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点梗·37

“需要我提醒你,如果大家都很敬业的话你的戏份早就完了吗?”又一个多出的声音,拄着长枪蹲在破房顶看戏的Lancer终于拿到了出场费。当然下雪天大晚上出门他还是很拒绝的,无良的master想看戏却要挂着侦查的名头,让辛苦了一天还被迫上交薪水的从者想掀桌。
紧赶慢赶只赶上了这种决胜局,如果不是早就知道Caster要被群殴,估计他都找不着地。
“所以你迫不及待地想要增加戏份?”不断召唤龙牙兵干扰着Berseker,还构筑魔法屏障阻挡时一心三用地回应嘲讽,Caster确实是一个十分出色的魔女,当然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觉得她是轻松对敌就是了。毕竟葛木宗一郎对战Berseker时表现不出来任何之前跟Saber打时或者打Archer时的平稳,就算他出招诡谲,反应灵活,也是防守居多,有节节败退的倾向。
“那个,远坂,我觉得她可能内心有点崩溃。”掰了根钢筋当武器敲龙牙兵的卫宫士郎对队友说道,“好像又多一个针对她的了。”
“这种事情不用特别说明!”远坂凛看着比之前更多的龙牙兵涌过来时想掐死猪队友,每一次丢宝石都是金钱的流逝,而且你直接拉了一波仇恨你造吗,Caster已经要进入狂暴状态了,“Archer,能不能别划水了,速战速决!之后随便你怎么浪!”
正想解释内部矛盾的Archer 不得不先放弃和吉尔伽美什的沟通,他示意Saber看着不良青年,自己加入了战局,剑刃直指Caster。
显然吉尔伽美什对Archer居然听从了master的指示感觉到了惊讶,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现在却睁大了眼睛,嘴角抽了抽,一副我特么看见了假Archer的表情。
“Archer和凛的相性很好。”Saber戒备着吉尔伽美什,没话找话说。
“那家伙只要不触及炸毛点和谁都很谈得……”话说到一半自己闭嘴,“智商很不错嘛Saber,比不知道哪个角落的亚瑟王理智很多啊。”
“我又不是有狂热理想的小姑娘,不至于为了虚无缥缈的圣杯丧失理智。”言有所指。
“看来Archer很信任你?我告诉他的事情你居然都知道?”挑眉。
“你每次跟他打电话的时候我都在旁边啊。”微笑。
两个“人”你来我往唇枪舌战的时候,因为Archer的切入战场已经发生了变化,Caster被打乱了阵脚,不得不把攻向master的龙牙兵撤回改向Archer包围,也不能从容地给葛木宗一郎进行魔法支援,相反,对Archer进行攻击就已经足够束手束脚;无力阻挡就算受伤也会尽快恢复Berseker的狂暴攻击,葛木宗一郎已经负伤。
闲下来的伊莉雅很淡定地看着,完全不在意旁边的远坂凛或者是卫宫士郎是否会带来威胁:“之前已经讨论过Archer了,说起来明明是以宝具见长的从者,却有这样的身手,凛是怎么抽到这么好的卡的?”
“无可奉告。”手上握着宝石,远坂凛看着Archer对Caster步步紧逼,“赫拉克勒斯作为Berseker的依旧勇武,爱因兹贝伦家族确实有一套不是吗?如果我没有记错,前圣杯战争召唤出来的Saber还是大名鼎鼎的亚瑟王,圣遗物的收集很厉害嘛。”
“亚瑟王的话——Saber参加过两次圣杯战争???”卫宫士郎下意识地问道。
听到的吉尔伽美什很不给面子地笑了,在战斗的Archer都僵硬了一下,而远坂凛、Saber同时扶额。
趁着这一瞬间Caster甩开了Archer,展开已经残破的斗篷插入葛木和Berseker的战斗,发动了空间魔法,在Berseker石斧砸下来前两个人消失了。
“虽然我也很想嘲笑士郎的自爆底牌,但是现在不是时候,Berseker,我们追上去。”伊莉雅流露出几分凶狠的性子,更换了命令。
Berseker奔跑过来,一把扛起了她,向着柳洞寺方向奔去。
远坂凛瞪了卫宫士郎一眼:“我们也追上去,放任Caster继续攒魔力的话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很不利的事情。”
“而且以魔女美狄亚的性子,睚眦必报,如同毒蛇般盘踞在暗中也不能安生不是吗?”Archer收了武装,显然是在回敬某人,看向吉尔伽美什,“想看看她垂死挣扎的样子吗?”
“那种难看的样子我没有兴趣,是时候回去继续玩游戏了。等你真正想跟我一战的时候再联系我,你知道怎么找我。”吉尔伽美什却挥了挥手,转身前看了一眼Saber,眼神有几分奇怪。
Saber波澜不惊。

吉尔伽美什骑着摩托离开了但是Lancer却大摇大摆地跟上了向柳洞寺追击的主从们,不仅收了武器还开始和远坂凛搭讪,让有话想说的卫宫士郎无从插话。
“你觉得那个Assassin能拦住Berseker多久?”Saber问和吉尔伽美什对话后脸色臭臭的Archer,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
“你觉得那家伙剑法很好就管用了?”白了一眼,引入了游戏思维的Archer脑子出乎意料的好使,“一直负责制作小圣杯的爱因兹贝伦家族的代表对破坏了圣杯战争规则想直接制作圣杯的Caster肯定有很高的仇恨值,而且虽然Berseker和Caster出自同一神话,却是近乎仇敌一样的关系,有这两种buff在,估计被Caster命令守住山门的Assassin会败得更加快。”
当然他本来想说Berseker对站Assassin肯定不会对话一段时间,上去就是刚,二者之前数值差异不是问题,问题的是Berseker回复力很bug怒气满值从来都只攻不守,以巧为长的Assassin和葛木宗一郎一样根本讨不了好。不过Lancer这个外人在这里还是少说一点好些。
事实证明Archer的预言是真的,他们已经来得很快了,柳洞寺山门上除了血迹已经看不见持剑而立的东洋剑客了,而柳洞寺里面动静热闹非凡。

评论(7)
热度(58)

2018-03-08

58  

标签

旧剑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