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点梗·3

忍不住废话连篇?

剧情有提示,没有按正剧走?

 

吃完饭后,在卫宫士郎收拾厨房的功夫,那边三个蹭吃蹭喝的终于干了点正事,他们摊开了最新的冬木市地图。

“也就是说,在我们的学校有疑似参加圣杯战争的魔法师活动的痕迹。”远坂凛用红色记号笔在地图上的穗群原学园画了一个圈,“看样子是为了给从者补充魔力而掠夺人类生命力,能证明是老道的手法。”

“你怎么不说Lancer也出现在了那里?”Archer双手捧着茶杯,吹了一口热气,“他当时说的是,受到master之命前来侦查;也就是说,Lancer的master比你更早知道穗群原学园有参加圣杯战争的魔法师。”

Saber颔首:“Archer分析的没有错。”

“但是有一种圣杯战争就发生在我们学校的错觉啊喂!”卫宫士郎支着耳朵旁听,忍不住吐槽道。

远坂凛用关怀智障的眼神看着他:“我说,卫宫君好歹是魔法师吧,虽然是半吊子,但是应该有点常识。首先呢,圣杯战争起源于三家,也被称为御三家,即是爱因兹贝伦家族,远坂家族,以及马里奇家族——不,现在应该称为间桐家族了。每一届圣杯战争这三家都必然会参与,而且夺取最后的胜利也是御三家后代的宿愿。”

“远坂?呃这个可以理解。但是、间桐呃?”卫宫士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远坂同学是指慎二那家伙?难道慎二代表了间桐家族参加圣杯战争吗?”虽说在学园里姓氏为间桐的还有一个人,但他无法联想到柔柔弱弱的少女会卷入到这么危险的事情里。

“白天的时候我试探过了,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既然他挂着间桐这个姓氏,就有一定的嫌疑。”

“所以说我们学校很有可能至少有三个master吗?”凑个斗地主的阵营,抽了抽嘴角的卫宫士郎腹诽道。

Saber手托着下巴:“但是今天的突击观察下,穗群原学园并没有什么异样,也没有撞到其他从者;暂时算是安全的吧。倒是已经出现并见过的从者只有Lancer,三骑士集合?看上去不算难解决的圣杯战争。”

“话虽这样说我还是感觉自己会死啊!”卫宫士郎想起了今天早上晨练被远坂凛吊打的恐惧。讲真根本看不出来,外表纤细行为淑女端庄的学园女神居然会格斗,而且不是只有花架子是一两下就能把他打趴的水平!

远坂凛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转头嘲笑道:“因为被召唤出来的从者必然是有名的传说人物,所以极为难杀死,在圣杯战争里不成文的规则就是先杀掉master;卫宫君还真是很有觉悟呢。”

卫宫士郎瘫着脸:“然而这样的觉悟我真的不想要。”果然flag是不能乱立的!

“在柳洞寺附近有侦查到魔力流,但是没有发现从者。今天在市里也尚未发现从者,看来都是在潜伏。嘁,没有一个有趣的对手吗?”Archer放下半空的茶杯,抽出了psp,“果然这个世界是无聊的啊。”

“到最后我会陪你过招的。”Saber看着他熟练地打开游戏的动作笑了笑,“现在也不是能贸然动手的时候啊,虽然说圣杯战争已经打响。”

“最后吗?”远坂凛拿出手机照下了Saber盯着自己家从者笑得一脸宠溺的样子,现在对现代电器苦手的她也会用这玩意的一些功能了,“话说回来,你们两个都没有告诉我们真名呢。不知道传说怎么能确定你们两个的战斗力?”

沉迷于游戏里的Archer还是和被召唤一样的回答:“我的名字你自己慢慢猜吧。”

沉迷于Archer的Saber:“虽然很想说出来,但遗憾的是我的master是守不住秘密的。”

“为什么到我这里就是被嫌弃啊!”卫宫士郎表示这日子没法过了。

远坂凛倒是收起了手机,一脸严肃地扭头看向身后:“来了。有一个魔法师在毫不掩饰地接近这里。”

Saber收敛了笑意,率先站起身来:“必须找个地方战斗,这附近是民居。对了,Archer,存档后照顾好女性。”

卫宫士郎吐出一口省略号。被无视了。就没有谁考虑一下他原本只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少先队员(划掉)正常青少年啊?之前面对Lancer的连滚带爬,被大小姐和她家从者嘲笑也就算了,为什么连Saber都这样?

明明被召唤出来的时候还彬彬有礼地表示【从者Saber应召而来】——shit他想起来了,而后Saber没看被一剑弹开的Lancer,视线转到了被远坂凛叫来救下他的Archer身上。

洞开的大门斜射进来清冷的月光,站在魔法阵另一角的金色从者周身仿若被晕染开来,感觉到了Saber的视线后调转了头,逆光的侧脸俊美无俦,更有一双艳烈如火的眼眸熠熠生辉。两个从者对视片刻后,Archer嘁了一声,解除了身上的武装,而Saber掠出去和Lancer战斗。

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有一种自己不是男主角的错觉。卫宫士郎捂着心口。

另一边Archer摁了几下按钮,大概就是暂停和存档了,然后他不知道怎么一收,psp就凭空不见了。他一脸嫌弃地看着卫宫士郎这个样子:“明明出去战斗的人又不是你,作为一个男的还没有凛淡定。”

因为她是正统魔法师我不是啊!

“不过Saber还真是心宽,也不怕我们现在就解决了你。”走向门关要穿鞋的远坂凛慢悠悠地说出了什么恐怖的话,“像卫宫君这样的实力,不需要Archer出手都活不过一集啊。”

咽了咽口水,卫宫士郎发誓他看见了回过头的学园女神眼睛里满满的恶意。

“嘛,不用那么紧张,既然说过了要结盟,我不会那么轻易反悔的。另外Saber出乎意料的能打才是我看重的。”

也就是说你真正的盟友是Saber吧?卫宫士郎冷漠脸。

 


评论(8)
热度(80)

2016-08-11

80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