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Miss Ending·23

地狱的考试月终于过去,在家休养生息完毕,开始填坑。

By the way,不要问我为什么点梗没写,思路就是那么任性。


 

    亨利去世了。突如其来,毫无预兆。

        一个魔法师有很多种死法,因为对于他们而言生命并非最为重要的,他们孜孜不倦地在追求魔法本质的道路上前行,就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黑魔法师尤甚。之所以扣上一个【黑】的前缀,大抵是因为他们追求自身魔法的道路与众不同。虽不至于伤天害理,但一定有悖于正常的人道准则,甚至于损害自身。没有任何获取力量的途径不需要付出代价。

  所以任何一个魔法师的意外身亡都不算是很让人震惊的事情。

  基加美修是在到达亚瑟在欧洲的新据点不久后知道这消息的,他当时双手捧着咖啡杯,稍低着头在看书,轻轻哦了一声以示自己知道了,便没有了下文。坐在旁边的亚瑟看见了杯子里一层层荡开的水波,但也没有多说什么,慢慢翻看着欧洲分部的人事资料。

过了许久,有清冷的声音响起,轻得几乎像幻听:“我要去看他。”

亚瑟在告诉对方这则消息时已经预见到了这件事,他几乎没有犹豫就回答道:“可以。”

他对基加美修算得上一直都是纵容的,高文这样说,贝德维尔也这样说。比如说亚瑟的书房一直以来(在基加美修被亚瑟救回来后)都对基加美修开放,基加美修不仅仅能够翻看里面的一切东西,甚至也有权力调看亚瑟的某些信息网络。虽然很多时候基加美修都表现得对一切都不感兴趣。

想到了什么,基加美修拧了拧眉,又说道:“我希望尽快。” 

  亚瑟的尽快也安排在了两周后,他细心装扮了基加美修,带着他乘坐潘德拉贡家的私人飞机出行。如果基加美修肯留心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即便对欧洲分部大权在握,在事关基加美修的部分,亚瑟只会动用潘德拉贡的力量。

         那天没有下雨,也不是乌云堆积的阴天。相反的,他们出门的那天,地中海气候的意大利冬天难得艳阳高照。

         亨利被下葬于米兰,据说这是他自己的遗愿,确实被实现了——他在米兰大教堂下葬,还有枢机主教为他颂最后的诗。对此基加美修不可置否,巴比伦本是在中亚地区传承的世家,流淌着苏美尔王朝高贵的血统,也不存在对那位基督的信仰。或者说对于黑魔法师们来说,这种仪式仅是对外的掩饰,或者是莫大的讽刺。

  基加美修把花束放到墓碑前,垂下的睫羽掩盖住了眸子里的所有波动,他就站在那里静静得看着墓碑,上面有逝者的照片和简单的生平介绍。黑色的岩石上,不带任何气息的文字和线条。

  【Henry III Curmantle,巴比伦当世最忠诚的管家……】

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够明着写出来的,比如亨利其实是在进行魔法实验身亡;再比如,因为亨利的“安排”,前家主基加美修神秘死亡于空难;还比如,因为掌握着诸多家族的秘密,亨利一手推动了年纪轻轻的吉尔伽美什上位……亨利立下过魔法契约,说为他效忠。

亨利做到了。或者说做得无法再完美了。

“他与人合谋杀死了你,却又给予了你新的生命。”磁性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基加美修没有回头,任由对方张开风衣从后面裹住他。这次的外出是身后的人一手安排的,一个应该死去的人出现在游客纷纭的米兰大教堂很容易成为某些存在的谈资,也会给吉尔伽美什带来麻烦。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习惯于依赖,对象只有亚瑟一个人。当亚瑟抱住他的时候,他会不自觉地放松下来,不再全神贯注地关注身边的风吹草动。

亚瑟能看见怀中人没有表情的侧脸,长长的睫毛半掩住了红色的眸子,看不出任何的心思。可是亚瑟是高兴的。当然不是亨利死去使得他高兴,而是终于能够使基加美修【活下去】。无波无动无欲无求?基加美修不应该是那个样子的,基加美修应该灼烈得像火,张扬得不可一世,自信得神采飞扬。

“那件事结束了吗?”基加美修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亨利已经给出了确切的答案,我和吉尔伽美什在筹备。”亚瑟怔了一下,很快意识到那件事的代指。

是亚瑟不愿去回忆的那次实习的后续。被打破的陶罐,罕见的强大尸守,以及诡异的棺椁还历历在目;而基加美修被古代秘术制造的魔气诅咒感染并不是事件结束,在学院专业队伍到达时,棺内之物居然不翼而飞,只留下一地狼藉。对此学院高度警惕,基加美修也在苏醒后追查着,在其差点死亡之前。

“还没有吗?”基加美修低声道,带着淡淡的遗憾和说不出的不甘心。

“能够回答疑问的人不应该是你自己吗?”

即使被伤病折磨得形销骨立,基加美修依旧是基加美修,在面对不可知的对手时爆发了其不变的威严。至今亚瑟都不知道,死去的亨利也不知道,基加美修是如何从几则寥寥数语的情报中推断出亚瑟最后一次任务对上的真正boss和几年前那事件有关的。甚至于,能够支开形影不离的亨利,独自一人带着武器前往。

“只是一次说不上好的告别而已。”基加美修如此回答道,“却没有结束。”说到这里时,他的眸光里重新凝聚了刀剑般的锐利。

“那么告诉我吧。”亚瑟温声道,“这也是我的事,不是吗?”



评论
热度(20)

2016-07-03

20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