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点梗·18

摸鱼成果,短小并不精悍。

你们准备好迎接坑王的转折了吗?






月色如水,铺满整个庭院。但这并不是秉烛夜游的好时机,亦无人可欣赏古色古香的寺院。

几道金光撕开黑暗的一瞬,Caster披着的斗篷一展,直接飞起,同时有紫黑色的魔法光弹直接击向还被定在原地的卫宫士郎。然而有金色的光影凝实在卫宫士郎身前时,那几道光弹被不知名的力量斥开,就好像电子在磁场中的圆周运动一般绕开了并不具备真正魔法才能的少年,在后方炸开。

已经一身武装的Archer拿出了和对上Rider时不同的态度,他不需要回头就刷刷几剑削断还束缚在卫宫士郎身上的丝线,然后全神贯注地看着Caster。卫宫士郎被解除了术式——其实Archer一开始发射刀剑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没想到那些看似丝线的东西也可以被切断,既然如此,尽快除去Caster对卫宫士郎的控制才能扳回局势。

冬夜严寒,凛看见了自己呼出的寒气,她攥紧了手中的宝石。路上Saber已经说过要将救援卫宫士郎的事情拜托给她,但是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能作为Caster被召唤出来的英灵,她不一定能抗衡。

“身手倒是牙尖嘴利相一致啊,Archer。”Caster握着魔杖,嗤笑道。

将卫宫士郎往远坂凛那里推去后迈步上前,Archer扬眉道:“你的攻击也如你的声音那样阴狠,魔女。”

“魔女?”Caster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是咬牙切齿,“真是不礼貌的称呼,看来今天我有必要教教你怎么喊人了,Archer。”

“嘁,果然是古老年代的魔法师。”原地跳开躲过对方抬手就来的魔法弹,Archer转头对自己master说道,“这家伙不好应付,你保护好卫宫。”

话声刚落,他转身挥剑挡住Caster的又一轮轰炸。

一把扶住卫宫士郎,远坂凛看了眼挡在前面的Archer,怔了一下,然后带着卫宫士郎后退。

以魔力将单纯的力量凝聚出足以贯穿人肉体的实体弹,Caster的魔法水平已经不需要怀疑,但是Caster却怀疑自己太心软——

“明明是个Archer,武力值却相当高呢。”收起几分愤怒引发的不理智,Caster挥杖,周身展开多个魔法阵光晕,对准了下方,“但是,就算刚刚挡住了我的攻击,现在却不一定还能护你的master周全哦。”

Archer周身同样出现了东西,刀剑散发着辉金而凌冽的光芒,随着他的侧过脸的动作全部指向在空中的Caster:“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不需要保护master。”

“真是无礼啊!”

魔法和刀剑几乎是同时发动,空气被撕裂,发出尖锐的声音。

远坂凛一把摁下卫宫士郎,用宝石发动防御魔法形成结界笼罩住自己二人。

那边Archer一跃而起,在空中扭身闪避过倾注而下的魔法柱,身后的刀剑随即跟着他的动作调整角度,错过Caster的魔法轨道击向她的空门。

“就这点力度吗?”匆匆忙忙在面前凝出巨大的防御魔法去挡住,Caster再度后撤。

力度已失而落回地面的Archer却空了一只手。

 

里面有魔法的波动和打斗的声响,让在寺门处交战的两人都感觉到了地面颤抖。

Saber挥着手中被隐藏的剑试着突破Assassin的防卫,但是居高临下的日本武士却灵活地以长刀逼退了他。

挥出,劈下,上挑,斜刺……每一次的碰撞刀剑都发出清越的撞击声,Saber每一次进攻都迅捷强势,除去以看不见的武器进行压制外,身法亦是更为灵活。

只可惜Assassin稳如泰山。

看过对方手腕的灵活转动,驾驭长兵器本来就对使用者要求甚高,但是能将重量必然不如自己手中双手剑的长刀挡住速度更快力道更强的攻击,真是了不得。Saber稍稍向后拉了拉,平复因刚刚几次对拼而变快的气息。

攻击无果,佐佐木小次郎单手扛着刀退回台阶顶端,啧啧称奇:“真是精彩,在下至少能七次斩下你的头颅,竟仍安然无恙,看来西洋剑法也有其精辟之处。”

“彼此彼此,你的江湖伎俩也值得一看。”

余光看见被卷起的树叶在对方剑锋处断为两截,Saber对其的评价变了些。看来是个实力足以那么傲慢的剑客啊,可惜自己不是Archer,记不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现世历史细节,不然倒可以好好揣度东洋的剑意一二。

“怎么,就如此看轻我的剑道吗?在这样的打斗中分神,自恃为Saber真是傲慢啊。”佐佐木小次郎将刀转向,直斩向对方的脸,“说起来明明已经快清楚你的武器长度了,既然你的master有人去救,不如痛快一战,如何?”

避开攻击时已经迟了些许,几缕鬓发被余波切断,Saber啧了一声后撤一步,端正了态度并摆好自己的姿势;“抱歉,只是有些担心自己不靠谱的队友,但是听里面的动静,看来他还是很靠谱的。至于战不战的,现在也没有选择不是吗?”

 


评论(4)
热度(63)

2017-03-17

63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