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伫碑_破军 —

Bi-directional·XIV


XIV

幕间仅剩真实。

 

“你看上去就像真的爱上他了一样。”尼禄看着基加美修的背影,压抑了某些不必要的情绪说道,“他是个杀手……他不会是一个好的情人,即便他看着你的时候满眼都是迷恋,但是你们并不适合。”

从那个意外的亲吻中拉回理智,基加美修深吸了一口气,侧过脸看她,表情冷酷:“我不是一个女孩子,我从不相信这些。”

骗人。尼禄想这样说,如果是一个游戏的话,基加美修太感情用事了,他不应该那么纵容亚瑟·潘德拉贡,他不应该信任他,那么地信任他,将终结阿卡德家族和那个女人的计划里最重要的环节交给亚瑟去发挥,甚至托付了吉尔伽美什。

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她低下眸子,问了另外一个问题:“那么关于吉尔伽美什的联姻对象,你会考虑我吗?”

年轻的、漂亮的、张扬而傲慢的女子,低着头的样子透露着一种不甘心。

就好像要哭出来一样。

基加美修看着她沉默了几分钟后,身上的冷酷气息散去了。他抬脚走过来,却又在她面前顿住。他是尼禄·克劳狄乌斯·凯萨·奥古斯都·日耳曼尼库斯的盟友,他们合作了很多年,因为母亲的操纵被迫继承日耳曼尼库斯家族的尼禄只有十七岁,她那个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却要面对的是一团乱麻的局势。他利用着这个人,也教导着这个人,如果不是年龄差距只有三岁的话,她会是他的教女。

如今日耳曼尼库斯家族在爬升,她也有了11 member committee成员的底气。可是,他想,尼禄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她在害怕什么。

不过没有人知道他在真正想什么,他们即便忍不住猜测,也害怕知道答案。

“今年夏天你去了不列颠。”尼禄抬起眸子看着离自己只有两步之遥的人,“他是亚瑟·潘德拉贡,尤瑟·潘德拉贡的叛逆儿子。你一直都在举棋不定,因为吉尔伽美什一直都是你的弱点。你希望他按照他的方式活下去,可是他还年轻,他无法在你治疗……”

“尼禄。”基加美修出声打断了她的话,他低眸迎上对方的视线,“我不会放弃你的。如果我死了,你就嫁给吉尔。”

稍稍停顿后,他补充道:“为了保证巴比伦家族的一切都不会动摇。”

“我会做到的。”她一字一顿。

“差不多把眼泪擦一擦吧,他们一会就要到了。”递出一方手帕,基加美修转过身去,“好戏才刚刚开始。”

 

吉尔伽美什表现得很好,很有威严,很稳重。但是仅是这样的话,还是不够。依照短短这些时间了解到的信息来看伊士塔尔没有那么容易进入他的计划中,而且,吉尔伽美什似乎忘记了什么。

亚瑟在准备自己要用的枪械时,听着那些指令,心里计较过它的作用后决定依照自己的想法行动,从而显得有点漫不经心。

“听说你曾经是个杀手。”就在旁边的萨瓦托搭话,眼神在亚瑟衣襟上的红色山茶花上停留了一会。刚刚已经争论了各个家族负责的部分,即便他们中有人看起来有点不甘心——但是他们还是按照吉尔伽美什的要求去做了,毕竟如萨瓦托说他们只是协助的家族而并非真正的行刑者。所以现在会议室空了不少,塞涅卡和吉尔伽美什各自在确认着自己家族人员的安排。

“你怎么能确定我现在不是?”给惯用的手枪CZ 75确认了一切零件无误,手感舒适、性能可靠、精度良好,这是他的最爱。

萨瓦托哼了一声并耸了耸肩:“现在你更加像在守护的人不是吗,Copa,跟我一样。不过我佩服你,老兄。”

“为什么?”亚瑟看着他。

他却避开了视线:“因为你选择守护的人是基加美修·巴比伦,为此你要对上那个女人,你要知道,即便在美国我也知道她的名号。她没有得到的东西,被你得手了,她估计已经嫉妒得要发疯了吧。她爱着年轻的、漂亮的青年,执着于让每一个她爱上的人给她甜蜜回应,否则她的自尊心无法忍受这样的羞辱——拒绝,果断的拒绝。”

“我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巴比伦家族真正的实力。”哼笑起来,但是声音却放低了,“如果那个女人真正拉拢到了巴比伦家族她必然会成为……可惜的是年轻的巴比伦家族boss不会为她低头,为了保证巴比伦家族以及其盟友的态度不会改变,他一直都在单身。”

亚瑟稍稍皱了皱眉:“我觉得你说的话似乎没有逻辑。”

“这是提示,一点小小的提示。参与那个女人的狩猎与否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但是完全依照命令行事又太过无趣了。”美国小子说完后,起身走开了。

让人感觉到危险却又无法真正敌对。十分干脆利落又过于大胆的Copa,暗示的事情也太过于多了。

亚瑟把手枪关上保险,插入西装外套下的枪套里。

“聊天愉快?”吉尔伽美什的事情告了一段落,所以他走了过来,“注意不要闹出不必要的绯闻,如果你和他有什么关系,这对于我兄长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

“我以为你们彻底闹翻了,你一直在跟他做对。”

“你自己说的话你自己都不信不是吗?”年轻人眯了眯红眸,表情危险,“巴比伦家族内部的事情最好不要过问太多,你的任务只是为了杀死那个女人和陪在我兄长身边不是吗,世界排名第一的杀手先生。”

亚瑟忍不住笑了:“你和基加美修出乎意料地相似。”执着于要杀死那个女人都因为仇恨。

“我们是兄弟,一直都是,永远都是。”回答的时候坚定得不像平时的那个人,“就算我不能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但是你背叛了他的话,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那么事情了解得差不多了我也该出发了。”彬彬有礼地告别,好像没有听见那个杀气十足的威胁一样,“我不打算跟你们一切行动,因为我知道你们注定无法结果伊士塔尔·阿卡德,她太了解你们了。所以,这边的护卫工作就交给你了。”

“别因为追逐着猎物就忘记了自己真正重视的东西啊,吉尔伽美什。”


*

不算真正的旧闪X尼禄,她只是还不能摆脱旧闪的帮助,如果巴比伦家族下一任boss改变了策略她的家族就玩完了,现在一切的荣耀都是假象。一起合作了很多年,还是有点感情的不是吗?

*没有人能猜到旧闪的想法并不正确。不过目前为止是没有的。


 

评论(2)
热度(28)

2018-12-03

28  

标签

旧剑金