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Miss C线·9

仅仅是一天时间就有什么不一样了。用Lancer的话来形容就是吃完饭连着一套不为人知的约会后,其实是这两个人一身酒气西装革履地躲过舍监回宿舍的,备注,就是星期一的深夜或者说是星期二的凌晨,睡得深或浅的室友两只在大刺刺地开门时就被惊醒了。看着完全换了一个画风的室友,强调,是亚瑟·潘德拉贡,鞍前马后地推基加美修进浴室洗漱给人拿衣服,给饮水机通电准备泡茶——

“喂喂,亚瑟,”Lancer坐起来小小声地招呼不知道为什么笑得格外灿烂的室友,“这里是宿舍啊,你想、咳咳,也要出去开房吧?”

虽然醒得慢但是很快明白局势的珀尔修斯更加直接,伸手在外衣口袋翻了翻,飞下一张小卡片就继续躺下:“贵宾卡。顺带一说,不歧视。”

下意识地接住后被上面印着的几个字震惊当场,亚瑟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室友的关心为何如此猥琐:“我和他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今天下午出去也是有事情的。”在保持着一本正经的样子的时候也跟着拉低了声音。

“可是你对他太诡异了啊,不是有求于他就是受虐狂。唔,话说第一次看见基加美修炫富啊,我看见校园论坛上的那辆车了,好酷!”一下子就没有睡意的Lancer,脸上八卦的意思毫不掩饰。

“都不是。”亚瑟把那张卡片重之又重地放到了珀尔修斯枕边,抱着基加美修的衣服去敲浴室的门。

Lancer刚刚想说话,手机就震了震,一条短信来自于自己的上铺:【闭嘴蠢狗,潘德拉贡百分之百是想泡基加美修。】

WTF?Lancer一脸懵逼。这是什么突如其来的发展!当然他下意识地回复:【不要叫我狗!】

 

次日,早课上继续无精打采的Lancer一边假装睡觉一边看着自己的室友。

照旧是坐在了后排靠窗的位置,今天的基加美修也不是很精神的样子,勉强撑着头在看书。而亚瑟锲而不舍地跟着坐在一边,这次是认真地听课做笔记,如果没有时不时地关心基加美修就会正常很多。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老师的念课本中昏昏欲睡,Lancer因为没听而越来越精神,这是他个人的想象,他是被珀尔修斯叫醒的,此时老师已经无影无踪,而另外两只室友也不见了。

“Lancer,我们要认真谈谈。”一脸严肃的珀尔修斯和高文、兰斯洛特。

五分钟后,绝对没人的地下室。本来被摁着做心理辅导的Lancer跳了起来:“WTF!我性取向正常的好吗我喜欢女生的好吗我怎么可能喜欢——”

“好了,大概已经了解了。”一手把他又摁着坐下,高文合上小本子,“那么是出于什么动机,Lancer?”

“不要一副军情七处审问人的样子!”Lancer吼完后彻底无力了,“我就是八卦,想八卦那两个人好吗?我在寻找一个深刻问题的答案,这关系到我的人生。”

“哦?你还有这样的问题!”三个人都是惊讶的样子。

“你们都是什么反应!”

兰斯洛特把自己的表情收敛了一下:“好吧,说吧。”

“这不是歧视啊,我只是想知道亚瑟到底喜欢基加美修哪里,为什么想泡他,以及他们高中的关系很剑拔弩张不是吗?我可记得亚瑟亲口说过,对基加美修没什么印象的。”倒也爽快地都说出来了。

“这要坏事啊。”高文说。

“要坏事啊。”兰斯洛特也呐呐。

“?”珀尔修斯不解,“不是说打打闹闹比较容易滋生感情吗?不过这样的话只要基加美修不知道就好了。”

“那个……我觉得,基加美修那个时候应该听到了。”Lancer弱弱地补充。

“WTF为什么有这样的情报不早说!”

“头的情商是闹哪样啊!”

两个人瞬间暴走了。

 

另一边,又赶上了没课的下午,基加美修忍着和亚瑟吃过午餐后,一起去找自习室。其实他真的不习惯和另一个人一起,但是亚瑟·潘德拉贡总有千百种理由要跟着,就像鞋底的口香糖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当他要流露出怒意的时候,潘德拉贡像心有灵犀一样地看着他,无辜地微笑,表示自己真的是想改善过去的关系以及贯彻和室友行动的大学方针。

不过是小打小闹要是真的说绝交确实小家子气。

但是之中有些见不得光的秘密,如刺扎在心口,时时作痛。基加美修总是被迫地妥协,但不代表他没有自己的应对方法。

——改善关系?现在就当是为了以后的可能存在的商机而做出交易。这样想也不是不可以,反正都已经在面对着社会了。如果真的觉得烦了,那么,可以问一下秘书团有什么工作是需要出差的了。

大脑在飞速转动的基加美修,完全遗忘了大学合法抛弃室友的铁律:找一个恋人。

另一边,亚瑟收到了一个图片压缩包,忙着浏览图片,没料到自己在春风得意之际将要面对一次新的危机。

 


评论(5)
热度(27)

2016-03-01

27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