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谋杀案·2

 

高文在赶向王宫。

他刚刚得到了诏命,尤瑟国王想知道调查的进展。他愁眉苦脸地回家换了一套更为正式体面的衣服,然后坐上了马车。

“嘿,明明得到了国王陛下的重任,为什么如此不开心?”坐在对面的是同样得到了国王召见的兰斯洛特,在试图打破马车里的沉闷,“你这样子反而是不乐意。”

高文看了他一眼,看见了他还未彻底干透的,还有些粘结发尾,上面的水珠加深了下面衣领的颜色。完全是匆匆洗漱换装过的样子。

所以高文推断,他刚刚从外面返回。兰斯洛特在得知王子的出走时第一时间追了上去,哦,这是理所当然的,作为圆桌骑士团最强勇者,兴许是唯一制得住突然胡闹起来的王子的人了。故此,他应该没来得及听说关于格尼薇儿小姐一案的任何事情。

任何的传闻和猜测,那些可怕的风言风语已经不是任何人能控制的事情了,就在刚刚高文还在别人口中得知了两个新的版本,把一切事情都用精致的言语描述得井井有条,甚至解释了为什么格尼薇儿小姐死在花园等等使调查官现在还摸不清的事情……

不知情,真的是太幸福的一件事了。

同僚脸上的怜悯明显得让不怎么参与和人打交道事务的兰斯洛特都看得出来,他在没有得到上一个问题回答的情况下提出了另一个问题:“为什么这样看着我,虽然我也倾慕着格尼薇儿小姐并为她的逝去感到悲痛不已,但是——”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兰斯洛特卿。”高文笑了一下,低下眉眼表达自己的歉意,“让你感觉到不适真的是万分抱歉。”

显而易见的掩饰。兰斯洛特明白,却无法再追问什么,因为马车刚刚停了下来。

——他们到达了王宫,需要谨言慎行。

 

没有任何进展让高文很不想面见国王,但是这次尤瑟国王无比地关注案件调查的情况,一切情况;不仅仅是那些所谓的证据,国王对街头小巷的一切议论都十分感兴趣。所以之前国王还专门召见了之前处理这件事的警探们,向他们表达国王对这件事的关心。

所以他现在站在国王书房的桌前,站得像一个即将踏上战场的军人那样笔直——老天,他第一次上战场都没有这样的紧张。

他呈上了自己的调查报告,在国王翻阅的时候用适合的声音述说着自己的意思。而高文唯独不敢提起的大概只有王子和伯爵花边新闻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如果国王也对伯爵为了王子杀死了格尼薇儿小姐这一说法产生了认可,那就会成为最糟糕的局面了。尤瑟国王甚至会可能相信伯爵前几日【在国王新命令公布时】的失踪,就是为了预谋这次的谋杀。

委实说,高文卿都可以预见国王会怎么做了。

——杀了基加美修伯爵。

不需要更多的审问,直接将其定为凶手,也许是一个不明智的国王,却是清醒的政治家和干脆的父亲。

这样的推断叫高文背后发冷,他克制着想握紧手指的冲动,在国王面前必须维持住自己的形象,不让国王产生更多的疑惑。

偏偏尤瑟国王还是说了,在高文说完的时候,说出了叫调查官浑身一颤的话语:“高文卿,我可是听说了还有一个版本,浪漫的,悲情的版本。”

调查官惊讶地看着国王,那位坐在自己舒适的大椅上,似乎是在说什么家常话一样的中年人,即便没有像王子殿下得自生母那样夺目的外表,隆起的眉骨和高耸的鼻梁让他的外表格外的深邃,就像他的绿眸一样的幽深。他在整理着高文匆匆忙忙赶出来的一些报告,他用带着硕大戒指的手将它们一一理平,眼睛却时不时地看着调查官本人。

“亚瑟的性格我很清楚,再清楚不过,”尤瑟国王说道,“我没有完全看着他成长,但我是他的父亲,没有父亲不理解儿子。他总是喜欢那些夺目炫丽的东西,”说道这里他顿了顿,“就像他一直喜欢着那个基加美修一样,美丽,让人晕眩,甚至让人产生了某种可笑的梦想!不知道来历的,超乎寻常的,一言不发的魔法师?确实充满了叫人忍不住去探索去接近的因素,更何况还具有其他的优点,比如说美貌,嗯哼?他看着基加美修的时候的眼神就是一个刚刚学会恋爱的毛头小子!”

国王提起王子的时候忍不住在冷笑,说明久居王宫的他对于外面的事情不是一无所知,他继续说道:“有什么好害怕而至于不告诉我呢?高文卿,也许你和他们一样只是猜测王子和伯爵的关系,但现在我可以无比肯定地告诉你,就在前些天,王子为了违抗我的意思,把我的书房砸了。”他示意对方看崭新的桌子,和书房不算十分协调的书柜,“这些都是为了掩饰而匆匆准备的,现在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我一会会召见的可不止是和你一同到来的兰斯洛特卿,是时候宣布新的命令了。”

“可是现在没有证据……”高文忍不住出声了,说完后他懊恼地想倒回时间,这不就是说明了自己的隐瞒了吗?

“证据?”国王把纸张放到桌上,笑了一笑,“你已经不是年轻人了,高文卿,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继续去调查吧,最好找出所谓的证据。好了,你可以退下了,让兰斯洛特卿他们进来。”

“是。”高文低下头,后退了几步然后才转身离开。


评论
热度(29)

2016-04-06

29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