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这个剧本不太对·1

梗源大宝剑 @自觉进行时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好好的虐梗变成了这样……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富庶的王国,具体名字不重要,国王广树君和他的王后十分恩爱。他们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叫爱歌,出生时被仙女祝福了一下,沉迷修仙(不是),被当作独一无二的小仙女,目标是进化成为仙女,具体表现是长不大,顶着萝莉的壳子很多年;二女儿叫绫香,有一个怪异的属性,有时候表现得跟平时不是一个人,就连颜值都变了。随着时间流逝,爱歌还在当着小仙女,而绫香女大十八变,成为了十分有名的美人。

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这猪、不,是公主,因为出落得太美丽了,名头太响了,出现了不友好的跨种族犯罪。

“前几天一条恶龙出现在王都抓走了小公主,现在我要想办法组织勇士们去拯救公主。”坐在王都最热闹的小酒店,一身白底金边骑士服,外加标配奢侈披风洁癖必备白手套的金发红眸青年用一句话结束了自己的故事。

在对面听着的吟游诗人珀尔修斯感觉到一种深深的无奈:“你前面剧情铺垫那么多我还以为有什么很厉害的发展,比如说姐妹之间的矛盾,谁继承王位,小仙女怎么成为大仙女小公主怎么不一样。虽然恶龙搞了个大新闻,但是这故事没有任何爆点你要我怎么写诗?”

说故事的人一脸不爽,掩藏在长鬓角下的金色水滴状小坠子都晃了晃,金光闪闪地晃瞎眼:“你们吟游诗人不就擅长自己加剧情吗?我设定都给了你行不行就直说,我很急的。”

明明一身骑士服加上贵族青年加上对公主深情款款的设定,一开口完全毁人设是我错觉吗?而且看样子你自己都不是很急啊!扶了一下自己插着羽毛的帽子,吟游诗人感觉很尴尬。

旁边凑热闹听的人也很不爽:“你还没有说小公主有多好看呢?形容词都没有一个我们怎么想象啊。”

“就是,那个什么变个性格连颜值都变了的是什么样的整容大法求教啊!”

“教练我想学怎么当童颜小仙女。”

面对完全不知所云的观众们,说故事的人终于忍无可忍,他伸手拍了一下桌子,满满的酒杯都在这一拍之下跳了起来发生了位移,这下四周都安静了一些。

“现在听我划重点。第一,你,”他抬手指了一下珀尔修斯,“把小公主被恶龙抓走的事情编成诗歌传唱开来,我不管你怎么瞎举例,总而言之,重点是要救公主。”

说着他转头看了一圈看热闹的:“你们负责把消息传递出去,再给我找个画家来,不要求写实派……”

“重点是什么?”有人问道。

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小钱袋,直接甩到了桌子上,随着清脆的着陆声,从松松的袋口中掉出了几枚黄澄澄金灿灿的金币。说故事的人似乎找回了一些高贵冷艳的画风,手撑在下巴处,微微眯着眼睛。

“重点当然是救公主,找画师散布公主画像和写诗传唱、招募勇士的事情交给我就好。包你满意。”伸手一把扣住钱袋,刚刚还嬉皮笑脸的吟游诗人一副自己要冲上去干翻恶龙的热血表情。

欣慰的点点头,把酒杯捞回来喝了一口,然后不给面子地喷了:“妈的这是掺了多少水!”

高贵冷艳?不存在的。

 

亚瑟·潘德拉贡,感觉自己大概是个假的王子。

“都什么年代了为什么继承王位还要参加试练这种东西?”他跟骑士们抱怨道,“再说了我有竞争对手吗?”

“没有,你爹就你一个儿子。”高文接茬。

“但是明明试练已经很水了你都没有过,不能怨社会。”回忆起惨不忍睹的经历,兰斯洛特不愿多说,“现在还是想想怎么完成这次的任务吧王子殿下。”

他们已经听闻了邻国被搞了个大新闻的事情,国王尤瑟念念不忘试练,就把拯救公主的任务交给了亚瑟。至于为什么吟游诗人的小道消息比两国来信都快,至今是未解之谜,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重点是身为一个国王你不调查一下这个小道消息准不准就把儿子派出来了,还是去打恶龙,这……可能不是亲生的吧。

虽然槽点满满,但是一个王子两个骑士的组合还是进入了王都,按照剧本他们应该先去见一下被抢了公主的国王,被对方声泪俱下的话语打动,然后鸡血冲头打算去救公主。这样之前铺垫了很浓重特色人设的小仙女啊不大公主就派上了用处,她会站出来告诉他们恶龙的所在并和王子一同上路去拯救自己的妹妹,半路上孤男寡女(并不是)就会发生一些很神奇的事情,最后砍翻恶龙救出小公主的王子当然姐妹双收……

然而,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已经从自己老爹那里接到任务的亚瑟王子认为没有必要去见广树君了,所以他直接去找在招募人手的救公主组织了。

嗯,吟游诗人说了有公主忠心耿耿的骑士在王都招募勇士一同前往恶龙的巢穴,自己去报个名加个队稳妥一点,而且跟着骑士走也是很传统的剧情,更重要的是人多力量大,这个本一看那么难肯定要开个团才行。



评论(14)
热度(75)

2017-10-19

75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