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miss C线·20

现在宿舍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基加美修在整理自己的东西,虽然作为十指不沾阳春水级别的,但是对于私人物品他有很强的占有意识和隐私意识,亚瑟伸头过来看两眼都被他瞪回去了。
“你最近很忙吗?”亚瑟试着打破室内的静寂。
“还行。”
还行是什么意思?亚瑟动了动嘴唇,感觉自己完全接不下去怎么破?基加美修头也没抬的这个回答简直在说,别来烦我我不想理你。可是这点小小的事情不会动摇他的决心。
整理好自己的东西后基加美修坐到了书桌前,亚瑟看着他拿出了本一看名字都感觉很学霸的书的时候,终于又想起了被学神支配的恐惧。
“那个,基加美修。”亚瑟说,“之前不是答应了你要请你吃饭吗?”
在心里他默默给自己点了三十二个赞,请客吃饭什么的,两个人面对面,顺便聊聊人生理想呃不,兴趣爱好?不管了,如果因为被请了就要请回来什么的就更加好了~
“回来花了不少时间,现在也正好是饭点,就给你点面子吧。”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基加美修从来没有在手上戴腕表的习惯,用那个彰显身份,需要吗?不过他想起了什么,似笑非笑地回过头,“那么,Lancer呢?”
诶?诶?!亚瑟先是被教科书式的傲娇萌了一脸血,然后被突兀提起的某个名字糊了一脸。
为什么又是Lancer?难道基加美修和Lancer私交很好?亚瑟内心险恶地在回想被自己忽视掉的细节。唔,看起来Lancer是很能侃的那种类型,基加美修虽然现在很冷淡,不知道为什么把以前的爽朗点洗掉了,但是不能保证他其实很喜欢那种画风的啊!
如果Lancer知道他内心活动,一定会冷漠脸地表示妈的躺枪怪我咯?
把乱七八糟的东西甩出脑海内,亚瑟努力恢复了阳光和微笑:“三个人不太好找餐厅哦,家庭桌什么的——”
“那么其他人一起叫上当作聚会好了。”基加美修心说喂喂黑气都冒出来了。
我不想要什么聚会,也不是为了吃饭,而是为了和你吃饭。亚瑟虽然很想直接说出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怂了。想着如果吃烛光晚餐什么的,是不是可以呃打住。
于是,基加美修的提议达成了。
临近饭点的时候,应该是在四面八方的某些人都聚到了一块。
“为什么选这样的餐厅?”严襟正坐的Lancer很不习惯这样的氛围,“我们明明应该是青春少年漫画风的。”
委实地说,看着餐厅里井然有序的气氛,装着葡萄酒和甜点的黄铜小车在桌子之间无声地穿梭,侍者们穿着燕尾服为客人服务,他们身上厚实雪白的衬衫似乎比圣北制服还要优质得多,最了不起的是服务员还有法国人。这完完全全是小说里的贵族做派吧?
更何况坐在旁边的基加美修在拿菜单翻阅,那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划过页面时都duang地打了特效一样,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根本不熟悉这种地方的人。
“为什么不是这样的餐厅?”回答他的人是兰斯洛特。
至于亚瑟,在腹诽过在这种三三两两多是情侣的餐厅开什么聚会后,所有的注意力给了手上的菜单和坐在旁边的人,嗯,垂下来的睫羽好好看,好白好长的手也好好看——
“可是都说了画风问题啊!”Lancer扯了扯制服,又不满地看了一眼明显别有用心换了衣服才出门的亚瑟。苍银院有强制穿制服的硬性规定,让人完全不想吐槽那代院长的想法了,好在制服是中世纪欧洲风格的,不然他们想进这样的餐厅都会被侍者一脸微笑地请出去吧。
“虽然说是青春少年学院风,但是根本没走寻常路啊。”珀尔修斯在发短信的空档回复了Lancer。
顺便一说,这次聚会一共有6个人,有兰斯洛特必有高文,虽然同一届也很熟的贝德维尔也哭着喊着要来,奈何医学院的课程表太可怕,老师太斯巴达,未能成功逃离学校。至于已经入伙的Emiya,因为其嘴炮等级太高以及经常和珀尔修斯见面就开撕,亚瑟最终无视了他。
没走寻常路这一点,说得好有道理Lancer竟无言以对。


评论(1)
热度(25)

2016-07-15

25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