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点梗·12

一句很普通的话却终结了整个话题,晚饭在寂静无声中度过。

难道不是Saber这个笨蛋不知道接什么好吗?对进食没有特别需求的Archer咬着筷子歪头看,尴尬笑笑就开始吃饭的Saber,看来腐国的绅士礼仪也应付不来天然系呢。但是他想了会,放弃纠结这个。

毕竟一个谎言,就要无数个谎言来圆啊。太麻烦的事情不用管了。

想到这里,Archer很是闲心雅兴地给自己master递了一下她需求的热水,然后被Saber放在碗里的菜引去了注意力。

端端正正坐在旁边的Saber脸上还带着招牌笑容,眼睛却瞟了一下因为冷场而羞怯低头的紫发少女。这个动作做得很快很突然,但是作为视力要求必然出类拔萃还有作为从者加成的Archer却不会漏过,微仰起脸的他轻轻哼了一声,回了一个眨眼,便转而专心对待晚餐,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

卫宫士郎看了眼十分异常的安静如鸡队友三人组,再看了眼坐在旁边低头吃饭的乖巧羞涩小学妹,不知道为什么都不说话了,他把想问了很久的问题咽了下去。

——你们为什么不好奇樱在这里呢?

——Saber你在八卦我知道的!别一副英国绅士的样子!

——以及为什么你们串供不和我先说?

——我该怎么解释我真的不是那种诱拐学妹的人?纯洁的关系有没有人信了?

 

晚饭后,卫宫士郎自然要动手收拾餐桌,本来间桐樱作为来访的客人却做了饭,现在还要人家收拾实在有违待客之道。间桐樱却笑笑,没有听劝,在帮忙收拾碗碟后还参与了餐厅的清理。相比之下其他几个客人是真的很有客人的自觉,围坐在客厅泡泡茶,还十分悠哉悠哉地看起了电视。

待一番闲聊后,卫宫士郎对Saber刮目相看。只要不涉及“从哪里来”之类需要编的话题,Saber都能游刃有余地和间桐樱聊,就连恶趣味的远坂凛大姐头都一副在学校的标准姿态,卫宫士郎真的要相信Archer是她好友这种鬼话了——有句古话叫做物似主人形,只要不暴露毒舌本质的远坂凛和全程迷之霸气撑场的Archer很像。

看着时间渐晚,卫宫士郎想起来该送间桐樱回家了,提了一声后感觉不对。

平时樱来做客的时候藤村大河也在,送女孩子回家这种事情自然是作为老师和成年人的她一手包办。虽然不是很介意,但是他还是知道晚上送女孩子回家有着深刻的含义哒——这点还真得谢谢柳洞一成同学和美缀绫子同学的科普。

正犹豫着下文,坐在对面喝着茶却看向外面的远坂凛回过头说道:“不是有人会开车吗?开车送回去很快的。”

间桐樱低着头看自己放在腿上的手,还是不好意思地低声说道:“这样会不会很麻烦?”

“不会的,Saber他们不介意的。”卫宫士郎连忙解释道。

Saber正要起身,被旁边的远坂凛微微摇头示意反对,然后只听见最不可能的Archer很不按常理出牌的说道:“我开车送你们过去吧,卫宫,一会你指路。”然后他赶在一直低着头的少女要说话前补了一句,“Saber,你和凛一起。”

“啊,好的。”卫宫士郎应下来,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和自己从者分开转而和别人的从者一起出门有什么不对,潜意识里他已然十分信任盟军。

Archer站起身来去拿外套和围巾,Saber正想说车钥匙放在哪,又想起来之前Archer和凛开过来的车还在这里,便不多言,冲他点头示意。Archer垂下睫羽,不说什么,走去了玄关。间桐樱很自觉地起身告辞,跟着卫宫士郎走出去。

听得汽车发动的声音,Saber问道:“我们也要出去吗?”

“当然是要出去的,毕竟晚上可从来没有太平过呢。”放下茶杯,露出了然的笑意。

 

在上车前,卫宫士郎给间桐樱拉开了后车门,Archer补了一句:“指路的坐前面。”

卫宫士郎吸取教训地叮嘱樱系好安全带才走向副驾驶座,虽然他没有坐过Archer的车,但是法拉利这样的车他还是有所了解,做足了心理准备。

Archer开车技术他不知道怎么评价,但是比起下午回来Saber那上赛道一样的速度,已经十分正常,让卫宫士郎十分欣慰。独自一人坐在后座的间桐樱倒是好像第一次般,在后面东张西望,很是好奇。

沉默开车的Archer看了眼窗外,皱了皱眉头,在驶上大路时开始换挡加速,却始终保持在卫宫士郎能承受的范围内。

到了间桐宅的时候卫宫士郎才转头看向后面,这车速说快但是也不夸张,至少间桐樱看起来除了脸色有点白之外没有什么不妥,Archer却一副很坦然地样子说道:“刚刚路上有飙车党,所以开得快了点。”

卫宫士郎木着脸。这理由一看就是现编的吧!

“没关系,Archer先生送我回来已经很是麻烦了。”间桐樱怯怯地说道。

喂你别这样信了啊!卫宫士郎正想说话,Archer的手机响了两声,间桐樱也自己解开了安全带拉开车门下去,细声道别才颇为恋恋不舍地关上车门。

看了眼短信后,Archer看着间桐樱独自一人走入间桐宅,回复了Saber后把手机丢到前面,啧了一声。

 

 


评论(6)
热度(64)

2017-02-11

64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