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Miss D线·24

 

抬眼看了来人一眼,基加美修不着痕迹地把手机收回口袋,专心致志地用餐,当他不存在。

吉尔伽美什看着却倍感有趣,明明是早就知道对方来了,还那么一副故意无视你的样子,看着自家头脑过人的兄长在某些方面表现得幼稚,让自己有了更多搀和进去的兴趣。他抬了抬手:“在这边加一个座位。”

已经等着八卦的仆人们都在忍着要弯上去的嘴角,在基加美修旁、左边加了一个座位——那里曾经是属于一家之主卢伽尔班达的,现在让潘德拉贡先生坐上去也没有什么不对,更何况真正应该做主的基加美修没表示反对。

座位,餐具,端上来的饭菜和旁边的人没没有两样,亚瑟看着基加美修平静的侧脸,最终还是无奈地笑了一笑。

今天下午的不愉快后,基加美修就什么都没带地开车走人了,以为对方只是发脾气一会就好的亚瑟只能选择持续地发短信道歉,可惜全部石沉大海。如果不是阿尔托莉雅继续过来和他咨询关于策划的事情,他还可以快一点跟上来——之前拿基加美修的手机当着主人的面进行了绑定,他可以随时知道基加美修所在的地方。

亚瑟知道基加美修对于这个提议的不满在哪里。那就是阿尔托莉雅对于结果抱有的理想主义,和曾经的他十分相似;再加上如果亚瑟同意了这样的策划,将引发更多的麻烦。

基加美修总是在别扭地表示自己的关心。

如此可爱的样子,亚瑟当然不好去指责对方,再加上现在潘德拉贡夫人对于潘德拉贡家的任何业务都有发言权甚至是决定权,他很苦恼要帮哪边。

到了最后,再怎么迟钝的阿尔托莉雅终于感觉到了自家兄长的烦恼,认真地问道:“难道我做的不对吗?”

“出发是良好的,只是你没有考虑过程和可能发生的意外。”绞尽脑汁地把基加美修当时一连串的讽刺简化为温声地劝导,“或许可以尝试着进行再次地修改或者去找兰斯洛特他们,和他们进行讨论,阿尔。”

“兄长不能教我吗?”

回忆了一下基加美修刚刚唯一回复的【闭嘴,我要准备吃晚餐。】的短信,亚瑟笑了笑:“我现在赶着和你嫂子一起吃晚餐。”

“嫂子?晚餐?不是在家吃吗?厨房那边……咦,嫂子刚刚还在的啊……”

只是一会的功夫,没整明白怎么基加美修不在书房的阿尔托莉雅,也看不见自己兄长了。

 

“在这里没有把会议放在餐桌上的习惯,潘德拉贡。”已经看见了带着公文包过来的人,奥兹曼迪亚斯堵住了对方的意图搭讪。

“那真好。我们那里也没有。”亚瑟毫无压力地让仆人拿走自己的包去放好,优雅地拿起了餐具,保持着微笑,风度翩翩。

吉尔伽美什却笑道:“怎么,潘德拉贡家那边没有准备晚餐吗,连你也过来了?”

“没有特定的人在,再好的美酒佳肴也是没有味道的。”话是这样说的,眼睛还看着基加美修,生怕别人不能理解话中的话。

动作顿了顿,喝了口汤让自己的食物都咽下去的基加美修终止了话题:“然而过多的闲聊会影响食欲,我会在书房等着办公的。”说完搁下自己的餐具,起身离开了餐厅。

“脸红了哦。”吉尔伽美什十分平静地说道。

“吉尔——”

“好了不用威胁他,我会搞定的。”奥兹曼迪亚斯说道。

侧头看了一下远走的哥哥,吉尔伽美什眨了眨眼睛,笑得像被宠坏的孩子。他才不在意一会基加美修会说什么样的“带有威胁”的话,他知道绝对是因为在亚瑟眼前没面子,才会让基加美修有些气恼,心事都写在了脸上根本藏不住。

嘛,他也不是那么有闲心地关注新婚夫妻的磕磕绊绊,只是奥兹最近喜欢吃的那个餐厅他吃腻了,回来吃自己哥哥做的饭菜改善一下伙食,有什么不对的吗?当然,这样有趣的戏码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见的啊。

亚瑟当然知道马上赶上去会很好,但是还特意为自己准备的美味晚餐,不全部吃完的话会很对不起基加美修的劳动,也极有可能让基加美修生气。只能耐着性子,以快而不失力的速度解决着食物。

等着终于可以推开书房的门的时候,已经过了十多分钟,亚瑟没看见坐在书桌前的基加美修,有些奇怪,待扫视一圈却没有看见人后,只能无奈地转移了阵地——和书房相通的,基加美修的卧室。

在软绵绵的沙发里窝着的基加美修根本没有考虑饭后散步这种事情,拿着又一台游戏机在专心致志地玩。如果不是知道这个人在办公上雷厉风行手腕强硬的一面,真的要误以为是宅在家无所事事的宅男了。

“不是说要办公的吗?”亚瑟自然地坐到了旁边。

“两个人动动嘴皮子就能决定的事情,叫做办公?”

“你说错了,是一个人。”

“我可没有要帮你管理潘德拉贡的意思。”玩到一半暂停,基加美修转过脸很是认真地纠正道。

“但是共有财产都是你的。”亚瑟顺势搂住他,凑过去蹭了蹭。

“我不喜欢你一副法国人或者意大利人的样子。”耳垂被刻意地亲吻,让基加美修缩了缩,“下去散步。”

 


评论
热度(28)

2016-02-28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