊再跟你们说一下吉尔伽美什相关,可以吗?现在你们说一下今天在学校的事情。”

Archer轻哼了一声还是什么都拒绝解释。

“唔,好吧。”其实不是真的八卦只是想看自家从者热闹的远坂凛选择了正事。

把过程听遍,Saber肯定了自己的推测:“构建结界的是Rider,而在结界基点教学楼一楼化学室杀死她的是Caster的master。Caster的master应该就是你们学校的人,还有很大可能是Rider的master即间桐慎二认识的人。”

“是柳洞寺的人。”Archer开口,“不然Caster不会选择在柳洞寺建立阵地。就算对来自master的魔力不甚依赖,但是失去master,对于每一个从者来说都不是好事。”

“柳洞寺……一成,或者是葛木老师?”卫宫士郎跟上队友的讨论进度,感觉到了不可思议,据他认知,穗群原学园能和这个地方扯上关系的就是这两个人了。虽然和葛木宗一郎不是好关系,但是柳洞一成是他的好朋友,目前来看无法和Caster合作注定要为敌。

“喂,这样的话,我们学校出了四个master?”远坂凛试图讲个笑话冷静一下,“不如把圣杯战争改名成穗群原学园内部战好了?”

“那么,老规矩,确认Caster的master到底是谁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们了。”Archer似乎找回了高贵冷艳范。

“护卫工作还是Saber是吧?你这样太懒是不行的。”远坂凛想翻白眼,“不能因为Saber是盟友就当无偿劳动力使用,作为我的从者不帮我打圣杯战争你是来度假还是想抽时间度假?我只有一个要求,就算要泡汉子也要优先考虑Saber!那个吉尔伽美什看起来阴阳怪气的。”

Archer回道:“你自己想泡Saber就直说。不过他是腐国国王,八成不喜欢女人。”

“喂……”躺着也中枪的人表示我很伤心。

“哦你是自信他喜欢你吗?”远坂凛摸清套路进行反击。

我到底应不应该回我不搞基的?在线等,急。Archer被这一出弄得不知道怎么回,果然远坂凛已经段位上升了吗?

Saber:“我挺喜欢的。”

“!”

“!”

“!”

你特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Ooc小剧场

远坂凛:给里给气的从者哟。Archer傲娇起来挺好玩的。

Saber:我是不是应该澄清一下腐国国王这种称呼是不符合事实的?别忘记传说里我不是基佬我有老婆的啊!

卫宫士郎:Saber你知道有个推测说格尼薇儿就是因为你老搞基才和兰斯洛特好上的吗?

Archer:说得好,赏!

圣杯:谁还记得这场战争叫圣杯战争、为了我打起来才是主线?



下期预告:

名侦探Saber强势上线pk大神级智商王Archer,愉悦撕马甲!

“所以,Archer你就是吉尔伽美什吧?”

“哈?”


以及真·撕衣要上线了!

凛:我真不是女主角,真不是。



评论(17)
热度(95)

2017-05-30

95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