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点梗·15

“间桐家?”Rider咀嚼着这几个字,脸上猛然一变,却又很快收敛。

她的眼现在是不能视物,但是能以魔力感知周遭的变化,对方身上的武装皆由魔力化成,相当强大的魔力波动和精致的防具、凌厉的刀剑都说明了是劲敌。

Archer当然不会漏过她的表情变化,与其说是想验证自己的猜想,不如说是某种恶趣味罢了。要知道Saber那家伙不管怎么样都是那几种表情,要么是严肃认真要么是对付小姑娘的标准“绅士笑容”,一点意思都没有。

“Saber,探知如此信息与汝何益?”举起手上的武器,有要射出去的意思,“比起探知我的秘密,不如想想你的master现在的处境。还是你认为你能让你的盟友第一时间到来吗?”

这是第一次见面,可是白天时Rider不得不服从间桐慎二的命令,跟着那个出现在学校的 从者直至他离开穗群原学园,对于不知名从者的那辆豪车自是有印象的,却无法确定他的身份;间桐慎二与其说谨慎不如说是胆小如鼠,在外不肯让她离开过远。但是,面前的这个从者,画风未免太过于和之前见到的相似了——张扬的豪车,相似的常服;想不在意都难。

又从对方带着疑似master的男生故意接近间桐家(还一度将樱作为人(和谐)质般的向在暗中的她发出挑衅的魔力波动)上,Rider敏锐地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

至于为什么认为对方是Saber?除了Saber这一职介的还有几个是刀剑在手的?

在Rider抬手的时候Archer就动了,好像是瞬移一样出现在以刁钻角度发射出的短剑必经之路上,轻巧地以刀背弹开了它。

手臂使力拽回一击不成的武器,Rider在面对“Saber”时丝毫没有身为有能力值比三骑士低倾向,优势在于以传说中描述的坐骑的性能补救的【Rider】的自觉,矮下身一蹬,如同是将自身化为子弹奔驰在战场上一般只取对方要害。

已经和Berseker交过手的Archer面对这种架势不由嗤笑一声,但也不至于傲慢到站桩以对,在持着锁链短剑的Rider攻至眼前时他稍稍向右一侧身躲过短剑的穿刺,左手是在攻击死角,但是右手的刀剑却划过一道弧度劈向Rider的空门,逼得她不得不止住当前的动作,改而弯腰后撤些许。Archer从容地调整了站姿,双手展开的刀剑有如羽翼般,护住了身后不远处的法拉利——或者说还在法拉利上没有下来的卫宫士郎。

啧,后跳落地时发出一个语气词。Rider这次佯攻失败却不见得有多狼狈,刚刚她是以直扑对方的阵势攻击的,对方可能采取的选择她也一一预料,该说不愧是Saber吗,连她有意向再次进攻master都预料到了。

不愧是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从者啊。

只是,她外出的机会不多,而master能给与的魔力也有限——

思考只是刹那间,再走神的话她的出场估计也就这样结束了,在一道劲风掀起时她甩开了右手握着的锁链挡在面前,并且调动了全身肌肉准备着行动。

Archer不可能是那种礼尚往来的人,也不会等着对方的第三次出手再动,坐以待毙从来不会发生在他身上,所以在Rider刚刚后撤时他便止住了注定要落空的攻击,追击而去。两次试探下他对Rider的速度有所了解, 至于迎面而来的锁链——

那种轻飘飘的东西?

挥剑,金属相击摩擦出一串火花,Archer灵活地在前进中侧身,借用带开之力加速,动作有如行云流水般自然顺畅。

Rider脸色不变,毕竟锁链是以魔力变幻出的武器又非真正的宝具,她不会愚蠢地只将其用来暂缓对方的攻势,不管怎么样,Saber和Rider之间数值定然存在差距。不退反而迎上对方的攻击的同时,Rider以意念操纵锁链变形多段展开,或是缠住道路两边的树木或者是路边的栏杆,如同蜘蛛张开了一张大网覆盖住这一片空间。

武器相接对碰后分开,Archer却不能随便后退,不得不说Rider还是有些战术的,通过布置复杂的锁链网来限制他的行动,让他暂时只能作出有限的动作。

只不过——

既然已经知道了锁链的强度,加入变量调整力度,这些都不过是花架子罢了!

Rider在几回合交手中不断变换自己的位置,经过她的估计,“Saber”有限的动作实在是破绽太多了!

“喝!”在“Saber”刚刚举起右手剑攻击而左手剑一击不着要收回时,Rider猛然踏着高出地面一些的锁链,用力一蹬空翻到他后面,尚未落地时短剑便刺向他的后背。她计算过了,在引“Saber”细微走位时到这里,他想要以剑防御必要举起手再缩回,所用的时间足够这一击得手了!

然而这仅仅是她的构想。金属碰撞发出刺耳的声音几乎随她跳起时传来。将要落地的她看见仿若幻觉的一道宛如银汉汹涌奔流的金色光幕,避无可避。

紧接着的是,金属武器刺入肉体的沉闷声音,血花猛然溅起。

坐在法拉利里的卫宫士郎看到那一幕时也不由低低地惊呼一声。从者之间的战斗他很难看见一招一式的变化,电光石火发生的事情除去像远坂凛那样可以用魔力加成的视觉可以捕捉外,常人不可能有幸得观。

他见过Archer和Berseker交战时骇人的破坏力,勇武至极的Berseker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阴)象(影),处身于天崩地裂的奇观里,凡人的躯体下意识地被震慑住。但是,这一次的从者交战又刷新了他对从者,这一非人存在的认知。

Archer那家伙,不沉迷于游戏时,果然……

好可怕。

Saber到底是怎么能和Archer平淡自若的相处的???

 


评论(11)
热度(74)

2017-02-22

74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